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事触角延伸至东南亚,意欲何为?-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日本军事触角延伸至东南亚,意欲何为?

郁志荣 |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07-26

为配合联合国维和行动(PKO)中为当地部队提供支援的行动,日本政府拟在2018年年内向东南亚地区派遣自卫队。此次,日本自卫队维和部队派遣目的地为何选在东南亚呢?

最近媒体报道,为配合联合国维和行动(PKO)中为当地部队提供支援的行动,日本政府拟在2018年年内向东南亚地区派遣自卫队。

此前,日媒报道称,2017年5月从南苏丹撤离后,日本政府再未派出自卫队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现有的14处联合国维和行动中为当地部队提供支援的行动,均在治安不稳定的地区开展。

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的日本自卫队 资料图

那么此次,日本自卫队维和部队派遣目的地为何选在东南亚呢?

为数不少的专家学者认为,其目的是为了增强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塑造本国形象。

还有一点,日本此次行动将重点放在为提升当地军队能力提供支援方面,使人不难想象日本有收买人心的企图,达到与东南亚国家抱团牵制其他国家之目的。

不过,如果冷静、理性地仔细推敲不难发现,日本此次维和行动选择东南亚并非简单地提高自身的国际形象和地位需要。如果从地缘政治和推行其海洋战略的视角来观察,能够更加清楚地找到正确答案。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7年访问菲律宾

一、日本的短板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岛国,拥有1.3亿人口,有6800多个大小岛屿,土地面积总共连38万平方公里都不到,只相当于我国的领海面积。日本人口密度极大,资源极度匮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尽管日本在2013年至2018年实施第二次海洋基本计划期间,组织相关调查机构重点进行海洋资源调查,查明在大约447万平方公里日本管辖海域内蕴藏着丰富稀缺海洋资源。

据称,新潟县附近的日本海水域及伊豆和小笠原等海域发现可燃冰矿床,在冲绳西北部海域约1600米海底发现热液矿,接近500万吨,内含铜、锌、金、银和铅等金属,以至于冲绳县在2012年公布的今后10年发展战略中,海底热水矿床就被定位于“有望推动相关产业的振兴”。

但是,当下在5000米以上的深海底开发海洋资源并非易事。在科学技术尚未发展到解决深海开采海底资源这个难题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日本求生存谋发展依然离不开世界各国的资源供应和市场销售。

换言之,世界无论哪个角落只要有风吹草动对它都能产生负面影响,只是大小程度不同而已。

无怪乎,安倍自2012年第二次上台执政之际,除了提出“安倍经济学”之外,还提出并推行“俯瞰地球仪外交”,“积极和平主义”、“价值观外交”等诸多新名词。这并非是安倍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在他第一次当首相下台之后6年“空闲”期间深思熟路,悟出的一个深刻的道理。

有人曾经比喻,日本的经济虽然已经名列世界前茅,经济体量仅次于中国居世界第三,但是建在沙滩上的楼阁并不牢靠。

因此,日本在主观上必须积极主动开展全方位的外交活动,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建立紧密友好的关系而不是紧张对立的关系,只有这样才不会动摇日本生存和发展的根基。

二、海洋战略立国

如果日本纯粹为了提高自身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地位,此次联合国维和行动中为当地部队提供支援的行动,大可不必特意选在东南亚,像过去那样到南苏丹或其他什么地方同样也能达到目的。

同样,如果认为此次维和行动主要目的是针对某区域大国,争夺在东南亚的人心和地盘,这种看法虽然并没有错,但也有点过于牵强和浮于表面了。

只有从其推行海洋战略的角度看问题,才更加一目了然。

今年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各地用不同的方式开展各种纪念活动。

日本在从明治维新至今的一百多年内,曾经先后三次制定和调整海洋战略。

第一次是19世纪中叶明治维新至20世纪中叶二战结束。日本制定并推行了对外侵略扩张的海洋战略。

侵略战争不仅给亚洲各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伤害,也给日本本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战争使得整个日本成为一片废墟,生灵涂炭。

第二次海洋战略调整是在二战之后至上个世纪末。日本在美国的直接控制下不得不调整海洋战略,变对外侵略扩张为推行吉田茂的专门从事发展经济的和平主义。

日本花了五年时间恢复元气,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经济高速成长,60年代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甚至与美国媲美。

第三次海洋战略调整始于本世纪初。日本在迷茫了20年之后,最终在2005年提出了海洋立国的新一轮战略目标。

日本随即出台了《海洋基本法》和与之配套的《海洋基本计划》等法律法规,为推进其海洋立国战略目标保驾护航。经过10多年的实践初见成效。

三、长期重视东南亚

日本无论在哪个阶段实施海洋战略,不管是战争年代抑或和平时期都十分重视东南亚国家的战略地位,究其原因:

其一,东南亚各国有丰富的煤和石油等矿产资源、大米等粮食资源以及木材、棉麻等各种战略资源,成为日本的原材料供应基地。

其二,东南亚各国与日本隔海相望近在咫尺,地理优势不仅能大幅度降低海上运输成本和生产成本,更主要的是生产安全和运输安全比起遥远的拉美地区和非洲国家更容易掌控和有保障。

其三,关键是东南亚地处海上交通运输的咽喉要道,马六甲海峡是联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纽带,也是日本海上运输尤其是进口中东石油的必经之路。

日本求生存谋发展一天都离不开海上运输,时时刻刻都在考虑如何保证海上运输畅通和安全。

马六甲海峡在日本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是其他国家无法想象和比拟的。

日本海洋问题研究机构早就未雨绸缪进行专题研究,假设由于某种原因马六甲海峡被封锁,日本石油运输问题如何解决?

因此,日本有诸多的理由与东南亚各国搞好关系,取得它们的信任和支持,以便在资源开发利用和产品生产销售经贸领域、海上运输的安全保障方面更加顺畅,更加得心应手。

马六甲海峡

四、俯瞰地球仪外交

日本提出第三次海洋战略即海洋立国,除了出台《海洋基本法》和《海洋基本计划》等法律法规之外,还根据形势的发展需要陆续推出了与其推进海洋战略实现目标相配套的小战略。其中就有新南洋战略、印太战略、俯瞰地球仪外交战略等。

日本所谓的新南洋战略,旨在通过构筑同南洋各国的紧密关系,加大与东盟各国经贸发展的力度,确保从日本蜿蜒至南洋的海上通道——这条被称为日本国际战略上的新“生命线”。

新南洋战略的具体内容包括:

首先,南洋各国都与日本隔海相望,体现了“进取性”和“开放性”的价值,能够成为日本的“友邦”国家,完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其次,日本学界建议政府展开以“海洋外交”为基轴的新南洋战略,其重要课题是修改现行宪法,实现可以重新向海外派遣军队。

再次,建议成立所谓“西太平洋海岛诸国家会议”,其成员包括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共和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巴布亚新几内亚、日本、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并邀请台湾当局作为观察员参加。

实际上,新南洋战略理论是以所谓的海洋国家划线,旨在建立包括台湾当局在内的政治和军事同盟。

在日本,广义的“南洋”包括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地区,狭义上是指菲律宾以南、缅甸以东的太平洋沿赤道南北的太平洋岛屿。

近年来印度与日本的互动也日渐频繁 资料图

我们再来看日本提出的印太战略究竟为何物?

人们对印太战略这个词并不陌生,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访问亚洲之际正式提出之前,日本早就提出了印太战略的概念。

2015年12月,安倍访问印度,在首脑级别声明中首次使用“印太”概念。

2016年8月,安倍在内罗毕举行的第六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上正式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指出“日本将推动太平洋和印度洋、亚洲与非洲的交流活动,使其成为排除武力和威慑,重视自由、法治和市场经济的富饶之地”,希望加强在印度洋、太平洋经济和安保等领域的合作,并使合作处于“法制的支配”之下。

2017年9月13日至15日安倍访印,两国扩展了战略和防务合作,在印度的“东进政策”和日本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之间寻求更多合作。双方还就推进美印两国海军及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联合训练达成协议。

近几年,日本打着推行印太战略的旗号,加紧与印度的合作,具体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每年坚持日印美马拉巴尔军事演习并酝酿扩大规模;

二是日本宁愿亏本也硬着头皮帮助印度修建高铁和工业园区;

三是与印度联手为伊朗建设恰巴哈尔港;

四是日本协助印度实现建设亚非经济走廊的梦想。

从日本提出并在实施的新南洋战略和印太战略不难看出,为了保证以马六甲海峡为中心的海上运输线即生命线的畅通无阻,以及加强与沿线国家经贸关系,日本不惜下大力气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制定战略并加以推进。

如果把印太战略和新南洋战略比作一只大鸟的两个翅膀,那么安倍晋三提出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就是贯穿这只大鸟的头和尾。

安倍第二次上台之后开展地球仪外交确实名不虚传。他马不停蹄,先后出访数百次,是日本历届首相出国最多的一位。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对东南亚各国尤为重视。他选择的首访国家是越南,六年内,对东南亚各国的访问次数最多,频度最高,有的国家甚至访问过三、四次。每次访问不是撒钱搞援建经济合作,就是提供二手飞机或舰船帮助环南海国家加强海上警备力量。从政治、经贸、安保三方面与相关国家加强合作,重点是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

我们从地缘政治和推进海洋战略的视角,看日本将此次维和行动放在东南亚的用意便一清二楚。

五、永恒的课题

日本对东南亚的重视由来已久,重视程度也非同一般,始终是积极主动示好,全面展开外交攻势,千方百计贴近和拉拢。

很多时候,工作重心选择在对外有比较突出海洋权益矛盾和纠纷的越南和菲律宾,都是为了加强自身在南海的影响力,保障日本海上运输的安全。

例如,去年日本出动准航母“出云”号参加马拉巴尔演习之前,首先停靠越南港口金兰湾,在那里与美舰进行协同演练,后沿途又对新加坡、印尼、菲律宾和斯里兰卡等相关国家进行亲善访问并邀请高官登舰参观。

日本明仁天皇夫妇2017年访问越南

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强日越关系,去年春天日本特地安排天皇明仁夫妇访问越南,这是有史以来日本天皇第一次访越。上世纪40年代,日本曾占领越南5年,一些日本军人在战后以顾问的名义留在越南,帮助北越军队对抗法国殖民当局。天皇夫妇在访问期间与二战后留在越南的日军遗属会面。

今年5月底,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夫妇访问日本。日方在皇宫举行欢迎仪式,天皇夫妇更亲自到门口迎接。日本与东南亚各国搞好关系,目的十分明确,方式方法多种多样,而且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可谓用心良苦。

综上所述,为配合联合国维和行动中为当地部队提供支援的行动,此次日本政府拟在2018年年内向东南亚地区派遣自卫队,更深层次的用意是日本重视东南亚战略地位。

日本做“好事”和“善事”笼络人心,改善与各国关系,大目标是实现其海洋战略海洋立国的需要,小目标为确保海上交通运输安全以及东南亚资源供应基地,从根子上讲都是出于日本求生存谋发展的需要。

今后日本依然会采取各种手段和方法,甚至必要时不惜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与东南亚各国进一步改善关系,创造有利于日本在该地区长期进行经济合作、政治活动、文化交流等的良好环境和条件。

对日本来说,保障海上运输安全以及能源资源供应是一个永恒的课题。因此,利用“恩惠”创造良好环境和氛围,改善与东南亚各国的关系也是日本一个长期的必须完成,又永远完不成的任务。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