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炮弹”重创多国,霸权之火愈烧愈烈-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美元炮弹”重创多国,霸权之火愈烧愈烈

田聿 |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发布日期:2018-06-22

发端于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的“十年大恐慌”,非但没有弱化美元的地位,反而增强了相关国家和地区对美元的依赖程度——美元霸权之火愈烧愈烈。

对美国而言,独霸天下的美元就是其最有效的战略武器。

发端于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的“十年大恐慌”,非但没有弱化美元的地位,反而增强了相关国家和地区对美元的依赖程度——

美元霸权之火愈烧愈烈。

此轮美元回流导致的金融动荡,成了引发阿根廷、俄罗斯、伊朗等国危机的导火线。

一、极力吸引美元资本回流

特朗普总统在竞选的时候提出了两个口号,一个是“美国优先”,另一个是“让美国再次伟大”。

在特朗普看来,美国经济状况不理想的原因主要在于美国为其他国家做了太多“贡献”——

美联储此前多轮量化宽松增加的美元有很多并没有用于发展美国自己的经济,而是流向了国外,成了其他国家经济发展的“燃料”。

这个观点是否正确且不论,近期,美国政府实实在在地按照这种思路和逻辑在金融市场上发力,试图让美元回到美国。

2017年10月以来,美联储已让其4.5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每月减除100亿美元,以换取现金,用于支持其后续的金融操作;同时,减少此前QE(量化宽松)释放的过量流动性。

这笔巨额债务,正是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通过债券购买计划积累出来的。

此外,美国财政部还在央行存入越来越多的现金;正在落实的美国税改,也将促使美国企业将囤积在海外的部分现金汇回国内。

通过上述种种措施,美国正在极力吸引美元资本回流,为其国内经济发展输血。

国际清算银行(总部位于瑞士)的研究人员发现,每当美元变得稀缺,美元借款成本就会上升,呈现出全球信贷紧张的态势。

在国家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美国此番对美元的争抢,将严重伤害到过于依赖美元储备的国家。

美元外流造成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减少,必然会严重影响其抵抗金融风险的能力。

深受东南亚金融风暴之害的各国就是前车之鉴。

如今,许多国家市场闪烁着美元稀缺的“红灯”,投资者和企业用来获取美元的货币互换利差已跃升。

这将进一步加剧对美元的争抢,而这种争抢将严重伤害到非美国银行,因为美元稀缺会导致它们的美元借款成本上升。

目前,阿根廷、巴西、意大利、土耳其、俄罗斯、伊朗等国正在饱受煎熬。

二、阿根廷:资本“出逃”停不下来

2001年,阿根廷因拖欠国际债券被排除在国际信贷市场之外。然而,这个国家急需资金去建设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其中,电力建设需求尤为紧迫。

当时,马克里的前任克里斯蒂娜采取补贴电价的对策,结果,除了给国家预算雪上加霜之外一无所获。

为了走出窘境,马克里计划“双管齐下”,通过减少补贴、扩大出口的方式筹措资金。

然而,瑞银报告显示,阿根廷出口额九成以上是由初级产品或者基于自然资源的工业产品构成,对高附加值商品(如电子产品和汽车零部件)的进口却在逐步扩大。

这使阿根廷的一些产业陷入了恶性循环。

举个例子,为了更快地获得美元,阿根廷农场主急于出口未加工的大豆,导致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因缺乏订单纷纷破产。这反过来又让阿根廷缺少在本地加工大豆的能力,只能向国外出口原材料。

这种“剪刀差”造成阿根廷经济出现“逆发展”趋势——从一个工业化国家倒退回资源和初级产品供应国。

为缓解经济压力,2016年以来,阿根廷反复游说美国金融集团、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恳请他们“拉自己一把”。

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只有中国向阿根廷提供了270亿美元左右的贷款。

在这种背景下,美元外流引发的汇灾,无异于给本就捉襟见肘的阿根廷经济火上浇油。

从今年4月26日开始,在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里,其本币比索相比美元贬值11%,算上2018年初以来的跌幅,比索对美元贬值达35%!

造成这一现象的最直接原因就是国际资本大量抛出比索,从阿根廷的金融市场上收购美元。

这些美元的绝大多数正在流向美国。

为了遏止美元外流,在听取财政部和央行汇报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不得不同意三次加息,将基准利率提高到40%。

这意味着阿根廷国内工商业通过贷款获得融资的途径大幅缩小,整个国家的“冠状动脉”面临栓塞,事实上进一步恶化了阿根廷的经济环境,加剧了资本市场的动荡。

因此,尽管阿根廷国家电视台反复播放公益广告“我们没有失去信心”,但是其资本“出逃”却根本停不下来。

直到今年6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才与阿根廷达成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条件极为苛刻:

阿根廷政府必须执行更严格的财政紧缩和监管政策,加快削减财政赤字。

这也意味着阿根廷政府不得不持续削减社会福利,很可能激化社会矛盾,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三、俄罗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4月9日,俄罗斯卢布汇率瞬间崩盘,俄罗斯RTS股市指数当天暴跌11.44%。

俄罗斯是美国制裁之下的最大经济体。

美国纽约长期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迈克尔·哈德森一针见血地点明,美国孤立任何国家的第一步,都是不允许它们与西方进行金融交易。

俄美贸易额少得可怜,俄罗斯的国际贸易利润主要来自对欧洲各国的能源贸易。

于是,美国利用国际清算中心地位,借助此前多轮量化宽松(QE)、扭转(OT)等措施给欧洲带来的震荡,以金融手段绑架欧洲盟友,形成制裁联盟,成功地阻止了俄企在西方金融市场融资。

尤其是遏制其能源企业用于开发北极、深海和页岩石油项目的融资,从而消除俄罗斯扩大对欧能源贸易规模的可能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从2014到2017年,美欧制裁累计给俄罗斯GDP造成约9%的损失,有效地减缓了俄罗斯经济恢复的速度。

俄罗斯的经济欲振乏力以及欧美对其的制裁,必然会导致欧洲各国的资金只能流向美国,进一步帮助美国回流美元。

而对俄罗斯来说,局面则面临进一步恶化的危险。俄央行称,年内,该国企业及银行有多达1280亿美元债务到期,估计大部分寡头无力还债。

在经济较为繁荣的时期,俄政府为避免工业资产落入外国人手中,向本国寡头们提供了大笔短期信贷援助。

然而,到目前为止,俄经济仍然深陷衰退,寡头们的业务毫无起色。

如果到期无法归还债务,那么,他们的企业将被收归国有。

为此,俄矿业寡头杰里帕斯卡等人已向克里姆林宫提出建议:将旗下资产合并成一家国有大财团,以换取政府拯救。

也就是说,这些寡头自愿推翻他们当年赖以起家的企业私有化。

这固然能够加强俄罗斯政府对于关键企业的控制,但也意味着俄政府需要面对新增的无数问题——

这家“国有大财团”的结构调整、工人安置、设备更新、技术升级……

这一切,都需要俄政府来买单。

然而,“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俄政府眼下亦拿不出太多资本。 

四、伊朗:被“掐住脖子”的里亚尔

伊朗面临的形势也不乐观。

自从撕毁伊核协议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全面切断伊朗银行与外部金融机构的业务联系。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爱德华·菲什曼提到,特朗普政府采取了“更聪明的制裁”,那就是用金融手段破坏伊朗经济,进而达成地缘政治目的。

目前,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联手推出破坏伊朗经济的措施,核心是切断伊朗大银行与全球金融体系的联系,禁止其海运船队进行商业保险。

随着美国再度拧紧制裁按钮,除了伊朗央行,伊朗已有74%的国有银行和48%的私人银行被列上美国的“黑名单”,美欧主要银行都被禁止与它们发生业务往来。

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一旦被发现与上述这些伊朗银行“眉来眼去”,也将立刻被美方列入“黑名单”。

美国前副财长戴维·科恩将其称作“对银行的死刑”。

特朗普扬言退出伊核协议之后, 5个月里,伊朗里亚尔的币值损失了约1/4!

同时,伊朗国内的通货膨胀率已高达19%,食品价格近几个月内上涨了30%!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取得成功后,伊朗人一直将币值坚挺的里亚尔视为“大国标志”,即便在两伊战争中,拒绝贬值的里亚尔也是一个象征——以此告诉伊朗民众和全世界,德黑兰政权有能力保证整个国家的强大与稳定。

然而,里亚尔币值的高估,也使伊朗实际执行“鼓励进口,削减出口”的战略。

伊朗城市较富裕阶层长期喜欢消费进口商品,本国制造业因此受到压抑,这也造成该国大量资源被投入商业领域而非制造业领域。

同时,德黑兰为了实现“经济正义”、调节贫富差距,进行了大规模的财政补贴,包括对居民的食品补贴以及能源补贴,等等。

因此,伊朗需要大量的财政资源用以维持其巨额补贴。问题在于,除了原油出口,伊朗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能够在国际市场上赚取外汇的工业制成品来获取财政资源。

这样一来,伊朗整个国民经济对原油出口的依赖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正是可以被美国拿捏住的地方。

通过与中东主要产油国的紧密联系,美国事实上掌控着国际石油市场。为了应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离心倾向,美国还在前几年启动了本土的页岩油产业。

尽管页岩油产业还只是刚刚起步,但美国通过其对国际舆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控制,成功地把页岩油变成了新的控制国际石油市场的杠杆,并以此来打击伊朗、俄罗斯等依赖石油出口的对手,进而成为其在金融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助手。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