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大国来亚投行凑热闹,下一步就看美国了?-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这么多大国来亚投行凑热闹,下一步就看美国了?

倪建军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副所长

发布日期:2017-05-11

日前,亚投行新一轮扩容的消息又刷爆头条。这个从提出倡议到正式开业仅用了836天的区域性多边开发银行,在开业一年多的时间里究竟做了哪些大事儿?

亚投行的创立,极大鼓舞了“一带一路”的全球效应,“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响应,也取得了阶段性的丰硕成果,而即将于5月14日开幕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也势必为亚投行注入新的发展动能。

作为“一带一路”投融资平台的“主心骨”,就在不久前,亚投行新一轮扩容的消息又刷爆头条,其成员扩大至70个国家和地区,亚投行也跃居为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金融开发机构。

这个从提出倡议到正式开业仅用了836天的区域性多边开发银行,在开业一年多的时间里究竟做了哪些大事?库叔专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副所长倪建军,从成员、项目、资金这三个方面,解读“亚投行热”。

一、成员:扩容速度打破世界纪录

Q:发达国家为何也来凑热闹?

亚投行自成立以来,吸纳新成员的速度可谓空前。3月23日,亚投行宣布接纳13名新成员,成员总数扩大至70个国家和地区,跃居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金融开发机构。从最初在外界的观望中成立,到世界各国争相申请加入,亚投行的朋友圈子不断扩大,而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的加入,也被认为是对亚投行的“信任投票”。

亚投行之所以拥有足以打破世界纪录的吸引力:

一方面是因为它瞄准了亚洲地区在基础设置投资领域的巨大需求,有效地弥补了世界多边金融开发领域的薄弱空间;

另一方面,中国切实的资金支持充分展现了亚投行重要的现实意义和良好的发展前景,给持观望态度的国家吃下了“定心丸”。

另外,发达国家的积极参与可能还有其他的考量:

一方面他们看到了亚投行的乐观前景,看中了参与亚洲经济发展的机遇,愿意搭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这趟快车,为本国的资金找到更好的出路;

另一方面,面对亚投行良好的发展势头,发达国家只有加入其中才有可能从内部影响亚投行的发展,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促使亚投行在规则制定等方面按照他们乐见的轨迹发展。

Q:亚投行朋友圈治理得如何?

亚投行以发展中成员为主体、同时包括大量发达成员的这一独特优势,将使其成为促进亚洲地区和世界共同发展的重要桥梁与纽带。“朋友圈”扩容只是第一步,吸引他国纷纷加入只是门票卖得好,如何治理这个“朋友圈”才具有更实质的意义。

亚投行75%的投票权由亚洲国家分享,这是历史上首次出现发展中国家占多数票的多边开发银行,顺应了当前全球经济治理中提升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的要求。

亚投行理事会采用简单多数、特别多数和超级多数原则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决策。简单多数指投票权的半数以上;特别多数指理事人数占理事总人数半数以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一半的多数通过;超级多数指理事人数占理事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且所代表投票权不低于成员总投票权四分之三的多数通过。

理事会讨论的所有事项,均应由所有投票权的简单多数决定。选举行长、增加资本金、修改协定、下调域内出资比例等重大事项均需要以超级多数批准,吸收新成员则采用特别多数原则批准。

这一投票规则体现了亚投行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这是亚投行投票权规则设定过程中的微妙平衡,体现了中国的自我克制和让步。

中国在亚投行拥有26.06%的投票权,是份额最多的国家,按照投票规则,对适用超级多数规则的事务享有否决权。但中国并不是唯一可以否决重大事项的国家,如果其他成员联合起来,在成员数量上超过了三分之一,或者在投票权上超过了四分之一,同样可以否决重大事项。这既尊重中国贡献最多的实际因素,也有效保障了其他国家的发言权,避免了“一股独大”的现象,体现了亚投行在规则制定方面的合理性和平衡性。

同时,我们还应当注意发达国家成员利用相关机制对决策过程造成不必要的干扰,保证决策能够顺利推进。

Q:美国是否会加入亚投行?

目前,美国对于加入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仍处于观望状态,但亚投行作为多边金融投资机构,始终是开放的。

这一年来,亚投行的发展现实已经证明,它并不是对现行国际金融体系的颠覆性挑战者,而是积极的参与者和改良者。亚投行不是中国的银行,也不仅仅服务于中国“一带一路”等经济议程,更无意对抗或颠覆现有世界秩序,而是现有多边国际开发金融机构的有益补充。随着中美在相关对话领域的深入,美国加入亚投行这一问题似乎出现了积极的迹象。

中美在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中的合作前景出现了较大的改观。美国可以通过企业和其他金融机构先参与到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建设中来,例如在巴基斯坦开展清洁能源项目的合作,利用美国企业的技术优势来满足巴基斯坦当地的能源需求;美国还可以借世界银行等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金融机构,与亚投行进行密切合作,通过成功推动合作项目的实施,水到渠成地加入进来。

二、项目:良好开局奠定发展基础

亚投行一经成立,就积极开展项目准备工作。一方面与成员国密切合作,积极搭建项目渠道,发掘潜在项目;另一方面,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多边机构合作,进行项目联合融资。亚投行开业一年来的表现可谓成果斐然。

Q:亚投行办了哪些实事儿?

2016年,亚投行为7个亚洲发展中国家的9个项目提供了17.27亿美元贷款,撬动公共和私营部门资金125亿美元。这些项目的投资建设,改善了借款国的城市设施、交通、能源供给能力和使用效率,帮助他们提升了产业承载能力,加快了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对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促进区域互联互通也具有积极意义。

孟加拉国的配电系统升级改造项目是亚投行的首个独立融资项目。亚投行提供的1.65亿美元贷款将使孟加拉国1250多万农村人口受益,孟加拉国表示,亚投行与传统国际贷款机构比,效率更高、贷款更容易获得审批。

3月28日,亚投行宣布2017年第一批贷款项目,分别为与世行联合融资的改善印尼大型水库功能及安全性项目、与世行联合融资的改善印尼地区基础设施项目,以及与亚行联合融资的孟加拉国天然气基础设施项目,均为联合融资项目,亚投行贷款总额2.85亿美元。算上2016年对9个项目17.3亿美元的贷款,亚投行截至目前贷款总额已超过20亿美元。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曾表示,亚投行计划逐步加大运作规模,预计今后的5至6年时间内,每年贷款额可以达到100亿至150亿美元。

Q:联合融资模式有什么好处?

亚投行积极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合作,先后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签署了合作协议。截至目前,亚投行批准的12个贷款项目中有9个是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联合融资的。

那么亚投行为何更加青睐联合融资的模式呢?

目前亚投行的工作重心仍在体制机制建设、扩大成员规模上,在人力、经验、项目储备等方面仍处在起步阶段,筹资渠道尚未理顺打通。此时选择联合融资的模式,能够帮助亚投行增加在项目审批、运作管理等方面的经验积累,为未来“一带一路”建设完全铺开后的项目拓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因此亚投行在目前进行联合融资,是非常恰当合理的路径选择。

Q:如何助推 “一带一路”建设?

亚投行在项目选择上充分体现了其成立的初衷——侧重发展中国家,集中在基础设施项目。亚投行的成立与“一带一路”的推进紧密相关,不仅能够增强人们对“一带一路”建设的信心,同时也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一个高效专业、市场化运作、具有可持续性的资金融通机制。

基础设施建设是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最大的交汇点。“一带一路”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区域,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落后,急需投资建设涵盖铁路、公路、航空、水运等的立体式交通走廊,打通包括油气、水电、煤电、太阳能、风能等能源动脉,构建涉及电信、宽带、互联网等的信息一体化网络。亚投行作为多边金融开发机构,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必然成为其重点投资区域。

亚投行作为“一带一路”的投融资平台,可以解决亚洲区域的资源错配问题,实现其储蓄和投资的有效配置,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融资和投资,支持亚洲和世界其他区域的基础设施发展。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有海量项目,大多数靠本国资金无法完成,需要引进外部资金。而亚投行可以优先在“一带一路”的项目中按照市场需求选择项目。

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目标一致,互为支撑,相互呼应,实现两者的顺利对接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亚投行发展的关键。

三、资金:年内有望发行债券

Q:未来如何拓宽融资渠道?

国际性金融开发机构往往都是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发行债券来进行融资,并不会完全靠自由资本来运作,亚投行也不例外。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融资方面仍然存在巨大的缺口,亚投行将以自有资本为依托,通过发行债券来筹集资金,满足其开展基础设施投资业务的需求。

发行债券是多边开发银行的主要融资渠道。鉴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本身具有的高风险、低回报属性,亚投行必须尽可能降低投资成本,获得稳定、可靠、低成本的资金来源,以提高投资的可持续性。在这一点上,亚投行吸收发达国家成员就有助于提升筹资可信度,为以后发行债券背书。

亚投行可以借鉴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经验,稳步推进信用评级工作,为适时进入全球资本市场发行债券做好准备。

Q:怎样撬动私人资本?

经验显示,要促进基建投资较快增长,撬动私人资本是根本出路。但实践证明,私人资本虽然可撬动的空间很大,实际的落地效果并不佳。因此,亚投行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评价标准在于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撬动私人部门资金。

亚投行在撬动私人资本方面还将主要依托发行债券的方式,这一路径目前来看是较为清晰的,而且在年内有望看到进展。私人资金在投资时主要关注是否安全可靠、是否有高回报两点,基础设施投资领域对于私人资本而言风险较大,因此必须提高资金使用的透明度、体制机制等架构的合理性,并通过提高回报率来增强对私人资本的吸引力。

为了更好地撬动私人部门资金,还需要提供一些具有吸引力的项目,尤其是市场化程度高、收益也相对高,但风险相对较低的项目。从私人资本的角度来看,他们可能会希望在包括能源、交通、供水等对当地经济发展有重大支撑作用的项目上进行投资。

另外,还可以通过公私合营(PPP)、与私人部门机构联合融资以及对私人部门企业放贷等方式撬动更多私人资本进入。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