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伊斯兰国”何去何从-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伊斯兰国”何去何从

苏小坡 | 瞭望智库驻的黎波里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01-22

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铲除极端思想存在的土壤,类似“伊斯兰国”的组织不可能完全被消灭,一旦有可趁之机,就会死灰复燃,甚至愈演愈烈。

去年下半年以来,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等国在各自国际盟友支持下,向境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区发动猛烈攻势,一度实际占领区域面积超过英国的“伊斯兰国”在各条战线上节节败退。

“伊斯兰国”在利比亚占据的港口城市苏尔特已被利政府军收复,其在叙利亚境内的“首都”拉卡和在伊拉克境内的重要城市摩苏尔被攻陷目前看来也只是时间问题。其中,摩苏尔战役的进程和结果将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可能加速“伊斯兰国”作为一个政治实体的覆灭。但是,该极端组织恢复之前松散的组织形态,继续发动独狼式恐怖袭击和不对称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伊斯兰国”不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它是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长期经历部族矛盾、宗派仇杀、安全真空、外部干涉等因素联合作用所结出的恶。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铲除极端思想存在的土壤,类似“伊斯兰国”的组织不可能完全被消灭,一旦有可趁之机,就会死灰复燃,甚至愈演愈烈。

一、攻陷摩苏尔将加速“伊斯兰国”实体覆灭

2016年10月17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正式展开对摩苏尔的军事行动,并表示要在年底之前收复这个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新年到来之前,阿巴迪修正了此前的目标,表示还需要3个月将伊境内所有“伊斯兰国”势力肃清。

摩苏尔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从经济和人口规模来看,它是“伊斯兰国”目前控制的最大城市,从武装人员数量和指挥官级别来看,它是该组织最重要的指挥中枢。由此可见,收复摩苏尔战役在国际社会打击“伊斯兰国”整体军事行动中具有关键地位和标志性意义,将为最终消灭这个极端组织的政治实体奠定坚实基础。

尽管伊拉克政府投入的总兵力有10万之众,但这并不是一支步调一致、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其中包括伊政府军、反恐特种部队、联邦警察部队、库尔德武装和什叶派民兵等,战斗力参差不齐。进入城区巷战后,与“伊斯兰国”武装的战斗主要依靠伊军最精锐的反恐特种部队,规模约1万人。分析人士认为,反恐特种部队的设立和训练目的并不是为了投入在一场正面消耗战中,如果伊政府军不能担当作战主力,一旦反恐部队伤亡严重,将导致进攻效率大打折扣。

在前期收复摩苏尔周边的军事行动中,美国领导的联军给地面行动提供了有力的空中支援和保障。在前往摩苏尔城区的道路两旁,可以看到不少被联军空中打击摧毁的“伊斯兰国”据点和车辆。但战事进入城区巷战后,这些空中支援的威力被大大削弱,不仅因为城区建筑密集不利于侦查和定位,更因为大量平民居住其间,增加了精确打击的难度。

“伊斯兰国”的策略还包括利用一些民用设施,如医院、学校和市政机关等作为掩体,让平民混杂在武装人员中间充当“人体盾牌”,甚至用救护车来运送武器弹药等。伊反恐特种部队总司令阿卜杜勒·加尼-阿萨迪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伊军在城区军事行动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尽量避免平民伤亡的情况下,清剿“伊斯兰国”武装人员。

另一方面,“伊斯兰国”也深知此战重要性,这是他们在伊拉克的最后一个重要据点,从一号头目巴格达迪到各级头目都多次叫嚣要战斗到底。在巷战中,“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主要攻击手段是制造自杀式汽车炸弹、发射迫击炮和布置狙击手。对伊政府军来说,这些目标既分散又隐蔽,很难攻击。加之由于城区道路狭窄不利于兵力集中,伊军兵力和重型武器优势难以发挥,而自杀式袭击在建筑密集地带却有更大杀伤力,致使伊军在巷战中的推进变得极其困难。

摩苏尔城区被从北向南流的底格里斯河分为东西两个部分,目前河上5座桥梁已悉数被炸毁,“伊斯兰国”武装只能通过船只运送人员和补给。摩苏尔战役最高军事决策部门——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近日宣布,伊军已完全控制摩苏尔城东部地区。有分析认为,伊军将在渡过底格里斯河后迎来与“伊斯兰国”的最后决战。西部属于老城区,人口稠密,建筑密集,预计将遭遇武装人员更激烈的抵抗。伊军全面收复摩苏尔仍然需要经历相当艰苦的战斗。

二、化整为零,“伊斯兰国”可能重走老路

“伊斯兰国”的前身是约旦人扎卡维领导的“两河流域基地组织”,本来就是由一系列叛乱组织、部族武装、前萨达姆政权军官等合并组成。

在2014年,“伊斯兰国”开始大规模攻城略地,宣布“建国”之前,该组织的存在和活动方式跟一般极端恐怖组织无异,主要特点是小股分散在沙漠边缘、山区、乡村和其他安全防卫力量薄弱的地区,针对平民、军事单位发动自杀式汽车炸弹、人体炸弹和路边简易炸弹等恐怖袭击。

一旦“伊斯兰国”作为政治实体消失,其组织头目很可能带领残余武装人员重走上山打游击的老路,化整为零,继续与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进行非传统战争和不对称战争。2017年新年伊始,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就连续发生多起自杀式炸弹袭击,伤亡人数逾百,“伊斯兰国”宣布对这一系列恐怖袭击负责。一方面,通过发动在战场之外地区的恐怖袭击,来分散打击它的军事力量,延缓伊政府军攻势,减轻正面压力;另一方面,也显示“伊斯兰国”有开始将武装人员分散到其他地区,保存实力,转变作战方式,逐步回归传统组织结构和攻击方式的迹象。

表面上看,“伊斯兰国”丧失了它所控制的广大区域,不再是一个有领土、政权、军队、人口的政治实体,实力被大大削弱,但也要看到,作为极端恐怖组织,它在不需要投入财力、人力防御和维持所控制区域后,具备了在更广大范围内发动恐怖袭击的能力。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可能重回他们的国家就地发动袭击,本地武装人员可能以各种掩护身份潜入其他国家和地区。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将面对一个更加隐蔽的对手,军事力量在传统战争中的优势可能在不对称战争中被大大削弱,需要有一个重组和适应新环境的过程。

三、根除极端思想才能彻底消灭“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的出现和蔓延是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长期陷入教派、种族和部落仇杀的必然结果,加上外部势力出于各自利益驱动进行挑唆、干涉和煽风点火,让更多的人逐渐接受极端思想的怂恿和蛊惑。

在“伊斯兰国”出现之前,它曾经有多个称呼,“两河流域基地组织”、“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等等,这些极端组织尽管名称在变,实际上一脉相承,根子在反人类、反社会的极端思想。如果不能从根上解决问题,遇到合适的气候和时机,它必然会反复出现,像瘟疫一样蔓延。标本兼治,治本才是关键。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并长期占领伊拉克,这个国家从此陷入暴力冲突的怪圈,宗派主义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难以回避的主题,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原本生活在一起的人民被清晰的划分界限,而且相互对立和仇视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在这条战线上清除极端主义的影响,需要伊拉克、叙利亚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一方面,两国人民饱受战争和恐怖主义带来的苦难,希望国家能够尽快重回安全和稳定,那么在现实政治中,政府架构要更能代表各个群体的利益,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权利。恢复国家的法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存在特殊集团凌驾于法律之上。人民内部应该增加对国家的整体认同,摒弃教派、部落利益至上的观点。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应该加强对伊拉克、叙利亚和整个地区的支持和帮助,恢复和平与稳定,在此基础上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普及教育,建立现代观念的社会结构和社群关系,减少极端思想对民众的影响。

军事打击只能从形式上消灭一个邪恶的政治实体,在这条战线上取得突破相对简单和容易,但其武装人员仍然可以化整为零,重新走上分散发动恐怖袭击的老路,对现实绝望和被极端思想蒙蔽的人可能继续加入进来。如何根除极端思想,消除孕育“伊斯兰国”的土壤,防止它重新生长和蔓延,在这条战线上获得胜利更加艰难和漫长。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