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处理与美国和世界的关系要特别重视保持定力-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中国处理与美国和世界的关系要特别重视保持定力

邵峰 |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11-24

特朗普此次亚洲之行成果颇丰,无论是在美国的国家安全方面,还是世界的安全与贸易事务方面,都有了“不可思议的进展”。他声称“一个伟大的美国回来了”。

11月3日至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了上任以来最重要的外交之旅——为期12天的亚洲五国之行,也是冷战后历任美国总统时间最长的亚洲之行。回到华盛顿,特朗普用“完全成功”总结了自己的亚洲之行,他表示,此次亚洲之行成果颇丰,无论是在美国的国家安全方面,还是世界的安全与贸易事务方面,都有了“不可思议的进展”。他声称“一个伟大的美国回来了”。

然而,一向对与特朗普不睦的美国媒体却一如既往地沿袭往日的论调,对特朗普这次亚洲之行报以尖酸的批评和刻薄的讽刺,认为他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成果,其亚洲政策仍然模糊不清,看不出战略布局和远景。

出访前,白宫曾透露特朗普此次亚洲行主要聚焦三大目标:应对朝鲜的威胁,强化对朝施压、解决朝核问题;加强联盟建设,推动建设自由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强调公平的贸易规则,通过公平互惠的贸易和经济交往推动美国的繁荣。

这三大目标都与中国密切相关,需要我们今后给予持续的重视和审慎的应对。

一、中美关系中的“不变”

1.中美两国在国际权力结构中的相对地位没有变

无论在世界体系内还是在一个地区体系内,处于第一位的国家总是担心和提防第二位的国家超过自己并形成霸权,因而在各个领域都会采取防范和限制性措施来破坏或者迟滞它的发展,并与其他国家寻求合作共同压制它的上升势头。这是一种规律性的国际政治现象,对当事国的对外战略而言,是一种长期性的硬约束,具有不可变更性。面对中国快速崛起的现实,不管特朗普的说法与前任有何不同,美国的所作所为已经并将继续印证这一点。

2. 中美两国的外部国际环境没有大的变化

特朗普上台前后,国际社会没有发生足以改变国际关系走势的重大事件,比如9·11恐怖袭击事件、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等,因此,从外部环境来讲,中美关系不太可能发生重大的方向性的变化。全球化的发展、全球问题的紧迫、全球和地区安全问题的紧张,都需要中国和美国的务实合作。

二、中美关系中的“变化”

1. 特朗普刻意忽视和降低两国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的分歧

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是否一致对双边关系具有重大影响。这是国家之间发展关系的思想基础。这方面的斗争一直是美国自以为对付中国的王牌利器,但是,特朗普上台后彻底改变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做法,起码在首脑会晤层面上很少提及这个问题,对缓和两国关系、改善外交气氛、推动务实合作产生了良好的效应。

针对特朗普这次亚洲行,《华盛顿邮报》批评特朗普一路上都没提出亚洲的人权问题,美国一些政客宣称特朗普在亚洲被“玩弄”,《纽约时报》等媒体则担忧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站到国际舞台的中央。西方精英抱怨特朗普向中国让步太多、过度示软,直接葬送了美国多年来积累的对华博弈优势和在亚洲的影响力。特朗普在APEC会议等提倡美国优先主义和反对多边贸易,结果遭到了与会国的孤立。但是特朗普对这些批评向来是熟视无睹,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对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是有利的。

2. 特朗普对国家利益的认知和重视加强了中美关系的基础

国家利益包括安全和发展两方面的利益。特朗普对国家利益的认知带有明显的实用主义色彩,对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极度强调,一方面可能会给中美关系带来一些具体的摩擦,另一方面也会加强中美两国的经贸关系和务实合作,从而夯实两国关系发展的“压舱石”。

经贸关系是美国亚太政策的核心之一。特朗普认为,要重振美国国力,必须从经济入手,而恢复经济活力、提升美国就业、扩大美国出口,亚太地区是关键。美国对亚太国家的外贸逆差是最重要的外交课题之一。中国占美国外贸逆差总额的一半左右。特朗普此行的收获颇丰,带回去3000亿美元的交易,仅中国就超过2500亿美元。不仅如此,特朗普更看重的是他向所有到访国家的政策宣示,用他的话说就是,“所有与我们贸易的国家都明白规则已改变,美国必须得到公平而互惠的对待”。“美国必须得到公正的对待,以互惠的方式得到对待。巨额贸易赤字必须快速降下去”。

朝核问题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最迫切的安全关切。特朗普政府认为,朝核问题的发展已近乎失控,不仅对美国在亚太盟友的安全构成威胁,还可能对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基地及本土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美国必须严肃对待。此次两国元首具体的会谈内容不得而知,但是再次确认了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无核化的承诺,以及两国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并寻求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决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积极的信号,两国在对朝核问题的解决上,共同点在逐渐增多,合作力度有可能继续加大。

3. 中美两国领导人良性沟通对中美关系具有积极意义

习近平主席具有远大的志向,追求宏伟的“中国梦”,在中共十九大上“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进一步明晰;特朗普总统的个性非常鲜明,那就是务实、讲求实际的好处和利益,奉行“美国第一”的理念。两位元首保持良好的沟通,有助于中美关系保持良性发展。

很多精英都认为特朗普总统不靠谱,但是在中美关系问题上,特朗普总统表现出了足够的理性与合作态度。尽管特朗普竞选中及当选之初,曾对中国发出了诸多不友好的言论,也令外界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感到担心,然而,经过几次会面,两国领导人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友谊与工作关系,并在经贸及朝核等问题上进行了紧密磋商和坦诚交流,为中美关系的平稳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

4. 拉印度平衡中国影响、用“印太”概念取代“亚太再平衡”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还没有宣布一个完整的、清晰的亚洲政策。但从他就职以来其政府的一系列言行分析,印度在特朗普的亚洲政策中将日益占据重要地位。蒂勒森国务卿已经在多个场合大谈所谓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并将印度视为“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关键支点国家。11月10日,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发表讲话时,特朗普在讲话中多次提到“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而没有一次提及“亚太”。这是否意味着美国的“亚太战略”将转变为“印太战略”?

11月12日,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四国外交部门的官员在越南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了正式会议。此前,美国和日本多次提及印太战略构想,表示希望推动美日印澳四国构建首脑级战略对话机制。在特朗普政府看来,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和近年来奋发有为的外交姿态,除了传统的亚太双边军事同盟外,美国尤其需要像印度这样的地区大国平衡中国的地区影响。特朗普政府继续赋予印度重大防务合作伙伴国地位,鼓励印度在中亚及东亚发挥“积极作用”,是其亚太政策新思路和发展新趋势的具体政策步骤。

当然,目前来看,由于四国各有自己的算盘,特朗普强调“美国第一”,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的核心和优先利益考量,恐怕只是说得热闹而已,具体操作层面上可以干的事情不多,要想以此制约中国的发展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但是,我们对此也不能忽视,随着形势的发展四国的合作加强如果对中国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我们也必须提前作好准备和布局。

三、对中美关系走向的基本判断

特朗普访问期间,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深入交谈,达成多项重要共识,为中美关系确定了基调、指明了方向。双方同意扩大各领域互利合作,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双方同意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及包括朝鲜半岛核在内的国际地区问题。诚如崔天凯大使所言,比礼宾安排更重要的是两国元首之间沟通的深度和广度。他们再次确认了两国日益增长的共同利益,以及为了两国人民的利益,双方需要进行更好和更密切的合作。

中国对中美关系的定位和期待十分清楚,即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相互尊重和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建立牢固的中美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将使双方能够更好地实现各自的国内目标,更有能力应对当今世界的诸多挑战。从美国方面来说,无论是解决国内问题还是处理国际和全球性问题,都离不开中国的真诚合作。尽管精英阶层和某些媒体还会充斥着对中国的偏见,但是历史一再证明,任何一个负责任的美国总统都必须正确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综合以上的分析和特朗普访华的实际情况,总体来看,中美关系一定会继续平稳发展。中美只能沿着正常的大国关系的轨道前行,其间会有合作也会有斗争,有对话也会有摩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能情绪化地因一时一事而丢掉了正确的战略判断。

四、中国的着力方向

为了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在思考中国的着力方向时,我认为美国的商业管理界公认的“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Michael E.Porter)的思想值得借鉴,虽然他讲的是市场竞争中的公司战略,但是引申到国家之间的竞争层面也是很有价值的。

波特认为,在与五种竞争力量的抗争中,蕴涵着三类成功型战略思想:总成本领先战略;差异化战略;专一化战略。

从这个思路出发,在处理中美关系时,中国宜遵循以下基本一些的要求:

第一,无论是在国内的社会改革、经济发展还是在国际上推动建立“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倡议,都要树立总成本越低越好的概念,要继续坚持科学发展观,要坚决地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任何盲动和运动式的做法都会带来不良后果。在两国的竞争中,成本低的一方肯定是最后的赢家。

第二,真正体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国内建设要稳步发展,有中国特色不是比别人差,而是应该比别人好,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对外战略要有让别国接受的观念、政策和措施,要注意树立中国独有的国家形象,在满足中国人民幸福需要的基础上,在自己优势的领域为全球和平、发展、治理做出独特的贡献。这与美国一向推行的全球霸权战略构成鲜明的差异化。

第三,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事务,方向性思路一旦确定就不能轻易改变,这才符合专一化和坚持重心的原则。目前我国在对外事务上,“和谐世界”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可以大力推广的人类共同理想,而“一带一路”倡议则是具体举措,今后一个时期,我们的资源和精力都应围绕着这些既有的部署来统筹规划,保持部署的稳定性,确保中国对外目标的实现。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