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想从越南得到什么?中国须保持高度关注-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特朗普想从越南得到什么?中国须保持高度关注

成汉平 | 解放军国防科大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发布日期:2017-11-24

此次亚洲行,特朗普在访问日、韩、中三国之后,来到了我们的邻国——越南。这次访问中,美越的一些动向值得注意。

本文摘编自解放军国防科大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成汉平在瞭望智库与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联合举办的《特朗普亚洲行:调研摸底还是政策宣示?》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此次亚洲行,特朗普在访问日、韩、中三国之后,来到了我们的邻国——越南。这次访问中,美越的一些动向值得注意。

1.特朗普访越三个背景

之一:美国商务部发表了一个声明,认为越南公司在美国市场倾销工具箱和碗柜,为特朗普迫使越南在贸易方面让步打基础。

之二:越南宣布要取消户籍制。实际上,户籍制度在越南非常有用,它突然这样宣布表明了很清晰的态度——在社会管理上要向西方靠拢,这是向特朗普释放的信号。

之三:美越两国副部长级的战略磋商刚刚结束,这次磋商提到美军航母2018年要到越南访问,这是越战之后从来没有的。

2.美越关注的五个话题

*贸易平衡问题

特朗普非常关注贸易,他提到越南是第六大贸易顺差国,美国和越南之间有320亿美元的赤字。在双边会晤时,他和越南国家主席、总书记、总理都提到了贸易问题。

特朗普反复强调:贸易已经成为美越两国关系的重要元素,他把重点放在贸易摩擦上,迫使越南做出让步。

*朝鲜问题

由于越南和朝鲜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所以两国有很多合作。特朗普利用这个机会跟越南沟通朝鲜问题,他表示,所有负责任的国家都应该行动起来,停止朝鲜以不可想象的人员伤亡威胁世界。特朗普要求越南在朝鲜问题上也要采取一些比较强硬的做法,比如对越朝之间的贸易和人员来往等方面进行限制。

*南海问题

特朗普跟奥巴马不一样,奥巴马多次提到南海问题,特朗普则较少提及,他仅仅表示自己是“调停者”和“仲裁者”。

*人权问题

特朗普来之前,美国国会就跟他施压——到中国、越南一定要提所谓人权和“异见人士”。

他和越南总理在闭门会议上提到了这两点,但仅仅是一笔带过。

*战争遗留问题

这是美越之间难以解开的结,是衡量美越关系走向的重要依据。

当年在越战期间的遗留问题,比如儿童畸形、妇女生育问题,越南要求美国人必须全部负责,出资消除战争影响。

特朗普没有同意全额出资。美越在这个问题上相互博弈,因为这涉及到经费、土壤净化、水源改质等一系列问题,目前没有明确的结论。

3.两国达成的四个共识

*贸易方面

美国迫使越南在贸易方面做让步。越南的让步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能源合作,美国阿拉斯加油气开发公司和越南天然气公司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准备在油气领域展开合作;

二是美国飞行器发动机制造商普惠公司跟越南航空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越南主动向美国购买20个发动机和辅助设备;

三是美国卡车公司和越南公司签署了卡车购买备忘录。

过去越南购买中国卡车,因其物美价廉、运输方便,越南从美国购买卡车价格高昂,而且运输也是大问题。但这是越南主动做出的让步,也是主动表明姿态。

*朝鲜问题

美越愿意共同努力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

*防务合作

双方认为,2018到2020年越美合作防务计划是推动双边关系进一步深化的重要保障。在此协议下,双方还有一系列合作,如人员往来、武器装备购买。

特朗普希望越南武器装备全部来源于美国,但是美国上一任政府设了限,只能逐笔审核,因此越南向美国购买大量装备并不现实。

*海上安全

美越在联合声明里面提到,要求各方澄清并实施自己在南海的海事声索,在纠纷管理和解决过程当中履行国际义务。针对特朗普提出愿意当“仲裁者”的说法,越南国家主席表示,越南愿意在国际法的基础上通过相关的国际仲裁依据处理争执,希望以去年菲律宾的仲裁案为依据,而不是重新提出仲裁。

越南对去年菲律宾强推的非法仲裁案十分热衷,每一次庭审都派人参加以从中“取经”。越南方面的意图是特朗普的这句话空口无凭,依靠仲裁案更具有现实意义。

*地区影响

美国表态支持越南在湄公河下游国家(包括越老柬泰缅)当中发挥作用,支持越南充当地区领军人物。

4.必须保持高度关注

第一,美越的防务合作有针对中国的意图,如果美国航母进入了越南的金兰湾,就会遏制中国的主航线。如果在越南举行军演,性质和意义都会出现变化,我们需要高度关注。

第二,南海问题,主要是《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谈判过程中美国时时刻刻插手、干预。

明年开始中国和东盟《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进程正式启动,在此过程中美国一定会通过该地区的代理人进行干预,这在框架协议的达成过程中就已经体现。越南和菲律宾有可能将会先沟通,再回到谈判桌,即两国之间保持统一。新加坡时刻听命于美国并和其保持沟通。相关谈判存在挑战与考验,中国如何应对在《南海行为准则》谈判进程非常重要,对中国和东盟国家关系也非常重要。

第三,影响力的争夺。美国要给越南建一个大学,每年向越南大学生提供总额50万美元的助学金,美国第一批“和平队”要派到越南展开支援活动,争夺地缘影响。

这种影响争夺我个人有几个判断:

一方面,越南会在中美印日之间奉行等距离外交,和各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可能像奥巴马政府时期与美国走得那么近。习主席对越南的访问非常成功,所以越南也会在中美印日之间保持平衡。

另一方面,特朗普更多地注重经贸合作,因此,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访越评价是“太注重细节,没有把大国领导人形象展示出来,没有把美越关系往大局方面引领,仅仅要求越南多购买美国装备,所以他只是一个小人物”。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