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润:“一带一路”逐渐得到东南亚国家更深层次认同-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宋清润:“一带一路”逐渐得到东南亚国家更深层次认同

宋清润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05-17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东南亚国家充分理解和相信“一带一路”的真正意图以及可操作性,打消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成见和疑虑。“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得到东南亚国家更深层次认同。

瞭望智库:东南亚各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宋清润:东南亚国家在“一带一路”规划中占有重要地位。海上丝绸之路必须要经过东南亚,这里是中国“一带一路”合作的关键区域之一,同时也是倾力打造的合作典范区域。东南亚国家有6亿多人口,十几个国家,平均4-5%的经济增长率,经济表现十分活跃,未来市场前景广阔。其中,多数国家与中国关系紧密,双方每年人员往来高达2-3千万人次。

而东南亚各国也是意识到自身在“一带一路”中的重要性,发觉到这里的机遇,便积极参与其中。就如本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东南亚十一国中,有超过半数国家元首到来正是说明了这一点。相信论坛结束后,未来双方各项合作将会更加广泛。

但是,这样的重要地位也并不意味着“绑架”中国,非谁不可。双方合作要建立在相互理解与平等尊重基础上,以互谅互让的方式来推进,实现利益分配合理化。

瞭望智库:“一带一路”对东南亚国家产生哪些影响?

宋清润:在东南亚国家中,我去过最多的就是缅甸和泰国,都有六七次,菲律宾、越南与老挝也有过一两次经历。要说“一带一路”对这些国家的影响,我个人认为主要体现在基础设施建设的互联互通方面。

从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看,一部分国家与中国从陆路上接壤,一部分国家则是隔海相望。其中,多数国家是发展中国家,所以经济并不富裕。而当地政府大多都想要发展,他们便积极借鉴中国经验,就像“要想富先修路”模式。在东南亚国家中,除了新加坡、文莱基础设施较好,马来西亚与印尼则是处于中等水平,其他国家就相对较差了。例如缅甸,当地电力短缺现象十分严重,一些乡村甚至连电线都没有见过。所以当地基础设施建设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如今,他们中的多数同中国有双边或多边互联互通协议。这样,中国建设项目不仅仅是将中国与他们联系起来,还改善了当地国家内部互联互通水平,真正给当地政府发展带来了好处与实惠。比如说中老泰铁路,它除了实现三国互联互通外,还帮助了泰国、老挝两国改善了他们内部的铁路结构,优化了当地交通设施。中国与海上邻国马来西亚则是通过修建港口,以此带动港区交通以及其他配套设施的完善。此外,中缅铁路、公路以及中国与印尼好多基础设施投资也都是如此。

图片来源于网络(中线便是中老泰铁路)

瞭望智库:当地政府及民众是如何看待“一带一路”的?

宋清润:对于“一带一路”,他们整体上是比较支持的。因为,中国“一带一路”政策是包容的,由各国合作共同推进。每个合作项目的敲定都建立在自愿基础上,如果各国政府有所顾忌,不去合作这个项目就好了。中国政府不像部分西方国家那样,有附加条件。

因为“一带一路”所体现的商机很多,合作模式也较容易接受,所以普遍来讲,大家对它非常感兴趣,愿意更多地了解并参与其中。为此,普通民众积极学习汉语,来中国留学;媒体对中国的建设投资积极报道,呈褒扬态度;政府则更是出台招商引资方案,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

除了基建投资外,中国在东南亚各国还陆续开展了其他合作项目,比如说纺织业、塑料加工业以及农产品加工业等,这些项目如果没有当地政府以及民众支持,是无法发展到现在的。

瞭望智库:您说东南亚各国认为“一带一路”好,这个“好”体现在哪些方面?

宋清润:首先,东南亚国家普遍都有发展诉求,他们可能缺少装备、技术,而这些都是中国政府所能够给予提供的。

其次,东盟国家互联互通计划庞大,需要有几百亿甚至上千亿前期投入。当下,东盟国家普遍没有这个财力支持,所以他们需要中国的资金投入。

还有一点就是地理位置临近。相比美国、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地理位置较近。与中国互联互通后,东南亚各国所吸引的并不仅是中国投资,还有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水果出口。大家都知道东南亚国家出产各类热带水果,而运输这些水果却是相当麻烦。走海洋运输的话,水果容易不新鲜,换用飞机运输则是成本太贵。铁路修通后,运输时间便大大减少,水果在一天之内便可以运抵中国。

最后一点是,中国经济实力雄厚,目前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未来发展前景较好,东南亚国家普遍看好与中国合作,比较有信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

瞭望智库:东南亚各国对于“一带一路”是否也有些自己的想法?

宋清润:没错,综合来看,基本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首先是要对接他们自身的发展诉求。因为双方国情不同,不可能是走出去后,中国企业想做什么项目就做什么项目,想怎么规划便怎么规划。以修建中缅铁路为例,缅甸政府就希望中国在扩建铁路时,能够更加关切缅甸国内铁路建设,将国内铁路网络与中缅铁路线路联系起来,让当地的物流、人流能够更好联系。因此,他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与他们多沟通、多交流,合作时考虑地更加周到全面。

其次,他们希望中国能够转移更多产业进入东南亚各国,以方便他们解决就业、改善民生。这里的产业不仅包括高精尖类型,还有能够结合当地特色的劳动密集型,比如说水果加工业、粮食农产品加工业以及纺织业等。

第三,他们希望中国在投资时,能够跟当地民族企业搞投资合作,互帮互助,共同发展壮大。对中国而言,这样也是有好处的。如果中国企业一家独大,他们很容易受到当地人的挤压或抗议,投资风险较大。但是采取与当地人合作的方式,可以让企业更快地融入当地社会,最终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同担。

瞭望智库:您如何看待东盟国家廉价劳动力对中国制造的挑战?

宋清润:首先,我们不能把这个问题看成是挑战,而是要辩证地看待。目前,的确有一部分外资从中国流向了菲律宾、越南等国,但这种产业转移现象是世界经济发展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开始是50、60年代的日本,随后是亚洲四小龙、四小虎,再到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现在轮到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了。

的确,外资企业转移到这些地方,中国国内外资便减少了。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与东南亚诸国相比,是高出一个阶段的。中国不能一直搞产品初级加工,以世界工厂的薄利来提高收入,我们需要的是,进行产业升级换代,像西方国家那样,大力发展服务行业以及高科技产业,打出自己的品牌。

而这也就决定着,我们必须将眼光放长远一些,不要老想与东南亚各国搞同质竞争,而是努力做到双方产业互补,实现中国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将是一个较好机遇,而不是冲击了当地产业。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相信中国资本与企业也会更容易得到当地政府及民众支持。现在日本就是这样,资本在国内投资不多,更多将视野面向海外。他们的经验可以为中国所借鉴。

 

图片来源于网络

瞭望智库:中国推进“一带一路”需要规避哪些风险?

宋清润:首先,我们应当规避政治风险。东南亚部分国家内部面临政企勾结、社会转型等问题,这就需要我们的政府或企业对东南亚国家局势有精准把控,及时判断其内部换届是否对华有影响。

其次,我们要更加细致全面地了解各国法律法规。东南亚各国国情不同、社会所处的水平以及发展态势也不尽相同。他们并非铁板一块,而是由一个个独具特色的国家组成。因此,各国国内在劳工权益、工资标准以及劳动保护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也是各有不同,好多国家的理念与世界接轨,还是比较先进、严格的。对此我们一定要深入了解,以避免不必要的罢工示威行动。

还有就是各国的风俗习惯一定要注意。东南亚各国的体制、风俗与文化各有千秋,这里有社会主义国家,也有资本主义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三大宗教的汇集之地。我们在外出走访、旅游、赴外工作考察时,一定要了解当地国情社情、法律法规,不要跟当地人士发生文化冲突,避免不必要的对抗。

瞭望智库:南海问题是否会成为“一带一路”推进中的阻碍?

宋清润:的确,南海问题如果解决不好,会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阻碍。此前,由菲律宾单方挑起的南海仲裁案让这片海域闹得沸沸扬扬。但自从杜特尔特上台后,他想要着力解决国内问题,大力发展经济,缓解因仲裁案与中国政府的紧张关系,因此对中国政府是比较友好的。

在此前的东盟峰会上,各国也都没有提到这事。所以,从整体上来,双方管控分歧,共同推进南海行为准则谈判,已经有了初步性成果。也就是说,在短期内,南海会呈现出比较平稳的态势。南海问题毕竟还是领土主权划分,一时间内无法解决。所以,双方应当在短期内管控好分歧,不要影响合作,不受南海域外国的挑拨离间。

邻里之间有纠纷实属自然。邻居是搬不走的,必须妥善处理分歧,搞好关系。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邻居好,赛金宝”。邻里之间要相互守望,讲信修睦,互敬互爱,互帮互助。中国和东盟只有把合作发展的蛋糕做大,才是十一国的真正福祉。

瞭望智库: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还需要加强哪些方面的合作?

宋清润:谈到未来合作,首先需要继续加强双方互联互通,这个是基础,同时也是关键。这个在前面已经提到了不再赘述。其次,同时也是十分必要的一点,就是民心互通。换句话说,就是让合作各方充分了解彼此,相信彼此。民心互通分成两个方面,一是要请进来,同时也要走出去。

请进来就是说,要积极邀请东南亚国家的官员、学者以及学生来中国参观、留学,让他们充分了解中国,喜爱中国,培养一大批互通双方语言,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的精英人才。同时,我们也要走出去。我们的政府官员、学者以及民众也要积极地去对方国家参观、游历,了解对方的想法及行为规范。而目前这个方面还是一处短板,是我们以前工作所欠缺的,同时也是双方未来合作所急需加强的。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