许多故事只有开头没有结尾-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许多故事只有开头没有结尾

韩立群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中国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

发布日期:2017-01-11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7年有可能会为一些重大变化的“起头”,但不要期待很快就会有结果。

——2017年国际社会展望

每当岁末年初,总要对国际形势进行总结展望,但经过2016年的一番折腾之后,再展望未来似乎有些风险。很多2016年没有看透的问题,2017年恐怕仍然不会有结果。回过头去翻看历史,我们会发现原来很多问题要么只有开头没有结尾,要么经历了长期拉锯才最终落定,而大多数年份则是在疲倦的拉锯中平庸度过的。因此,尽管很多评论对2017年的历史地位给予高度期待,认为这一年的世界可能会发生许多重大变动。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7年有可能会为一些重大变化“起头”,但不要期待很快就会有结果。

1948年,成立刚刚两年的联合国安理会贯穿全年,就巴勒斯坦问题一共形成了15次决议,这绝对是开了个好头。但并未推动巴以问题的解决。在1948年至2016年的68年时间里,安理会几乎每年都要审议巴以问题,但现在巴以问题还摆在那里,并未出现多少好转。最近的一份决议形成于2016年12月23日,对以色列非法扩大定居点进行了谴责,没想到以色列态度极为强硬,在2017年一开始就给巴以问题设置了巨大障碍。巴以问题如此反反复复,几代巴勒斯坦人民的发展利益就在这种痛苦的拉剧中被消耗了。如果要展望未来,很可能到我退休也都看不到什么结果。

如果说巴以是“爷爷辈”的老问题,那么2017年我们将迎来更多“孙子辈”的新问题,比如英国的脱欧谈判。现在来看,这很可能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不要说2017年,可能到2027年也不会有清晰的结果。英国内部、欧洲内部以及英国和欧洲之间有太多复杂交织的利益,要安抚这些利益诉求,没有长期的磨合是不可能做到的。而基于这样的博弈,英国人可以享受长期实际留在欧盟享受一体化的好处,欧盟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英国退出引发的连锁反应(尽管这不一定是欧洲人希望看到的)。如果说脱欧谈判将持续几十年或许有点太悲观,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每天都将听到关于脱欧的新闻。脱欧公投只能算是给未来的英欧关系开了个头,谈判之路漫漫。

2017年就是这样,很多问题仍然只有开头,没有结尾。而且由于所谓的“后现代性”或“后真相时代”等问题的出现,这一现象还可能更加严重。简单地说就是,大家不再严肃地追求真相,人们只管提问,没有人在乎答案是什么。甚至人们也不会提问,而只是呐喊。如果你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探求真相,你就失败了。这也是为什么当特朗普说要在美墨边境筑墙、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声称一上任就要调查希拉里以及威胁取消“空军一号”订单的时候,尽管看起来这些说法根本不入流,但仍有大量民众为其欢呼的原因,没有谁会真的追究他在当选后是不是要把非法移民挡在墙外。特朗普为数不多可能兑现的承诺是取消TPP,但后期拉锯又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也许到下一次总统大选仍然没有结果。

类似的事情在2017年还会有很多。

如果从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开始计算,今年是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按照某些理论,10年是一个经济周期。这也就意味着上一次危机还没有结束,我们很可能将迎来新一轮危机。而且当前的国际政治、安全环境严重趋紧,市场自身也仍然缺少足够的增长动力,欧洲一些国家和部分新兴经济体潜在风险较高,世界确有跌入二次危机的可能。因此,经济危机这件事自从10年前开了头,可能再过10年仍然没有结尾。而且由于政治家们曾经推出太多无效的刺激措施,民众对政策宣传早就不买账了,他们很清楚经济一时半会恢复不了,与其坐在那里严肃地讨论没用的政策,还不如喊出有激情的口号,比如“把那些被偷走的就业机会夺回来”“把那些抢走我们就业机会的人撵出去”等等。

如果从2001年“9·11”事件算起,今年可能是恐怖主义大肆回潮第17个年头,且丝毫没有任何降温迹象。近年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接替基地组织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暴恐行径远远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在欧洲制造的恐怖袭击骇人听闻。2016年下半来,“伊国”实力严重受损,但其被打散后很可能加速向欧洲、中亚、南亚甚至东南亚等方向流窜外溢,若再加上当地呼应,全球解决恐怖主义问题远远看不到尽头。

如果从2001年世贸组织启动谈判起算,多哈进程已经谈了整整16年。然而不幸的是,2016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声浪高涨,各种反全球化与全球化的思潮相互碰撞,我们很难在2017年给多哈进程做一个妥善的了结。因此在很多人看来,结束多哈谈判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宣布失败。与此同时,TPP被奥巴马政府宣布“暂时休克”,TTIP谈判暂时搁浅,谈判参与者们应该不会忘记当年启动这些谈判时的踌躇满志,遗憾的是,他们也只是起了个头。未来的全球贸易和投资治理结构如何演变,可能还要看各国如何协调,这也将是一个长期过程。

我们也曾经认为现代文明世界不会再有大规模的难民问题,但自从几年前第一个北非难民游过地中海在欧洲大陆上岸后,欧洲难民问题的“魔盒”就被打开了。欧洲人在2016年作出巨大努力解决难民问题,但效果不佳。2017年我们很难看到这一问题的解决,甚至可能因为恐袭而恶化。最近,美国《时代周刊》做了一组关于在欧洲出生的小难民的报道。如果欧洲人看到这些报道可能会倒吸一口冷气,那么多在欧出生的小难民,将来他们需要成长、入学、就业、融入社会。这不是歧视,这是现实问题,难民的下一代将对欧洲的社会结构带来深远影响,恐怕不是一个10年能解决的。10年,这些小难民才刚刚开始上小学。

除了难缠的国家间事务,有些国家的国内问题同样将长期持续,甚至可能比国际事务更难解决。欧洲难民问题的恶化,自然让人联想到2010年底那位自焚的突尼斯青年布瓦吉吉,他算是“开了个头”,从此中东多国陷入了社会政治动荡的漩涡。过去六年多来,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也门乃至目前的土耳其,没有哪个是安定的。埃及穆尔西从总统到阶下囚只用了1年时间;叙利亚巴沙尔一度藏匿不见,但现在突然又开始到处视察民情;土耳其埃尔多安昨天还在控诉俄罗斯,今天就飞到莫斯科访问。2017年,也许中东地缘政治局势会有所降温,但将更加反衬这些国家的内部动荡。在世界其他地区,还有巴西、委内瑞拉、韩国等等许多面临国内治理困境的国家。它们共同的规律是,一旦开了头,就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难以平复。

总体来看,2017年的世界仍将在这些看不到尽头的事务中艰难前行。或者说,追求在短期内就解决这些问题的做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长周期是国际事务发展演变的基本特点。

从1914到1945年,全球因为两次大战消耗了31年;从1946年到1991年,冷战持续了45年;从1950年到1993年,欧洲人用了43年方才建成欧盟;苏联在阿富汗打了10年,美国在越南深陷12年,日本的经济低迷已经持续了将近30年;我们的邻居东盟也用了长达48年才初步建成共同体(1967-2015)。从这些长周期的经验来看,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很多问题其实可能正处在“盘中”斗争的胶着期,远远未到要了结的时候。所以,2017年更重要的是密切关注并抓住可能出现的新动向,防止开坏头。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