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拉美国搞“印太战略”围堵中国,安倍的心愿能达成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想拉美国搞“印太战略”围堵中国,安倍的心愿能达成吗?

姜跃春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所长

发布日期:2017-11-27

特朗普到日本后,涉及到中国的问题很多,而他之后马上要到中国来,所以,怎么说、怎么做对特朗普是个考验。

特朗普东亚之行是他就任以来首次外访,东亚之行对他来说是很难的课题,因为他要去日本、韩国、菲律宾,这些国家和中国的关系都存在比较敏感的问题。特朗普到日本后,涉及到中国的问题很多,而他之后马上要到中国来,所以,怎么说、怎么做对特朗普是个考验。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他走之前先到了夏威夷,这与当年奥巴马访日去广岛形成强烈反差。应该说,从夏威夷起步是个通盘考虑和周到的安排。

一、日美贸易摩擦难以缓解

从这次访问中,就日美关系看,特朗普的对日政策有些策略上的调整。在经济层面,从过去强调日本是汇率操纵国到现在只强调汽车贸易不公平;在安全领域,从过去强调“保护费”到强调日美同盟关系对亚太安全的重要性。

但更多的是“不变”。没变的部分很明确,日美贸易摩擦始终存在,且成为历届首脑之间绕不开的问题

比如,在经济层面美国解决美日贸易不平衡的决心没有变。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把商业利益看得更重。而日美经济摩擦由来已久。从上个世纪从上个世纪70年代的纺织品摩擦,到80年代的半导体、电视机摩擦,再到90年代牛肉等农产品摩擦。到了21世纪,随着中国对外出口的增加,美国对外贸易纠纷开始转向部分转向中国,使得日美之间的摩擦得到一定缓解,但仅仅是缓解。

近年来,日美之间汽车领域的摩擦始终没有缓解。汽车领域的日本对美顺差基本占日本对美贸易顺差60%左右。所以,开放日本的汽车市场也是历届美国政府的难题。特朗普这次是单刀直入,直接指出日美之间汽车贸易的不公平性。

对这一点,他看得很重,因为日本是非常难缠的商业谈判对手,让日本在汽车领域让步也很困难。在日本市场上,90%是日本自己的汽车,剩下的10%是德国大众或者高端的品牌。日本自己的车小,节能、便利性、可操作性都跟美国的不同,美国的车大,让日本人民买美国的车,不仅政策方面日本难以让步,日本国民也没有兴趣。

所以,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问题,特别是汽车领域的摩擦短期内难以缓解。

二、日美同盟关系有所提升

从这次访问当中来看,日美同盟关系还是有进一步提升的。在特朗普访问的同时,美日部长级会议也在同步进行。日本新任外长河野太郎是日本对华友好的老一代政治家河野洋平的儿子。

最初,多数中国人认为他的上任可能会对改善两国关系有利。但是,现在看来,河野太郎作为日本新生代政治家,他的理念、政策都与他父亲完全不一样。相反,他在对华政策上的做法与安倍如出一辙,这反映出日本政治生态的重要变化。因此,中国应该如何面对日本政治的新变化?这值得深思。

对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基轴”,日本的安全靠日美同盟来保护,这是日本政治家乃至日本国民根深蒂固的理念。尽管特朗普强调日本要交“保护费”,事实上,在日美军70%以上的费用都是由日本承担的。日本在野党对此有不同看法,日本国民对此也议论纷纷。

即便如此,如果特朗普坚持增加“保护费”,安倍首相还是会追加。这是因为,在安倍看来,东亚地区的安全形势不容乐观,朝核问题越演越烈,朝鲜的飞弹不时在日本领土上边飞过,这对日本是最大的威胁。另外,中国的崛起始终是日本的“心病”,日本想的最多的是中国强大起来之后会不会称霸?会不会对日本“报一箭之仇”。

因此,日美同盟关系短期内不会动摇。

三、印太战略与日本的诉求

其实,这次特朗普来亚洲,日本的诉求很多,主要有四点:

一是希望特朗普表态日美同盟牢不可破、为提升自己在亚太乃国际社会影响力加分;

二是在朝鲜问题上强调日美一致的立场,对朝鲜形成压力;

三是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希望美国能够承诺达成拉印入盟的“菱形战略”,主控亚印两洋,对中国形成牵制;

四是劝特朗普回归TPP,如果实在不成,期待日美FTA协议。

实际上,安倍心里想的最多的是在如何面对所谓“中国威胁”的问题上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安倍的最大收获就是在所谓“印太战略”上得到了特朗普的呼应。

印太战略出自美国学者和政客,但始终没有正式提出。这次特朗普的东亚之行,尽管也想推出“印太战略”,但实际上是由安倍提出的一个概念。近年来,安倍始终在或明或暗推进“印太战略”。这不仅是他之前“自由繁荣之弧”中所谓“价值观外交”的变种,也是他精心培育日美澳印“菱形包围圈”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悉,日方正在协调将安倍政府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战略”这一外交方针作为重要议题。

此外,安倍准备向特朗普建议明年日美澳印建立首脑战略对话机制。其主要背景是中国近年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不断上升,“一带一路”建设也不断取得成果。日本想通过印太战略制约中国“一带一路”和中国在亚太地区不断上升的影响力。日本希望在亚太地区,日美共同在安全保障、经济两个方面,通过制定法支配及规则制约来牵制中国的举动。说白了,日本担心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扩充自己在亚太地区的权益,所以要用法律支配、用规则来牵制中国。

但是,“印太战略”也有很多问题。

一是缺少经济合作的支撑力;

二是从伙伴关系的角度讲忽略的东盟和韩国的存在感;

三是日美两家颇有“同床异梦”之感。

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更多的是想如何以“美国优先”的方式建立自由与开放贸易的印太概念,用来推动贸易关系,以减少双边贸易逆差为优先考虑。可以说,特朗普的想法与安倍的“初心”有本质的区别。

再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现在已经成为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经济联合的“大合唱”,不是谁要制约就能制约的了的。

当然,在得到特朗普的首肯之后,安倍会大摇大摆地启动“印太战略”,会像全力挽救TPP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到“印太战略”的运作之中。

这一点还是值得密切关注。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