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美女代理人如何打进了美国保守派核心圈?-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俄罗斯美女代理人如何打进了美国保守派核心圈?

李峥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07-24

美国FBI联邦调查局的证词指责玛丽亚为“俄罗斯秘密特工”。这项政治渗透指控可能让玛丽亚在美国监狱里待上5年之久。而外界更好奇的是,这位单枪匹马的女士是如何打进美国保守派核心圈的呢?

在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同时,29岁的俄罗斯女性玛丽亚·布提纳(Maria Butina)步入了美国华盛顿联邦法庭的被告席。

这位年轻貌美的女士面临着美国执法机构两项刑事起诉:

一项是阴谋罪,认为她在美国执行一项“秘密计划”;

另一项是非法为外国做代理人,这其实就是间谍罪名。

在美国,如果帮助外国对美国社会实施任何影响活动,都必须向美国司法部长进行注册,否则一律视为“间谍”。

美国FBI联邦调查局的证词指责玛丽亚为“俄罗斯秘密特工”。执法机构的指控是,玛利亚试图同美国有影响力的人士发展关系,并渗透进美国政治团体。

这项政治渗透指控可能让玛丽亚在美国监狱里待上5年之久。

而外界更好奇的是,这位单枪匹马的女士是如何打进美国保守派核心圈的呢?

 

玛丽亚·布提纳(Maria Butina)

一、硬气的红发女郎发起了持枪权行动

玛丽亚·布提纳有着典型斯拉夫女性的外貌特征,身材高挑、眼神坚韧,一头金发被染成了红棕色,更显得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场。

出生于1988年的她是苏联的“遗腹子”,但并没有吃过苏东剧变的苦。玛丽亚家境优越,父亲是一名生产家具的企业家,母亲也是工程师,家族生意在俄罗斯时期反而日渐红火。21岁时,玛丽亚已经贷款创办了自己的家具零售企业。

玛丽亚自小就显示出从政的天分。19岁时,她就被选入俄罗斯阿尔泰边疆区公民院成员,参与地方参政议政活动。

2011年,玛丽亚搬到莫斯科居住,加入了“统一俄罗斯党”的青年组织“统一俄罗斯青年卫队”。玛丽亚在这个普京总统的“官方粉丝团”中快速跃升,被俄联邦参议员、俄罗斯央行副行长亚历山大•托申相中,成为托申的助手。

在美女如云的俄罗斯,玛丽亚脱颖而出靠的是一股硬气。

她出身于俄罗斯边疆地区巴尔瑙尔,自幼就热爱打猎和枪支。在社交媒体上,玛丽亚经常展示持枪的自拍照,从手枪、自动步枪到狙击步枪应有尽有。

2011年,她在莫斯科成立了自己的持枪支持者组织——持枪权行动,这一新兴的非政府组织借助“统一俄罗斯青年卫队”和托申的支持迅速壮大,到2015年已有超过1万名成员和76个办事处。该组织曾经向俄罗斯议会游说扩大俄罗斯国内的持枪权范围。

有美国媒体认为,玛丽亚的组织表面上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统一俄罗斯党”和普京的民间武装。该组织数以万计的成员几乎都是俄罗斯价值观最为保守、行动最为激进的人士,而且他们手里还都有枪。这使得玛丽亚很难与俄罗斯政府脱离干系,在她踏上美国土地的第一刻,就成为了美国反间谍机构的重点关注目标。

 

二、美色、权贵、认同——通往美国保守派高层的道路

作为托申的助手,玛丽亚2014年随他一起赴美参加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的年会。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在美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右派组织,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团体之一,与广大反对枪支泛滥的人民群众形成直接对立。但是,NRA在美国政府中有很大的游说能力,甚至被认为是对美国政治最有影响力的民间组织。

托申长期给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捐钱,被NRA高层奉为上宾。

从2011年起,托申每年都参加NRA的年会,并且希望为美俄两国的持枪运动者牵线搭桥。

2013年,托申邀请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前主席访问俄罗斯,参加玛丽亚的“持枪权行动”的年会,玛丽亚以俄罗斯持枪权青年领袖的身份被介绍给NRA高层。

2014年,玛丽亚不仅参与了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并且作为嘉宾参与了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女性领袖午餐会,结识了众多美国女性名流。

有报道称,她在这场午餐会上讲述童年在西伯利亚森林狩猎的故事——她的父亲如何教她和她妹妹去捕猎熊和狼。这个故事让在场的不少宾客印象深刻。

2015年和2016年,玛丽亚再次获邀参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并且成为了年会“自由金戒指”晚宴的宾客,该晚宴通常只为捐款超过100万美元的贵宾开放。

这一铺垫让玛丽亚在美开展活动变得顺理成章。

2016年8月,玛丽亚以留学生身份获得美国长期签证,在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美国联邦法院的起诉书上称,玛丽亚在到达美国之后就迅速开展活动。

美司法机构称,玛丽亚曾经与一位56岁的美国男子同居。根据玛丽亚的社交媒体推测,此人很可能是美国右翼政客保罗·埃里克森。埃里克森曾作为助选组织人员多次参与美国大选,也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关系密切。

此外,美国法庭称,玛丽亚还曾与多名美国精英发生关系,试图借此在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谋得职位。

玛丽亚之前结识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高层也在继续发挥作用。通过引荐,玛丽亚与美国总统竞选人、威斯康星州州长沃克建立了关系。玛丽亚向后者询问如何在俄罗斯推进持枪权。

玛丽亚在社交媒体上称,她参加了沃克在威斯康星州举行的政治集会以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会。

在一次活动中,玛丽亚成功安排了联邦众议员罗拉巴克访问俄罗斯的行程,这位众议院监察委员会主席在圣彼得堡会见了托申。

有证据表明,玛丽亚曾多次试图接触特朗普的身边人,包括在一次晚宴中与小特朗普“偶遇”,并且试图在特朗普就职典礼舞会上邀请小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府高级官员会面。

玛丽亚也多次拿着贵宾卡进入保守政治行动会议的贵宾区。在这场美国最盛大的保守派会议中,玛丽亚四处交换名片,并把不少参会的美国老兵迷得神魂颠倒。

图为18日华盛顿庭审现场写生画,右二橘衣女子为玛丽亚·布提纳(美联社图片)

三、那些爱枪、反同性恋的美国人和俄罗斯人正在走到一起

相比2010年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的俄罗斯女间谍查普曼案,玛丽亚的情况更加特殊,也更具戏剧性。

让美国执法机构震惊的是,玛丽亚几乎没有用什么复杂手段就混进了美国共和党的核心圈。

甚至有一些美国媒体认为,法庭很难凭借当前执法机构公布的证据就判定玛丽亚有罪,因为她的行为是如此公开透明。在每次参加活动时,玛丽亚都会主动说自己是“一个俄罗斯人”,然后再发出名片。

执法部门很意外,在美国与俄罗斯关系高度紧张的2016年和2017年,玛丽亚仍然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一些内部活动里出入自由。

在逮捕玛丽亚后,美执法机构也将追问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和保守政治行动会议的负责人,查查这些机构的安防是否存在重大漏洞。

事实上,美国执法机构或许高估了这一事件的复杂性。

除了玛丽亚之外,越来越多的美国保守派和俄罗斯保守派正在走到一起。他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忘记了彼此的国家正在高度敌对。据美国媒体报道,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保守派非政府组织人员访问俄罗斯,寻求俄罗斯“盟友”的支持。

崇尚异性婚姻的美国全国婚姻组织的领导人布朗从2014年起四次访问俄罗斯,2013年还在俄罗斯杜马的反同性恋立法听证上作证。

美国一些宗教人士也频繁访问俄罗斯,其中一些代表人物甚至得到了普京总统的亲切接见。据相关人士透露,普京对美国方面的抱怨和宗教诉求深有同感,非常直截了当地回答了美国宗教人士的问题。

美国当地分析人士称,当今美国保守派的价值观越来越靠近俄罗斯东正教的传统价值,他们一起反对控枪、一起反对同性婚姻,甚至一起反对带有恐怖主义危险的外来移民。

美国保守派对俄罗斯态度的变化超出了传统精英的理解。

在冷战时期,美国保守派曾经是最为敌视俄罗斯、最为敌视共产主义的集团。与之相对,俄罗斯的保守势力也是每次反美游行的中流砥柱。

外界认为,是美国越来越严重的“政治正确”把美国国内的保守派推向了他国阵营,而俄罗斯保守人士也愈发自信,不再担心与美国方面的接触会面临政治渗透的风险。

以美国全国婚姻组织领导人布朗为例。布朗曾经接受过多年的反俄教育,也一度对俄罗斯有着根深蒂固的敌意。但是,他发现自己成立的机构在美国“没有市场”,其网络言论经常遭到反对者的激烈抨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布朗只能到国外寻找支持者,而他很快找到了一些来自俄罗斯的“盟友”。

这种两国保守派“大联合”的局面也体现在特朗普与普京的会面之上,这让美国进步派和传统精英的焦虑感上升到了顶点。

与其他国家不同,美国和俄罗斯几乎没有商业联系,因此,俄罗斯也不会受到美国贸易保护措施的伤害。

这让两国保守派的关系变得更加纯粹,也更有可能实现在共同利益上的联合。

一旦美俄两国的保守派相互帮衬,那么美国进步派想翻身就难了。

而玛丽亚·布提纳则成为了这场政治生死战的替罪羊。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