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大篷车”冲击美国边境,谁来承担“中美洲噩梦”的后果?-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难民大篷车”冲击美国边境,谁来承担“中美洲噩梦”的后果?

陶短房 |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旅加学者

发布日期:2018-12-10

美国国防部12月4日表示,国防部长马蒂斯已同意将部署在美墨边境的美军驻扎时间延长至明年1月31日,以支持国土安全部应对中美洲移民潮。

美国国防部12月4日表示,国防部长马蒂斯已同意将部署在美墨边境的美军驻扎时间延长至明年1月31日,以支持国土安全部应对中美洲移民潮。

目前,特朗普政府在美墨边境部署了约5800人的兵力,原定驻扎至今年12月15日。这些美军主要为边境巡逻人员提供支持和保护,修建和维护边境铁丝网。依照美国法律,美军不得参与任何执法活动。

10月中旬以来,数千名来自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等中美洲国家的民众,穿越边界进入墨西哥,并陆续抵达美墨边境墨西哥一侧的蒂华纳和墨西卡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希望能够通过合法途径进入美国,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

11月25日当天,数以百计的中美洲难民试图冲入美国国土——从墨西哥一侧跨越墨西哥-美国边界的铁丝网。

一些人已冲过第一道围栏,然而,在第二道围栏前,遭遇到严阵以待的美国正规军和国民警卫队。

后者向难民发射了催泪弹,最终,汹涌而来的难民潮被击退了。

这一天,“大篷车难民”原本是在进行一场例行的“和平示威”,呼吁美国“网开一面”放他们入境。

此时,有人似乎认定“时机已到”,于是,“和平示威”迅速演变为集体冲刺。

美墨两国警方宣布,在此次“催泪弹事件”中,42名难民在冲入美国后被美方逮捕,另有98人还没冲入美国境内就被闻讯行动的墨西哥军警抓获。

经美国圣伊西德罗边防警署负责人斯科特(Rodney Scott)证实,“冲入美国境内而漏网消失者多于被捕者”。

这场对峙究竟何时能结束?

一、美军向难民发射催泪弹

上述这段边界位于墨西哥蒂华纳和美国圣迭戈之间,著名的美国圣伊西德罗口岸和墨西哥奥塔伊梅萨口岸就在附近。

在“太平岁月”里,这是美墨边界最重要、最繁忙的贸易口岸。

如今,蒂华纳已成为跋涉4600多公里的“中美洲难民大篷车”最大的集结点。

据非政府组织“国际迁徙组织”(OIM)统计:

在蒂华纳附近的边界墨西哥一侧,有多达6000名中美洲难民安营扎寨,窥伺着一切可能的偷渡去美国的破绽;

在墨西哥一侧边境,“大篷车难民”总数则已过万。

“催泪弹”之所以“催泪”,关键在于施放催泪弹的不是美国警察,而是正规军和国民警卫队这些更“高级”的制服部队。

美国最早开始在美墨边界部署正规军以对付“大篷车队”,是在10月25日,这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言,称将紧急派兵去“拯救美国的危机”,去拦截一个“重大威胁”。

当天,两名美国高级官员称,已责成五角大楼向美国-墨西哥边境部署800名正规军,并为此制订专门的后勤支援方案。

军方发言人斯皮克斯(Bill Speaks) 国防部、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已着手为军队部署制订详细计划。

此后,美国正规军部署兵力不断增加,到“催泪弹事件”爆发时已增至近5600人,这还不包括前述早就到位的约2100名国民警卫队成员。

军方在短短1个月内沿着里奥格兰德河紧急修建了长达数公里的铁丝网,并在另一些容易被突破的边界地段构筑了第二道防线。

原本正规军部署将在12月中旬期满,但11月30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发言人沃尔德曼(Katie Waldman)发表声明,称该部已要求五角大楼将部署期限延长至2019年1月31日,理由是边界地带存在“持续性威胁”。

很显然,如果边界另一侧的“大篷车”压力持续“高烧不退”,“催泪弹事件”在美国大兵严防死守下随时可能重演。

二、摄影师的“催泪弹”更加催泪

随后,另一个更大的“催泪弹”,赚了更多人的泪水。

这枚“催泪弹”是路透社摄影记者金京勋(Kim Kyung-Hoon,曾任路透社驻北京记者)拍摄的新闻照片。

照片的主角玛利亚▪梅扎(Maria Meza),是35岁的洪都拉斯难民、两个孩子的母亲。

在照片中,她拖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背对着美墨边界,在催泪弹的烟雾中仓惶逃奔。

背景是惊恐的难民人群,以及美国设置的、高高的隔离栅栏。

在美国Buzz Feed网站上,梅扎表示自己“并没打算冲击边界,只是带着孩子来和平示威的”。

催泪弹突然发威时,她“刹那间以为自己和孩子们都会死掉”。

从美国到世界各地,许多同情“大篷车难民”的人纷纷愤怒谴责美国当局和军警用催泪弹对付妇女儿童的行径:

女演员安妮.哈塔韦(Anne Hataway)在Instagram上撰文指责特朗普政府“用催泪弹对付妇女儿童的行为是错误的,令人恐怖”,在短短几天间获得了75万以上的点赞;

民主党众议员罗森则大声疾呼“寻求庇护不是犯罪”、“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这种违背美国价值观的行为”。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对“两个催泪弹”都无动于衷,反倒对特朗普的决定和美国军警的做法表示理解。

在他们眼里,用偷越甚至强冲边界的方法“寻求庇护”就是“犯罪”,动用催泪弹是迫不得已;

至于妇孺成为受害者,则同样要怪“大篷车难民”自己——“他们把女人孩子放在前面当盾牌吃催泪弹,自己却趁乱混进了美国”。

三、逃离“中美洲国家噩梦”

实际上,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奥巴马政府曾提出过“大赦”,而现任总统特朗普早在选战时就大谈特谈在美墨边界修“万里长城”的构想,引发了一次又一次轩然大波。

难民偷渡问题愈演愈烈,美墨边境墙又迟迟无法开工,自今年4月起,美国联邦和边界各州当局就已着手在边界附近部署了来自加州、新墨西哥州、德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的2400名国民警卫队,并进而由五角大楼制订了至2019年9月在美墨边界部署4000名国民警卫队的方案。

但是,所有这些部署被自10月13日开始的“中美洲难民大篷车”打乱了。

“大篷车”最初约有2000人,几乎都是洪都拉斯人,他们的目的是走到数千公里外的美墨边界,进入美国境内、寻求庇护;

他们在10月13日从洪都拉斯的圣佩德罗苏拉出发,徒步向北行进,人数如滚雪球般不断扩大;

10月23日,其“主力”进入墨西哥南部恰帕斯州的马帕斯特佩克;

11月19日,他们抵达美墨边界墨西哥一侧的蒂华纳一带,随即展开“和平示威”,最终爆发了11月25日的“催泪弹事件”。

11月初,联合国估计这些难民有7000人,至月底增至万人以上。其中,儿童约占1/5,国别由最初的洪都拉斯一国,扩大到危地马拉、萨尔瓦多等中美洲多国。

一些中美洲问题专家表示,这些不惜步行跋涉背井离乡的中美洲难民“不是寻求美国梦”,而只是“逃离洪都拉斯噩梦”。

目前,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已流失了10%的人口,联合国2015年报告称,洪都拉斯谋杀率为十万分之63.75,萨尔瓦多更高达108.64,经济形势也十分恶劣。

冷战期间,美国利用臭名昭著的“联合果品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操纵中美各国经济,并且扶植代理人,干涉各国内政、外交和防务,把这些国家变成一个个经济、政治、社会结构畸形,积弊丛生的“香蕉共和国”;

冷战结束后,美国对这些中美洲国家“大撒把”,促使后者各种矛盾集体爆发,陷入半瘫痪状态。

今年4月,中美洲多国发生恶性暴力事件,曾导致了一起类似的“大篷车潮”,而此次的“大篷车队”之所以突发,则肇祸于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爆发的恶性黑帮暴力事件。

贫困、恶性犯罪、社会暴力、政治动荡、经济和就业的惨淡前景,都让当地人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不得不沿着无数先辈驾轻就熟的道路,挣扎向北,去美国碰碰运气。

四、特朗普态度真的有变化?

很显然,这是一贯标榜“保护美国人就业机会”、“对非法移民和难民说不”的特朗普所不能容忍的。

他三次发出威胁,称:如果墨西哥不采取行动阻止大批来自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的非法移民越境前往美国,他将部署美国军队以关闭美墨边界。

同时,他还扬言,如果中美洲各国不采取行动“配合”,美国将停止对这些国家的援助。

其实,威胁“减少援助”非但无济于事,反倒会给这些焦头烂额的中美洲国家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将更多难民驱赶到浩浩荡荡的北上大军之中。

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数据,2016和2017年,美国向洪都拉斯援助1.75亿美元,冻结这笔援助只能火上浇油,会令事态更加难以控制。

并且,威胁废除美加墨协定也很难有什么杀伤力——因为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怀疑和特朗普政府达成的任何协议均未必靠得住。

一言以蔽之,动用军队阻拦好比抽刀断水,用停止援助相威胁更宛如为丛驱雀。

另外,11月6日是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日,此前放大“大篷车危机”,旨在吸引选民基本群体,避免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败。

在选前一系列助选造势集会上,特朗普竭力将“大篷车队”渲染为“对美国就业的巨大威胁”,称“非法移民挤占美国低学历职位的危害性更甚”

专家们指出,妖魔化“大篷车队”有助于在中期选举前把难民问题炒作成“胜负手”、“大危机”、“对美国的一次攻击、一次袭击”,并顺势将“大危机制造者”的帽子扣到民主党头上,“选情当前,真相无关紧要”。

当然,民主党也是“半斤八两”——他们也在竭力用情绪化的语言借题发挥,攻击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灾难性做法”。

皮尤中心民调显示,75%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非法移民问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系共和党支持者关注度排名最高的国家问题;民主党支持者中仅有19%比例这样认为,关注度排名最高的国家问题依次是医保和枪支暴力。

不过正所谓“过犹不及”,公众对“大篷车话题”出现“审美疲劳”,特朗普和他的对立面不约而同降低了声调,不希望这个不确定因素过于影响中选大局。

于是,连日来,特朗普对墨西哥又打又拉,时而威胁“小心点,当心我们撕毁(刚达成的)美加墨贸易协定”,指责墨西哥“纵容犯罪分子、毒品和黑帮进入美国”,时而又对墨西哥的“努力”表示“感谢”。

五、墨西哥人怎么看?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近年来,墨西哥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政府已竭力配合美方边境控制行动。自2010年来,每年有160万非法移民偷越边界,如今已下降到每年50万以下。

此次“大篷车潮”爆发之初,墨西哥方面紧急向南部边境调集警力,并公开表示“洪都拉斯难民不会被集体允许入境,他们要么出示签证、护照,要么单独申请难民身份”,这意味着长达90天的甄别过程。

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和美方的咄咄逼人,墨西哥方面表现出越来越不耐烦的态度。

一直态度温和的现任外长维德加雷(Luis Videgaray)在联合国表示:

“没有人喜欢特朗普的议论,没有理由给予此次难民潮更多关注或赋予并不存在的特殊重要意义”。

他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处理难民问题,接纳更多需要庇护的难民,称“最重要的是尊重难民人权,并给他们、尤其他们中最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以帮助和庇护”。

11月24日,前任外长卡斯塔内达(Jorge Castaneda)表示“墨西哥没必要替美国去做那些肮脏勾当”。

早在上任前,新任墨西哥外长艾布拉德(Marcelo Ebrard)就不满美方以邻为壑的做法,他曾表示,特朗普的威胁推特是“中期选举的政治考量”,且他的立场“一贯如此,一点都不令人惊讶”。

自12月1日起,涅托已是“前总统”了——他从阿根廷G20峰会返程后,就交接权力给当选总统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的新内阁。

长达半年的当选-交接空隙,也在无形中放大了包括难民危机在内的美墨间各项矛盾的杀伤力——新政府刚刚上台,一旦处理失当就可能造成执政危机,影响政府稳定。

更让墨西哥人不安的是,这些贫困且动荡的中美洲国家并不与美国直接接壤,却是墨西哥的邻国。

11月26日,墨西哥政府发表声明,要求美方“认真调查”此次“催泪弹事件”中美方“不当使用非致命武器”是否适当。

但是,墨西哥能反施压于美方的,大约也不过如此。

六、“永久关闭美墨边界”有用吗?

自11月底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就频繁与墨西哥新任外长艾布拉德接触,试图敦促墨西哥加速遣返难民回原籍国的进程,否则美方将加大施压力度——前面提到的“永久关闭边界”威胁,也是这种施压的一部分。

但墨西哥所能做的也十分有限:上万难民已在墨西哥滞留一个多月之久,且自南向北几乎纵穿全境,对这个自身问题成堆的中美最大国家构成沉重负担。

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主席塞利(Andrew Selee)认为,美国加强边界控制会影响美墨间合法过境和制造业、贸易的正常开展,对两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也会影响美国工人利益,但对非法移民的影响反倒最小,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从口岸过境的。

并且,11月26日,特朗普威胁“永久关闭美墨边界”,对此首先大呼“不能接受”的是圣迭戈地区的美国企业和个人。

有当地人士指出,鉴于边界墨西哥一侧房价便宜、消费低廉,圣迭戈工业区许多美国职员选择在墨西哥境内靠近边界一侧安家落户,而不少墨西哥保姆在为美国境内的客户服务,这种“跨境生活”涉及不下10万人的日常。

如果边界关闭,这个工业区将难以为继只能搬到墨西哥去,这和特朗普“将就业机会弄回美国”的构想背道而驰。

不仅如此,圣伊西德罗是墨西哥人最喜欢光顾的美国商业社区,当地建有规模宏大的拉斯维加斯美洲购物中心,高档专卖店鳞次栉比、冠盖云集,吸引了许多墨西哥富豪和中产阶级的光顾。

仅“催泪弹事件”发生当天,因边界被关闭影响到墨西哥人的过境购物,当地商会就宣称直接损失高达530万美元,倘若“永久性关闭”,这个繁华的新型商业区很可能将不复存在。

七、难民何去何从?

事实上,10月17日,危地马拉总统莫拉莱斯(Jimmy Morales)和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andez)都表态:“难民只要想回家,都可以安全回家”。

然而,实际上,问题恰恰在于“难民不敢回家”。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仍在咆哮“再不回去把你们的家给烧了”,又加重了这些难民的疑惧。

迫于各方压力,美国移民部在蒂华纳等地开放了难民申请窗口,理论上“大篷车难民”有机会通过申请成为受美国庇护的合法难民,从“前门”走进近在咫尺、他们梦寐以求的美国目的地。

但是,正如观察家们所指出的,美方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是在虚应故事,审核过程漫长繁琐,批准条件苛刻,“难民申请宛如洪水汹涌而来,获‘准入’的却不过是不绝如缕的涓滴细流”。

也有一些难民申请在墨西哥就地居留(墨西哥移民部10月26日发布数据时已有1743名申请者),但随着美国贸易保护主义风潮泛起,墨西哥国内经济和就业压力也与日俱增。

许多墨西哥人表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些“大篷车难民”要么去美国,要么回老家,没理由让横在中美洲和美国之间的墨西哥无端“躺枪”。

在这种思潮推动下,墨西哥国家移民研究所设立了专门劝说和帮助“大篷车难民”自愿返回故乡的人道主义部门“Grupos Beta”,他们会给自愿回家的难民一些一次性的补贴,然后“欢送”他们回家。

然而,许多难民表示“回家不是饿死就是被黑帮整死”,所谓“自愿”不过是幌子;几个月来疲于奔命的墨西哥警察则荷枪实弹,拿着笨重的防爆盾牌,一副“逐客”的紧张姿态。

对此,蒂华纳移民服务部主任查韦斯(Cesar Anibal Palencia Chavez)表示“警察和边防人员也需要被理解,他们实在是被‘大篷车事件’折腾惨了,早已是强弩之末”。

事实上“大篷车难民”和美国军警的对抗次数并不算多,因为在二者直面前,他们往往会被墨西哥军警拦截——美墨边界最常见的“警民冲突”,反倒发生在墨西哥军警和“大篷车难民”之间。

12月2日,国际迁徙组织发表的数据称,迄今,愿意接受各组织动员“自愿”返回故乡的“大篷车难民”中84%为男性,其中57%为洪都拉斯人,38%为萨尔瓦多人,5%为危地马拉人,迄今该组织已获得120万美元的资助,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美国国务院人口、难民和移民局提供给墨西哥的“遣返补贴”。

这显然只是杯水车薪,且问题会更加棘手。

随着壮年男性难民的逐渐离去,“大篷车难民”仍滞留在美墨边界者中妇孺占比越来越高,他们一旦再次冲击边界,“催泪弹效果”无疑将变本加厉。

即便他们不再冒险“动粗”,而是选择就地滞留,继续等待时机,日复一日的衣食住行也将成为一个越滚越大的人道主义“雪球”。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