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次将朝鲜列入“支恐国家”,接下来的是核试验还是“口水战”?-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美国再次将朝鲜列入“支恐国家”,接下来的是核试验还是“口水战”?

高浩荣 |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11-27

这是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的一个大动作,它显示出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倾向——“极限施压”而非对话。美国此举很可能导致对话氛围萎缩、对抗气氛加剧,半岛局势或将因此进一步逼近危机状态。

11月20日,美国将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

这是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的一个大动作,它显示出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倾向——“极限施压”而非对话。

美国此举很可能导致对话氛围萎缩、对抗气氛加剧,半岛局势或将因此进一步逼近危机状态。

不过,笔者认为,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并不会因此走进死胡同。

一、雷声大、雨点小

1988年1月,美国把朝鲜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原因在于朝鲜涉嫌在1987年11月炸毁一架大韩航空公司的客机,导致115人死亡。参与此次炸机事件的朝鲜女特工金贤姬被捕后坦白交代,至今生活在韩国。

直到20年后,2008年10月,朝美在朝鲜核设施去功能化、申报、核查和验证问题上经过多次较量后达成协议。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宣布把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中除名。当时,美国官员称,美国还要观察朝鲜今后在核问题上的表现,不排除今后重新给朝鲜戴上“支恐”的帽子。

9年之后,美国果真给朝鲜重新扣上了“支恐”帽子。

据报道,一旦被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将主要受到美国《武器出口控制法》、《出口管理法》、《国际金融机构法》、《对外援助法》、《敌国贸易法》这5个法律的制裁。而一旦从“支恐国家”名单中除名,不仅可摆脱“恶名”,缓解制裁,而且将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融入国际社会,获得更多的国际援助。

但是,由于朝美一直处于敌对关系,即便在2008年从“支恐国家”名单中被除名,朝鲜依然受到美国的严厉制裁,理由是朝鲜进行“毒品、走私、伪造货币”等非法活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

实际上,美国将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中除名的这9年,也是朝核问题持续发酵的9年,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不仅有增无减,而且越来越严厉。

从2009年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至今,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涉朝制裁决议达到8个,加上美日韩及欧盟等国的单边制裁,朝鲜所受到的制裁可谓是“全方位”的。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与朝鲜当前所受到的制裁相比,美国财政部11月21日宣布的单边制裁措施对朝鲜来说,不过是多了几个“虱子”而已,无关痛痒。

韩国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象征意义大,实际效果小。其象征意义在于“突出金正恩政权的残忍性和非道德性”。

连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都承认,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是“非常象征性的措施,效果将是有限的”。

二、朝美立场相距甚远

据报道,此次美国宣布重新把朝鲜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理由是:

*朝鲜持续的核导开发“威胁世界和平”;

*今年2月,被指认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兄长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被“毒杀”,美国认定这一事件为朝鲜所为;

*美国指责朝鲜对瓦姆比尔人身虐待,对其死亡负有责任(6月,被朝鲜以“从事反朝敌对活动”罪名被判处15年劳动教养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在昏迷状态下被送回美国,6天后死亡);

*朝鲜与伊朗合谋研发核导武器。

对于美国的这些“理由”,朝鲜历来都持否认立场,认为这是美国歪曲事实、抹黑朝鲜、奉行敌视朝鲜政策的具体表现。

韩国媒体认为,美国此次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理由是“表面的”,其真实的原因在于朝鲜“不理会美国的对话要求,通过中国进行间接的说服也没有效果”。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多次表述的对朝“四不”政策(不颠覆朝鲜政权、不推翻朝鲜制度、不促进半岛统一、不越过“三八线”侵略朝鲜)没有获得朝鲜的回应;特朗普在不久前的亚洲之行中表示“也许会与金正恩成为朋友”也没有得到朝鲜的反馈。

按照蒂勒森的说法,美国和朝鲜保持着两三个对话渠道,但是,据美国高级外交消息人士透露,这两三个对话渠道“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但是,把朝鲜“不理会美国的对话要求”视为是美国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真实原因”,仅仅是一面之词。

在朝鲜看来,美国对朝实行“极限施压”政策,动员世界各国降低甚至断绝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停止与朝鲜的经贸往来,在国际社会彻底孤立朝鲜,并动用大批战略武器在半岛周边进行武力示威、威胁恐吓,一直宣称包括军事手段在内的“所有选择都摆在桌面上”,甚至把朝鲜政权称为“杀人政权”,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宣布“彻底摧毁朝鲜”,说明美国敌视朝鲜政策毫无变化,反而变本加厉,其所谓的“四不”政策没有任何具体行动,只是一种“误导舆论的欺骗”。

8月,围绕对关岛“包围射击”的较量,以及9月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展开的最高级别的“舌战”,都如实表明朝美之间立场相距甚远。

这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有分析认为,美国此次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一方面,美国一再暗示的军事打击方案在国内外都遇到很大阻力,特朗普11月亚洲之行中,除了日本之外,在其他国家都没有获得响应。

在军事打击手段难以实行的情况下,美国只能选择通过采取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方法持续地、彻底地孤立朝鲜,迫使朝鲜就范。

用特朗普的话说,这是“对朝鲜实行最大施压的一环”;用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的话说,这是“对朝战略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今后无论是对朝动武还是对话,“支恐国家”的标签都是“有用之物”。

在动武时,“支恐”是最大的罪名,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在对话时,从“支恐国家”名单中除名是美国可以讨价还价的一张牌。

这样的分析或许更有说服力。

三、再搞核试验还是“口水战”?

美国此举可能直接导致朝美关系将再次出现紧张局面——对话的可能性降低,对抗的烈度加大。

自9月15日朝鲜试射中远程弹道导弹“火星-12”之后,2个多月来,朝鲜没有进行新的射弹活动,半岛局势也呈现出难得的平静。而这种平静很可能因美国此次的举动而打破,半岛局势再次进入危机状态的可能性大为增加。

早在今年3月,美国出现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动向时,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就发表谈话称:朝鲜“与恐怖主义毫无关系。企图给朝鲜贴上‘支恐国家’标签是对我国病态性的敌视态度的表现”。

发言人称,如果美国再次给朝鲜贴上这个标签,朝鲜将“(使美国)痛彻地感受到对我国尊严发起挑衅的代价将是多么沉重”。

这显示,朝鲜很可能在以下两方面采取对应措施。

一方面,美国此次的举动给了朝鲜再次进行核导试验的最好借口。

每当美国发出威胁性言论,或者举行美韩联合军演之时,朝鲜都反复强调将进一步加强核遏制力。金正恩为朝鲜核导能力设定的目标是“实现与美国的实质性力量均衡”。他已数次表示,朝鲜的“国家核武力化几乎到达终点”“要举全国之力直到胜利结束”。

有分析认为,为了使国家核武力化“到达终点”并“实现与美国的实质性力量均衡”,朝鲜还会选择时机进行新的核导试验。

现在,美国似乎把这个时机送上门来了。

另一方面,朝鲜暂不进行新的核导试验而选择“口水战”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特朗普是“口水战”的“能手”。继9月的美朝“口水战”后,特朗普11月初访韩时在韩国国会发表演讲,对朝鲜的社会制度进行了猛烈抨击。

此次特朗普在宣布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时,又攻击朝鲜政权是“杀人政权”,再次挑起了“口水战”。

韩国媒体认为,鉴于美国此次的举动只是象征性的,几乎不会产生实际效果,朝鲜也很可能用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之类的“口水战”加以回应,而不采取武力示威行动。

此外,朝鲜还需时间解决洲际弹道导弹弹头再入大气层的技术问题。

加上美国的核动力航母今年来时不时出现在半岛周边海域,朝鲜此时采取高强度的行动可能带来美国的强烈反应,这是朝鲜不得不顾及的事情。

四、朝核问题并没有走进死胡同

美国此次的举动显示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向“极限施压”方向的转变。这将使对抗的气氛高涨而对话的氛围萎缩,使半岛局势进一步逼近临界点。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话解决问题走进死胡同。

在朝核问题产生以来的20多年时间里,半岛始终存在“战与和”的问题,特别是近些年来,局势常常处于“战与和”的临界点,但是却没有走上“战”的道路,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战”违背时代潮流,不得人心,并且,谁都承受不起“战”的后果。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10月19日报道,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受访者中,64%的美国人选择外交方式解决朝鲜问题,选择军事手段的人为32%, 56%的人对特朗普处理朝鲜问题的方法持否定态度。

10月27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参观板门店共同警备区时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半岛无核化而不是战争”。

在特朗普宣布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当天,国务卿蒂勒森表示“仍然希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这些言词显示,至少美国至今还没有放弃对话解决问题的选项。

中国和俄罗斯是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坚定的主张者和支持者,美国的盟友韩国也坚决反对用军事手段方式解决朝核问题。

文在寅总统此前多次表示“不经韩国同意任何人不能在半岛开战”。此次美国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后,韩国外交部表态称,“尽管再次把北韩列入‘支恐国家’名单,但是,韩美将为和平解决朝核问题而努力的共同立场没有变化”。

由此可见,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并没有走进死胡同,美国把朝鲜重新列入“支恐国家”名单的举动也难以扭转这个主旋律。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