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宁:向西发展,中国正在塑造崭新的平等秩序体系-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张宁:向西发展,中国正在塑造崭新的平等秩序体系

张宁 | 中国社科院欧亚所中亚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05-16

于中亚而言,“一带一路”在中亚的贯通,将为中亚各国提供一条最便捷的南方出海通道,其意义不可估量;于中国而言,中亚作为“向西开放”的重要路径,对于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也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瞭望智库:中亚国家近几年发展状况如何?

张宁:我每年都会去中亚几次,中亚五国基本上都去过,可以说,每个中亚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

从语言上来看,塔吉克斯坦语属于波斯语系,而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乌兹别克语和土库曼语则属于突厥语。尽管语言之间存在差异,但主要是在语音和个别词汇上有不同,彼此间的交流总体上是无障碍的,就像我国各地方言似的,不会造成障碍。

从长相上来看,哈吉两国人与蒙古人相似,乌、土、塔三国人则与欧洲人相似。从经济发展程度看,哈萨克斯坦水平最高,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相对差一些。

我这几年去中亚国家最大感受就是,各国基础设施建设如火如荼,主要城市里都有很多工地在建设。虽然国际经济形势总体不景气,但中亚国家希望借助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并为未来经济发展打好基础。

瞭望智库: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心。

张宁:是的,“一带一路”是制度规则、务实项目、民心和文化“三位一体”的倡议,具体表现为“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在中亚五国,这五个方面都有长足的推动和进展。

从政策沟通方面看,中国与中亚五国全部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而且,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还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双方在双边和多边领域都有密切的合作,对待彼此的核心利益也是相互支持,同时,在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双方都坚持相同或相近的看法和立场。

从设施联通方面看,中国与中亚国家在交通物流、通讯、油气管道、电网电站等基础设施建设上都有着密切的合作。可以说,中国对中亚五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都贡献了很大的力量,包括建设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双西公路、改造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电网、修复塔吉克斯坦境内的道路、修建乌兹别克斯坦的安帕铁路隧道以及建设土库曼斯坦境内的中土天然气管道等等,这些大型建设项目有力地支撑着中亚国家发展。

已经完工的中国水电哈萨克斯坦双西公路第一项目现场 

从贸易畅通看,尽管近几年中亚国家经济不景气,而且受国际原材料价格下跌的影响,与中国的贸易额有所下降,但从实物量来看,除个别略有下降外,总体仍呈上升趋势,这说明双方的需求市场规模仍存在很大空间。

从货币流通看,中国与中亚国家的本币互换、本币结算、融资支持等方面合作良好。目前,人民币在中亚国家的流通规模是呈现扩大的趋势。

从民心相通看,中国与中亚国家的教育、旅游、考古、媒体、文化交流等合作顺利。比如互派留学生数量、游客数量、演出团的数量等都增长得很快。其中在考古上,基于我国古代丝绸之路这一历史渊源,进行调查与研究,这个大型项目联合国也很重视,目前已经发现了大批遗址,包括一些古代游牧文化的大型聚落遗址,填补了部分学术空白。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现在就在合作寻找“大月氏”及其迁徙的路线。 

瞭望智库:当地政府对“一带一路”态度如何?

张宁:中亚国家对“一带一路”不仅支持,还一致认为这是他们发展的良机。

比如,五国总统全部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全部与中国签署合作备忘录,哈萨克斯坦还与中国签署产能合作协议。而且,几乎每周都会有来自中亚国家的政府代表团访华。各国不管是官方的智库,还是民间的智库,都已经多次举办有关“一带一路”的研讨会,来了解和宣传“一带一路”。

瞭望智库:当地民众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 

张宁:举个例子,我国的中铁隧道集团承包了全长19.2公里,被称为“中亚第一长隧道”的乌兹别克斯坦安格连-帕普铁路的卡姆奇克隧道段。

乌方起初与俄罗斯、日本等企业接触,了解到工程建设需要4到6年,后来他们就想到中国企业。中铁隧道集团用了3年就修完了,让整个安帕铁路提前通车。以前,乌国内的铁路网要从塔什干出发到它的东部去,至少要花费半天时间并绕经第三国才能实现,在这条隧道打通后,十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到达东部,交通方便了,经济发展自然会加快,所以对乌国东部的发展作用非常显著。

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锡尔河州的鹏盛工业园区(新华社记者沙达提摄)

还有一个例子,塔吉克斯坦杜尚别2号火电站的二期项目,是由中国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建成后全年可实现总发电量22亿度,同时提供430万平方米采暖面积。这为杜尚别地区四季供电和冬季供暖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同时也为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培养了一批高素质技术人员。

要知道,在2号火电站投产前,由于供电不足,杜尚别的冬天经常停电,居民家里不得不准备很多蜡烛,停电时要烧柴炉取暖。

瞭望智库:各国经济实现了怎样的发展?

张宁:“一带一路”对中亚国家发展的推动作用至少有三个方面。

首先是融资的支持,在中亚各国都需要发展资金的时候,中国的投资和贷款可谓“及时雨”。

其次是市场的支持,中亚各国都把中国作为最有增长潜力的市场,拿塑料制品来说,仅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向中国出口的数量就增长了116倍之多。

此外,还有物流支持,中国每年有大量的商品过境中亚国家,发往欧洲和波斯湾,这对挖掘中亚国家物流潜力的帮助非常大。同时,由于中亚都是内陆国家,海运难以实现,中国的连云港作为中亚国家的“出海口”,在中亚与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上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江苏连云港港口集装箱码头(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大的推动作用,主要是因为“一带一路”的合作机制和合作内容非常合理。比如:中国与中亚国家都是从各自最感兴趣和最需要发展的项目入手,寻找合作点。

中国与中亚国家还十分重视各国基础设施的建设,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中亚国家内部、中亚国家之间,以及中亚国家与周边国家之间结束了分割的状态,形成统一的整体,也就产生了大而统一的市场。

当前,中亚国家也有自己的发展优势,比如自然资源丰富、未来待开发的潜在市场规模仍较大。而且,由于中亚特殊的地理位置,它是联系中国和欧洲,中东陆路交通的大通道,蕴含着巨大的过境潜力。这个过境不仅包括物流,还包括资金,技术,人员等等。未来,中亚可以基于其地理位置,形成可以自由流通的大市场、大家庭。

不过,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这些国家要想稳定地发展,需要保持国内的稳定,同时开发外部市场,以便消化各国的商品。

瞭望智库:我国一直在稳步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中亚地区紧挨我国西部,如何将两者有机联系起来?

张宁:主要是做好战略对接,从各自发展需求入手,寻找合作机会,将中国西部和中亚国家建成统一的大市场。“一带一路”本身也是“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的战略。在鼓励中国企业开发中亚市场的同时,也要寻找合适的中亚伙伴开发中国市场。

瞭望智库:“一带一路”在推进过程中是否也遭遇一些困难?

张宁:困难是有的,比如政局不稳,接班人制度不明确等。因为中国企业对当地政府的依赖较多,领导人变化对企业经营有一定的影响。不过,这个影响也没有到很严重的地步,我们只需要跟现政权合作,尊重主权,支持独立,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其次,还有国家之间法律和规则差异。这需要我们修改中国标准以适应当地要求等。

此外,劳务签证难,导致人员无法快速进入工作,也影响着许多项目的推进。不过,这个问题存在了十多年了,目前还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中国企业进驻中亚,肯定是好的影响占大多数,比如我们帮忙扩大了就业,解决了很多就业问题,同时我们还创造了许多新的市场,为当地企业带去了技术,为政府增加了税收等。如果说有冲突的话,主要是大项目招投标过程中我们与当地的一些公司竞争激烈,个别企业为了维护自己的市场份额,会通过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炒作“中国威胁论”,说中国将落后的技术设备转移到中亚、在中亚制造污染等,以此来抹黑中国投资。

民族宗教、民族文化差异有时也会影响中国与中亚的沟通。不过,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说过:民族宗教差异不是彼此隔阂与分歧的界线,而是联合的开端。正是因为我们彼此不同,才会有不同的需求,才需要合作共同发展。中国和中亚国家已经交往了几千年,文化差异不应该成为双方合作的障碍。

面对文化差异,首先要尊重,二是要适应,三是要学习借鉴。在合作过程中不断磨合、协调。当然,如果企业规模达到一定程度,那么最好是本地化经营。

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锡尔河州的鹏盛工业园区,工人在园区的休闲区域健身(新华社记者沙达提摄)

瞭望智库:中亚是中国向西发展的第一站,如何看待这一发展前景?

张宁:中亚是中国向西发展的第一站,西出国门后的第一个合作伙伴,绕不开中亚。“一带一路”为中国与中亚国家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合作空间。

首先,以道路联通为先锋,夯实了合作基础。“经济带”建设要基础设施先行,没有物流,人流规模也大不起来,没有物流和人流,双方关系基础就难谈牢固。当前新疆与周边邻国仅有17个开放口岸,其中只有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两个口岸有铁路与哈萨克斯坦连接。

我向西“走出去”时,迈出国门的第一步便深刻感觉到,受道路、电网、通讯网等基础设施所限,我与周边国家的人流和物流已接近饱和状态,运力紧张使得各自的好东西运不进来,送不出去,陷入发展瓶颈。

因此,需要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以中国西部为轴心,发展我西部、南亚、西亚、中亚和俄罗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联合“西部大开发”战略,我国西部具备成为“支点”的条件,可发挥领头雁作用,成为欧亚大陆腹地的交通、能源管网、物流、贸易、金融和文化中心。在未来规划西部大开发和上合组织发展战略时,可综合考虑中巴经济走廊同中国-中亚经济走廊的相互衔接。

此外,要虚实结合。在落实实体项目的同时,积极塑造和实践中国模式。区域合作既是资金技术等硬实力的表现,也是理念和规则等软实力的竞争。

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开展合作时,总是强调制度改造,依照西方标准,帮助合作伙伴建立一套规则和制度,在提高管理效率的同时,也输出西方模式,待中国进去合作时,只能接受既成的规则体系。

过去,中国在海外投资规模也不小,却被很多当地民众认为是“掠夺资源”、“环境破坏者”等,原因之一便是项目合作过于看重物质上的盈利,缺少理念上的交流。实际上,中国之所以能保持30年高速发展,自有成功的道理,“中国特色”的发展经验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具有极重要的参考甚至适用价值,中国倡导和支持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理念也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维护权益,实现共同发展的基础。

中国在以自己的成功经验带动周边发展的过程中,不能走西方依靠实力建立秩序的老路,需要塑造一种新型的、依靠尊重建立的平等秩序体系,以此确保外部环境长治久安。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