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内斗油价波动,美国挑衅恶化市场环境,中国要稳住!-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OPEC内斗油价波动,美国挑衅恶化市场环境,中国要稳住!

王诚 |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湾阿拉伯国家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公众号“译读海湾”创办人

发布日期:2018-06-27

在新一轮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谈判中,俄罗斯、沙特支持增产,伊朗、委内瑞拉等则希望维持高价,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也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在新一轮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谈判中,俄罗斯、沙特支持增产,伊朗、委内瑞拉等则希望维持高价,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也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OPEC内部共识正在破裂瓦解,作为OPEC实际领导人,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大臣哈立德·法利赫坦承:会前局势紧张,“石油行业一直受到政治的影响”。

实际上,继续减产或增产都会引发风险,OPEC也感到左右为难。

而美国挑起的针对中国以及欧盟的贸易战,恶化了国际贸易环境,无异于给本就复杂多变的国际原油市场形势火上浇油。

在分歧重重的情况下,国际原油市场能否保持稳定?

超级OPEC如果真的建成,中国要怎么办?

一、会议进程步履维艰

6月18日、19日,在OPEC经济委员会和技术委员会分别召开的超过12小时的漫长会议上,相关各方未能达成任何共识。 

6月22日,原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14个成员国代表于维也纳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达成一致,决定自今年7月起适当增加原油产量。

6月23日,24个OPEC与非OPEC主要产油国代表于维也纳举行的“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oint Ministerial Monitoring Committee, JMMC)”第9次会议上对外发表的声明显示:

自减产协议于2017年初生效以来,全球原油总需求增长已经超过了300万桶/天;同时,来自于减产协议缔约国的总供给则下降了280万桶/天。

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OPEC内部评估结果显示,如果不采取必要措施,今年下半年,原油供应缺口将不可避免地触及170万桶/天的高位。

鉴此,与会各方经过讨论,认为应当通过释放正确的原油供给量以促进市场供需平衡。

遗憾的是,虽然增产的选项已然“摆在了桌面上”,但是,截至目前,只能从当地时间6月21日晚结束的OPEC研讨会反馈信息窥到一些端倪:

在沙特与俄罗斯的密集斡旋游说下,绝大多数与会国家似乎已基本接受了日均增产100万桶的方案;

在OPEC秘书处同意在会议声明文件中加入“反对美国单方面制裁”的条款后,伊朗将有条件地接受增产安排;

考虑到委内瑞拉等国未来产量的减少,实际增加有效供给约为每天60万桶左右。

然而,上述数字只是反映了相关国家的意向,目前,尚无官方声明宣布增产的具体数字、各国相应的配额以及具体执行方案。

此次与会各国极有可能于今年9月再度召开会议,以决定是否逐渐终止减产协议。

这种情况引发了外界对于该组织成员国内部仍存分歧的猜测,进而对该组织的发展前景产生质疑。

那么,此轮OPEC会议进展为何如此艰难?

二、内外压力“黑云压城”

对于此次会议,国际知名能源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首席石油分析师阿里塔·森(Amrita Sen)称:

“这是长久以来最具政治意义的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也可能是近年来最困难的一次会议,算得上是法利赫面临的一次大考。

一旦处理不当,不仅会破坏与美俄中印等世界大国间的合作关系,还会暴露欧佩克内部分歧,削弱该组织对国际原油市场的控局能力。” 

正如这位分析师所言,OPEC在此次会议前夕不仅面临着内部成员国间的政治经济矛盾分歧,也还承受着来自于美国、中国等的外部压力。

作为OPEC实际领导人,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大臣哈立德·法利赫坦承:会前局势紧张,“石油行业一直受到政治的影响”。

自2017年初减产协议实施以来,全球巨大的原油供给过剩已得到了大幅度的消除,地缘政治风险无疑已成为目前影响油价波动的主导因素。

一方面,沙特与伊朗这两大OPEC成员国之间的政治矛盾是焦点所在。

众所周知,近年来,两国在中东地区事务中的较量与对抗全面升级。前不久,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重启对德黑兰的严厉制裁,亦离不开沙特背后的推波助澜。

因此,外界普遍将此次OPEC会议视为两国争夺地区霸权的延伸——将“战场”转移到了国际原油市场。6月19日,伊朗石油部长Bijan Zanganeh关于抵制任何增产方案的强硬表态,被看作是对沙特的“报复”。

另一方面,美国影响是OPEC各国无法忽视的主要因素。

此次OPEC会议虽在维也纳召开,但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美国却成为与会各国绕不开也避不过的地缘政治风险最主要来源。 

华盛顿单方面向伊朗、委内瑞拉等重要产油国施加制裁,引发了外界对于上述两国被迫减产的担忧,造成了国际原油市场当前的紧张局势;特朗普总统出于中期选举需要,通过惯用手法在推特上发文抨击OPEC“人为推高国际油价的做法不可接受”,并利用其与沙特等国的盟友关系,施压OPEC平抑油价。

此外,美国近期挑起针对中国以及欧盟的贸易战,恶化了国际贸易环境,无异于给本就复杂多变的国际原油市场形势火上浇油。

同时,国际油价在OPEC方面刻意推动及地缘政治风险的催化下持续上涨也已严重伤害到中国、印度等主要原油进口国的利益,进而引发这些国家的关切与不满。

为此,哈立德·法利赫不得不在近期先后致电印度、韩国、中国等国能源事务主管官员,承诺沙特将与其他主要产油国确保市场充足供应以及合理价格。

三、各国都打着“小算盘”

咨询公司(IHS Markit Ltd.)的资深观察员Roger Diwan认为:

“OPEC内部共识正在破裂瓦解,因为矛盾分歧众多,想要协调俄罗斯、沙特、委内瑞拉和伊朗的立场简直难如登天”。

俄罗斯和沙特谋划“超级OPEC”

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沙特正努力说服OPEC和非OPEC主要产油国提高产量,以满足2018年下半年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沙特能源部国务大臣阿卜杜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在维也纳表示,“我们将尽一切努力以维持市场稳定,确保不会出现原油供应短缺的情况发生”。

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称,“全球原油需求通常在每年三季度的增速最快……如若我们不能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国际原油市场或再次失衡”。

当然,这两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能源主管官员,其野心远不止于单单的减产协议。 

根据彭博社报道,沙特与俄罗斯正在考虑邀请此次与会的所有24个国家加入一个拥有独立章程和秘书处的常设机构——“超级原油输出国组织(super-OPEC)”。

在6月23日的JMMC小组会上,诺瓦克称,“我们需要通过一项更广泛和更持久的战略安排来建立并维持既有的成功合作模式”。 

于是,沙特与俄罗斯共同主导了这场JMMC小组会的谈判进程,这似乎暗示着新设想的组织架构将一改OPEC每国一票的平衡原则,转而根据国家产能和实际出口量而赋予其相应的投票权重。 

对于沙特而言,与俄罗斯共建超级OPEC不仅能进一步拉近与俄罗斯之间在能源甚至其他领域的战略合作关系,有利于该国推动实现平衡外交,更可通过新机构的权重设计,削弱伊朗等主要竞争对手在现行OPEC规则下的影响力。

对于俄罗斯而言,新的合作关系可增强其在全球原油市场上的话语权,增加其与美国等国在政治外交谈判中的筹码。

伊朗、委内瑞拉和伊拉克希望维持高价

相比之下,伊朗因遭受美国经济制裁、委内瑞拉因国内经济动荡而陷入产量下跌的困境,为此,两国希望国际油价始终维持高位,以弥补出口收入损失。

作为OPEC油生产国,伊拉克也希望保持当前较低产量水平。

原因很简单,伊拉克是2017年以来唯一未严格遵照配额生产的国家,它希望继续借助这种“作弊”行为牟利。

阿联酋、科威特、巴林与阿曼摇摆不定

在与会24国中,同属海湾国家板块的阿联酋、科威特、巴林与阿曼态度最为暧昧。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沙特过于在意美方增产抑价的要求,而且偏重于与俄罗斯间的协调配合,忽略了传统盟友,这4个主要产油国很不满。

四、国际油价高位震荡

受此次维也纳会议的影响,截至6月22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04美元,收于每桶68.58美元,上涨4.64%;

8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5美元,收于每桶75.55美元,涨幅3.42%。

OPEC宣布增产,却导致了油价上涨。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能源行业历史学者Ellen R.Wald认为:

增产幅度较预想中更为温和,首先确保了油价不可能大幅下跌;

增产是长期过程,虽然增产将从7月开始,但实际到位仍需一段时间;

增产的品类与市场需求不匹配,国际市场需求最大的为轻质低硫原油,而以沙特为代表的增产潜力较大国家,未来能够增加供应的多数为高硫原油和重油。

综上来看,国际油价在短期内或呈现震荡上扬的态势。

在进入7月后,随着有关国家增产安排逐渐落实,油价或将有所下滑。

考虑到两个重要因素:沙特阿美公司IPO估值前景(受累进税率影响,当国际油价由60美元/桶增至80美元/桶时,IPO估值不升反降),以及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临近前平抑油价的诉求关切,不高于80美元/桶的油价应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对此,卡塔尔前任能源大臣阿卜杜拉·本·哈马德·阿尔阿提亚(Abdullah bin Hamad al-Attiyah)明确提出,国际油价的合理区间应在70-75美元/桶。

五、中国需警惕原油供应安全

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68.7%,2017年进口原油4.2亿吨,其中56%来自于OPEC国家。

考虑到目前我国原油价格参照国际定价体系的实际情况,如果油价大幅上涨,必将增加经济运行成本、抑制投资和消费,进而影响经济增速、物价稳定和相关产业发展,同时增加原油及与油价密切关联的商品进口成本,加重下游行业和消费者负担。

彭博社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子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的测算显示,当油价稳定在原油主要生产国普遍能够接受的70-75美元/桶区间,我国国内通胀率预计将由2017年的1.6%攀升至今年的2.3%。

除去油价波动外,我们更需关注的是,OPEC与非OPEC主要产油国间的减产合作正逐渐进化成为一种常规机制性安排。

如若超级OPEC真的建成,我国对其原油供应的依存度则将逼近80%。未来一旦其政策发生较大调整,必将给我国原油供应安全造成重大影响。 

为此,中国今后需要重点做好以下六方面工作:

加速优化能源使用效率,坚持“节约”、“高效”并重原则,控制能源消费总量;

加快提升国内油气产量,积极推进页岩气、深层与深海油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

构建海外油气供应多元体系,提高境外资源及陆海能源通道的安全保护能力;

大幅提升清洁能源供给比重,降低对传统化石能源的依赖度;

打造完备的国内炼化及储运基础设施;

进一步完善原油储备制度,加快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建设。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