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伙伴,基建提供者,还是“新殖民者”?-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贸易伙伴,基建提供者,还是“新殖民者”?

王亚宏 | 瞭望智库特约观察员

发布日期:2017-03-13

在位于北京金融街标准银行的办公室里,他们结合自己的经验,对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给出了清晰的定位:是非洲的基础设施提供方,重要贸易伙伴,而非一些人所恶意描述的“新殖民者”。

克里斯·克拉克森,迈克·布雷兹和路易斯·特里斯三个人坐在一起时,他们就代表了非洲最大的银行——南非标准银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实力。这三人掌管着标准银行在中南非洲地区,东非地区和西非地区的企业与投资银行部门。

他们在所在地区都是割据一方的“金融诸侯”。这些经验丰富的银行家近年来在开展业务的时候,遇到越来越多和中国有关的客户。为了拉近与客户的关系,三人也在初春时节联袂来到北京。在位于北京金融街标准银行的办公室里,他们结合自己的经验,对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给出了清晰的定位:是非洲的基础设施提供方,重要贸易伙伴,而非一些人所恶意描述的“新殖民者”。

基建带动地区市场发展

就在南非标准银行的银行家们来北京的一周前,由中国建设的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的蒙内铁路已完成初步验收,为期90天的联调联试也拉开序幕,确保6月1日试运行。

全长约472公里的蒙内铁路于2014年10月开工,其设计、建设,采用的是中国客专、高铁的标准,被誉为肯尼亚版的“京沪铁路”。它作为东非铁路网的起点,客运速度可达120公里/小时,货运可达80公里/小时,从蒙巴萨到内罗毕仅需4小时。

非洲无疑是全球基础设施最匮乏的大陆,而近年来中国投资的加入让不少国家都像肯尼亚那样,有机会实现基础设施的“大跃进”。

对肯尼亚情况了如指掌的标准银行东非地区企业与投资银行总经理迈克·布雷兹对蒙内铁路的评价很高。“在铁路建设和公路建设方面,我们看到有许多的项目在东非正在推进,其中以蒙内铁路最为重要。这条铁路可以说是东非动脉性的走廊,中方对于这条铁路的建设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迈克在银行领域干了20多年,在金融和投行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管辖的东非地区除了肯尼亚外,还包括乌干达、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南苏丹。他还提到了中国在埃塞俄比亚的基建投资。

工商银行参与了埃塞俄比亚一个大型的电力融资项目,“这个项目使得埃塞俄比亚成为能够针对东非各个国家进行电力进出口的国家之一,也使得整个东非大陆能够获得更好的、更廉价的能源和电力,弥补了东非其他的一些国家能源不足和电力短缺的问题,这对于整个东非大陆的建设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建设性意义。”迈克说。

从铁路到电厂,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设施给非洲人带来切切实实的便利。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东非,非洲其他地区也同样从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中获益。

克里·克拉克森斯领导的南部非洲涵盖10个国家,包括赞比亚、纳米比亚、马拉维、博茨瓦纳、津巴布韦、莫桑比克、斯威士兰、莱索托和毛里求斯等。这一地区贡献了标准银行在非洲57%的总利润,同样在与中国的基建合作中也占据很大的份额。

“中方帮助非洲国家进行很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包括电力设施、公路、港口、机场等等,这些基础设施是服务于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的,也能促进整个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克里斯说,“包括很多港口铁路的建设,不仅有利于非洲对外出口,同时有利于非洲本地的进口,这样使得不管是出口还是进口都会变得更为顺畅。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对于非洲大陆是非常急需的。”

共享大宗商品繁荣成果

非洲大陆资源丰富,无论是赞比亚的铜,还是尼日利亚的石油,或是加纳的黄金,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都赫赫有名,其生产的变化足以在供应面上带来全球商品价格波动。不过非洲国家虽然坐拥资源“金山”,也因此遭祸,历史上经历了西方殖民者长时间的侵略与掠夺,成为了“输血之地”。近年来中国投资大举进入非洲,也被一些人认为是以商品类的自然资源为目的。

中国从西非洲国家进口了不少大宗商品,比如从安哥拉进口石油,从刚果民主共和国进口钴等矿产资源。标准银行西非地区企业与投资银行总经理路易斯·特里斯认为中国的投资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共同繁荣。

“非洲很多国家向中国出口了矿物产品,包括金属、石油和天然气等。但是实际上如果我们看当地的法律,很多非洲国家在矿产业中有强制性的规定,开采或者投资方必须本地化,必须在本地雇佣开发人员和本地的工人,这使得投资能够真正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路易斯说。

此外,由于很多非洲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开采强制性要求必须有非洲本地合作伙伴参与,或者有本土股东。有些本土股东会从中方投资者那里获得资金支持,同时也获得分红,这为本土股东创造了更多的价值。而且非洲国家都会收取资源税或者企业所得税等税收,这些税收是当地政府非常重要的经济收入,也会进一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

在中国参与的大宗商品开发让当地受益这方面,克里斯专门提到莫桑比克的例子。这个前不久才宣布将要开放的国家有丰富的天然气储备,但却由于资金和技术的限制无力开发。“这种投资规模巨大,涉及到上千亿。我们看到中国的投资方,以及中国的合作伙伴们积极努力地来开发这样的资源,帮助非洲进一步的发展。”

除了扮演非洲开发的“推进器”外,中国对非洲大宗商品的稳定需求,还能在市场上起到“稳定阀”的作用。这使得非洲商品生产国的产品有稳定的需求,避免遭到市场大幅波动的打击。比如虽然从本世纪以来大宗商品市场进入了持续十多年的“超级周期”,不断高涨的商品价格改善了不少非洲国家的财政预算,可是2012年后的持续价格下跌,让一些国家再次“返贫”,而在谷底中,中国对非洲国家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出来。

“商品价格的下跌导致很多非洲国家经济陷入困境,但是因为有了中方这样贸易合作伙伴的帮助和支持,在非洲有几百亿、上千亿或者更多的投资,这对于进一步加强非洲大陆自身的经济能力建设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路易斯说。

路易斯的观点也得到了克里斯的呼应,因为中南非洲的商品生产也同样从中国的需求中获益。“在过去十年间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在国际市场上很多商品价格是开始往下的趋势,这影响了一部分国家的采矿业,但是我们看到中国继续在非洲进行投资,而且也进一步加强了与非洲的贸易往来。”他说。

打造中非互利共赢模式

无论中国投资非洲的基础设施,还是非洲的大宗商品类产品输往中国,双方都是在努力打造一种经得起考验的互利共赢模式。

首先中国的发展有利于非洲。中国近年来对非洲援助的资金总额,包括进出口银行的低息贷款,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非洲援助金额的总和,而且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满足了非洲国家的刚性需求。

克里斯说:“我们经常说到要帮助非洲实现梦想,腾飞经济,这一点仅靠非洲是不行的,必须要有来自国际上的一些帮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包括来自中国这样合作伙伴的帮助。”

中国对非洲发展的支持并不仅仅表现在出钱上,更重要的是为非洲国家的发展提供了新的选择模式。赞比亚女学者达姆碧莎·莫约前几年出版了一本在西方很轰动的书《死亡的援助》,就对西方援助非洲的方式进行了反思。她发现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西方给非洲的援助超过1万亿美元,然而这笔钱并没有让非洲国家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反而让一些非洲国家固化在国际分工的底层,上升无望。在这种情况下,非洲需要新的发展思路。

由于中国在过去近40年来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势头,这使得一些非洲国家去自发地模仿“中国模式”,而中方的投资又为复制发展模式提供了便利条件。迈克说:“中国自己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经验也表明想要发展经济首先必须把基础设施建设搞上来,基础设施建设是整个经济发展的前提。”

在非洲从中国的发展中受益的同时,一些西方国家却认为自身传统利益受到威胁,因此传出各种有关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资源能源掠夺”“中国经济放缓殃及非洲发展”等言论。而活跃在非洲金融第一线的银行家们认为中国是非洲的伙伴,而不是像西方过去那样的殖民者。

迈克说:“认为中国从非洲拿走资源实际上是一种非常狭隘的看法,对中国的这种形容是非常不贴切的。比如说以东非为例,东非并不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地区。实际上我们认为中国积极地参与东非的投资和建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以及更大的市场。“

中非之间目前正在全力打造一种互利共赢的新型关系,也就是说非洲的快速发展同样对中国有益。目前中非之间的合作,已从一般贸易逐步走向了产业对接、产能合作和技术转移升级,这些已经成为中非合作的新亮点。

中国经济在升级和寻找新动能的同时,一些产能可以转移到非洲,不但可以利用当地低成本的优势,也能更加贴近一个不断壮大的市场。迈克注意到一些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在非洲投资设厂,进行消费品的生产。他说:“我们看到中国制造业非常的发达,也面临着有很多的制造业转移的需要,如果能够转移到东非国家,就能为当地人民带来新的技术和新的工作机会。”

同时,克里斯也看到中国对非洲的投入创造出更广阔的市场,中国的消费品生产商把非洲大陆看成一个很好的终端市场,“通过不断的投资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也会使得这个市场不断的变大”。

中非经贸合作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合作领域和结构也不断拓宽和优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聚焦非洲市场,中非经贸合作在工业、金融、旅游、电信、航空、广电等行业中逐层推进。商务部西亚非洲司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包括矿业在内的中国对非洲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流量33亿美元,同比增长14%。对于这样良好的势头和新型的合作关系,路易斯总结道:“中国一直给予非洲大力的支持,与非洲国家一直保持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我们认为这种合作关系是可持续的,因为这样的合作关系是双边性的,并非单边受益。正是这种双边受益的形式,使得中国跟非洲各个国家之间的发展是紧密相连的。”(完)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