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会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美国真的会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吗?

余万里 |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区域研究院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7-12-21

从诸多前例可见,提法的改变也就仅此而已,无关中美关系大局——鉴于两国之间现实存在的广泛的共同利益基础,无论话说得多“狠”,中美关系合作的空间依然广泛。

12月18日, 美国白宫发布了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提到中国33次。

实际上,美国如此重视中国,也是对中国国力上升的一种肯定。

有不满就该大声说出来,但是对这份“作业”本身,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

12月18日, 美国白宫发布了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提到中国33次。

19日,针对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的涉华内容,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敦促美方停止故意歪曲中方战略意图,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等过时观念。

一时间,有些媒体“一窝蜂”地对此大加猜测——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是不是会趋向强硬?中美关系的画风是不是要变了?

其实,这份“例行作业”之所以赢得了如此之高的“人气”,一方面,来自这届总统先生的“个性魅力”;另一方面,特朗普本人在有意识地高调宣传这份报告,在更大程度上是惯用伎俩,通过夸大外部威胁凝聚美国公众,从而加强大家对其内外政策的支持。

1.美国总统的例行作业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美国总统向国会提交的政策性文件,报告本身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却是总统任期内关于军事、外交、经济以及其他涉及国家安全的政策指导性文件,因此,往往会引起广泛国内外的关注。

目前为止,共有6位美国总统发表了16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按照起初的规定,总统每年都要交一份“作业”,里根交了两份(1987-1988),老布什交了两份(1990-1991),克林顿交了7份(1994-2000)。

从2000年开始,根据新的国防授权法的规定,该报告改为每四年发表一份。

数量减少了,相应的分量也就加重了。

“宣战书”与“辩护词”

其中,小布什政府的两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02、2006)都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特别是2002年9月发表的报告处在“911”事件尘埃未净的时候,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中旗开得胜,这份报告提出了对“无赖国家”和恐怖分子“先发制人”打击战略,基本上就是一份针对伊拉克萨达政权的“宣战书”。

四年之后,2006年,小布什继续在报告中强调“先发制人”的必要性,不过在伊拉克泥潭越陷越深的背景下,国内对反恐战争的质疑声四起,这份报告更像是一份“辩护词”。

有时存在感很低

2010年,奥巴马推出任期内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删除了“全球反恐战争”、“伊斯兰极端份子”以及“圣战者”这些刺眼的词汇。

不过,大家只关注到“先发制人”不见了,报告提出的“国家复兴和全球领导地位”、“恢复和确保21世纪美国实力的基础” 、“全球多边主义”等核心概念好像都没引起人们的注意。

2015年,奥巴马任内的第二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存在感也很低,只写了区区29页。

一般来说,新总统的第一份报告引发的关注度会高一点,毕竟会有开局的新鲜感,而如果有第二份的话,通常也就是老调重弹了。

由上可知,同样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实际政策的含金量却是因人因时而异。

2.相对杀气弱了些

特朗普刚刚推出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引发关注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在执政的第一年,他已经给美国以及全世界制造了太多的“意外”和“震撼”,人们希望能通过这份报告洞察其安全战略的走向。

另外,其实特朗普本人也在有意识地高调宣传这份报告,意在借机凝聚公众对其内外政策的支持。

应该说,这份报告从态度上看还是很认真的,全文55页,将执政团队的政策理念都融进了报告里,带上了鲜明的特朗普烙印——“这份国家安全战略将美国置于第一位。”

在“美国第一”的统领下,报告将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界定为四个方面:

保护美国人民、国土和美国生活方式;

促进美国的繁荣;

凭借力量维护和平;

增进美国的影响力。

如同过往的几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一样,这份报告最终也是一锅大杂烩,政治、军事、外交、经济、传染病、网络、技术创新等各方面的内容都可以被定义为安全的问题。

比较过往的几份报告,这份特朗普版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具体内容上并没有太多新鲜的内容,作为一份政策说明文件,其中也不会有太多具体的政策细节。

区别主要在轻重缓急的排序以及措辞行文风格方面。

例如,报告将防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列为首要威胁。

实际上自“911”事件以来,警惕“恐怖主义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结合”是美国各类国家安全报告永恒不变的主题。

在这份报告中,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得到了格外的强调。

同奥巴马时期比较,报告的党派分野一目了然——民主党历来重视国际合作,关注气候变化之类的非传统问题,手段上偏向多边主义;而共和党向来强调现实主义的大国竞争,重视传统的军事安全,偏向单边主义。

不过,同小布什时期相对,这份报告的杀气和指向性还是弱了一些。

3. 一个称呼而已

中国在这份报告当中被提到了33次。

这个频率并不令人意外,在小布什的两份报告中,“中国”被分别提及25次和28次。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第一次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第一次被冠上了“战略对手”的称号。

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的实质性改变,但确实在提法上出现了突破。

类似的一个表述出现在小布什竞选期间,中国被他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然而,随着“911”事件的发生,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反恐,需要中国的配合,这个提法并没有被写入《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到了小布什执政的后期,中国不仅不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反而变成了小布什口里的“建设性合作者”。

就在不久前,特朗普在访问北京时表示:

“美中关系是伟大的关系,美中合作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对解决当今世界重大问题也十分重要。”

从诸多前例可见,提法的改变也就仅此而已,无关中美关系大局——鉴于两国之间现实存在的广泛的共同利益基础,无论话说得多“狠”,中美关系合作的空间依然广泛。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