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谁执政,美国都会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无论谁执政,美国都会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

楚树龙 | 清华大学国际战略与发展研究所所长

发布日期:2017-11-27

看美国不要光看总统,还要看总统周围的机构,包括整个战略界、学术界,它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些信息我们要高度重视,因为这些人是美国的战略主流,特朗普最终被这些人所影响。

看美国不要光看总统,还要看总统周围的机构,包括整个战略界、学术界,它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些信息我们要高度重视,因为这些人是美国的战略主流,特朗普最终被这些人所影响。

一、亚洲行的目的在于政策宣示

特朗普这次亚洲之行的目标不是调查摸底,要觉得是调查摸底就小瞧了美国。美国政府、社会精英和战略界这些专家学者对世界和亚洲非常了解,对美国的利益目标非常了解,所以不存在摸底调查的问题。

特朗普虽然不太了解这些情况,但除了朝核问题是当务之急,整个亚洲问题他都不太感兴趣。他感兴趣的仍是经贸问题,他的商人身份没有大的转变。

特朗普政府放弃了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TPP,美国政府相关部门、高级官员希望借用总统就任后第一次亚洲之行进行政策宣示,但最终政策宣示不具体、不充分。

从日本开始到菲律宾结束,他的重要讲话不多,在韩国国会重点谈论朝鲜,在日本不太重要的场合以较长篇幅谈美国思想战略,最重要的讲话是在越南APCE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这是他十几天访问过程中最充分最全面最综合的一次讲演。

APEC领导人开会讲话时间限制得很短,对象是20多个领导人。因此,特朗普不能长篇大论讲自己的战略。特朗普通篇讨论经贸,明确了印太地区概念的使用,但是概念具体内容没有涉及。

整个这次亚洲之行,包括在中国访问,特朗普主要讨论的还是朝鲜问题,但也没有以前充分、强硬。除了朝鲜问题以外,其他政策安全问题几乎没有涉及,主要强调的还是经贸问题。

因此,无论是各国双边会谈还是APCE工商领导人峰会,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政策宣示仅仅是提出了缺乏具体内容的印太地区战略概念,而且主要内容还是经贸方面,其实,这与印太地区概念关系不大。

二、须关注美国高级官员的态度

观察美国不能完全看总统,美国是一个庞大的机器,政府概念的宣示较为清楚。这十几天之行,我们不要光看特朗普的言行,还要看他代表团的成员——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蒂勒森和麦克马斯特随特朗普访问亚洲,但是媒体关注得不够充分,这是不对的——美国真正的政策酝酿制定源于这个层次,印太地区这个词也来源于这些人。

蒂勒森、马蒂斯、麦克马斯特在访问前和访问中一再强调印太地区政策和安全问题,包括南海问题。高级官员非常重视这些安全问题,比如:

在特朗普离开华盛顿之前,马蒂斯就非常强调使用“印太战略”这个概念;

针对杜特尔特说要更加接近中国,麦克马斯特认为这是错误的,提醒菲律宾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多次“侵害其利益”。

因此,判断美国的政策宣示,不仅要看总统,还要注意美国国会、国防部、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白宫联合出台的政策。

可以说,这次访问存在政策宣示,尽管还是初步的。但是至少提出印太地区概念,并且,这个概念虽然对特朗普而言是经贸问题,但对其他美国政府部门还是政策安全。

三、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已经初步形成

亚太地区对美国最重要,这个已经具备初步框架,但是具体内容还不清楚。

众所周知,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两个支柱:一是到2020年,美军60%的主要装备用于太平洋地区。这是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最实际的部分,把美国60%的空军海军战略力量部署在太平洋,并且新的武器装备首先部署在太平洋地区。还有就是TPP。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有个性的总统,他坚持自己的东西。安倍想挽救TPP,特朗普根本不予考虑,他非常坚持自己的观点。目前,美国的亚太战略框架或者支柱尚不清楚。除了朝鲜问题迫在眉睫,他对政治安全不是特别感兴趣。今后特朗普在印太、亚太地区的战略还有待发展、充实、具体化。

从特朗普当选一年左右的情况来看,美国新一届政府不会重复上一届政府的言辞,但这不等于他们就不同意或不推行之前的政策。无论谁执政,美国都会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而且程度会更高。

在南海自由航行方面,奥巴马一共进行过四次,特朗普执政不到一年已经四次,他执行得更频繁、力度更大,其中两次进入中国的12海里。特朗普在联大发言是重要的政策宣示,那个发言充满意识形态,与冷战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把朝鲜、伊朗、古巴、委内瑞拉、叙利亚当成敌人,讲完之后就开始讲俄中,从乌克兰问题到南海问题。

四、中国要高度重视美国政策动向

现在特朗普的政策初步形成思路,但除了经贸之外主要特点仍不清楚。然而,总统之外的整个美国政府,特别是外交安全部门高级官员,还是注重政策安全。所以,中国要高度警惕。

蒂勒森最近几个月的外交政策讲演,包括高谈阔论印太战略,认为“中美关系永远达不到美印关系的层次”。他是美国最大石油公司的长期总裁,不是政治家。他和马蒂斯都是现任美国政府中最稳健的官员。

这么稳健的人最近大谈印太地区概念,强调南海问题,以及中国的社会形态意识、社会制度跟美国不同,这些信息要高度重视,因为这些人是美国的战略主流,特朗普最终被这些人所影响。

所以说,看美国不要光看总统,还要看总统周围的机构,包括整个战略界、学术界,它是联系在一起的。

特朗普这次亚洲行,在中美关系方面有以下一些积极迹象:

特朗普并未大谈贸易战,谈的很少;

在朝鲜问题上,他也没有发出更加强硬和离谱的言论;

并未提及民主人权和南海问题。

此外,从海湖庄园会谈开始,美国就事先要去不发表联合声明和回答记者提问。美国担心中美对一些话语存在不同理解而造成误解,进而产生对美国不利的后果。长期以来,美国是务实的,不愿意拘泥于形式——美国不在乎形式,特朗普更不在乎。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