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背后的开放之门-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一杯酒背后的开放之门

白旭 岳东兴 | 《财经国家周刊》驻堪培拉记者

发布日期:2018-12-18

作为集团创始人和总经理的卡臣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因为其家族有悠久的种葡萄和酿酒历史外,还得益于他从金融领域果断转型,重归故里,和太太一起创建了酒庄。

在葡萄园里,马克·卡臣俯下身子张开双臂,比划着不到一平方米的空间骄傲地说,“你看,这么一小块土地,可以产出六到八公斤葡萄!”   

借助无人机的视角,可以俯瞰到绿苗成排、硕果累累的三大片种植园。这便是卡臣的产业——占地85公顷、可生产200万瓶葡萄酒的澳大利亚诺瓦维塔集团(Nova Vita Wines)。 

诺瓦维塔位于南澳的阿德莱德山区。南澳是澳大利亚的重要葡萄酒产地,全澳有60%的葡萄酒产自南澳,而在澳大利亚的大约5000葡萄酒生产商中,有1500到2000在南澳。

作为集团创始人和总经理的卡臣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因为其家族有悠久的种葡萄和酿酒历史外,还得益于他从金融领域果断转型,重归故里,和太太一起创建了酒庄。

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对世界经济开放的中国市场。

从300箱到10个集装箱

来中国已经超过25次、参加过10个博览会的卡臣坦言,没有中国市场,就没有诺瓦维塔如此迅速的发展。“我们公司一年酒的销售额为220万澳元,中国市场约占40%。今年我们预计会运往中国超过10个集装箱的葡萄酒,销售额超过80万澳元,因此中国市场对于我们来讲非常重要,尤其是高端酒。”

起初开拓市场对竞争激烈的葡萄酒行业并不容易。2012年,卡臣第一次来中国,参加一个南澳政府的贸易交流活动,去了青岛和上海。那次走访中,他最大的收获是接到了第一个来自中国的订单——来自青岛的客户订了300箱西拉(葡萄品种)红酒!

通向中国的大门一旦打开机会便源源不断地到来。卡臣说:“我觉得中国市场太棒了。”2012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的销售额大约为1亿澳元(约合人民币4.9亿元),而今年预计将达到12亿。卡臣企业的发展壮大,恰好是中澳葡萄酒贸易飞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根据官方记载,澳大利亚葡萄酒早在1936年就被运到了上海。”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克拉克说。“而自从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以来,我们看到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需求的加速增长。”    

自从2000年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额已经从1400万澳元(约合6869万人民币)增加到了10.6亿澳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尤其是2015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以来增幅明显。克拉克的说法是:“中澳自贸协定降低了葡萄酒关税,给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增加了动力,让我们和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主要生产商相比有了竞争优势。”

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数据,中国八年前占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份额的不到10%,目前中国市场从进口值和进口量来讲已经分别占到的39%和21%。

从入门级到中高端酒

中澳葡萄酒业贸易的蓬勃发展,反映了中国的市场需求不断扩大,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国经济和消费水平的提升。随着国家的发展,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中国人对于葡萄酒的需求发生了变化。

卡臣说:“我第一次到中国时,很多人询问的都是入门级葡萄酒,几澳元一瓶。而现在大部分咨询的是中档酒,还有高端酒需求也增加很多。”目前诺瓦维塔超过90%卖到中国的葡萄酒属于中高端酒。

“如果到北京和上海的街头走一走,你会看到不少酒吧和好的餐馆提供很多国外葡萄酒,这就是中国葡萄酒市场的现状。”但卡臣表示,中国客户对于葡萄酒的品味与西方不同。“他们喜欢更加浓厚的酒,葡萄更加成熟,气味更加浓郁,酒精度更高,果味更重。”

作为行业管理者的克拉克,多年来也看到了中国市场的一些变化。“对于中国葡萄酒消费者来讲,进口葡萄酒越来越普及,越来越受到中等收入群体消费者的喜爱,在非正式场合也更多地被饮用。”他说,“(除了价格)酒的味道越来越重要。”

曾经中国人购买葡萄酒多用于商务宴请或高档礼品,有调查显示现在的消费者更多的依据自身口味偏好来购买。随着红葡萄酒销售持续增加,中国人对白葡萄酒也越来越感兴趣,比如按葡萄品种细分的雷司令、长相思、霞多丽、白诗南和莫斯卡托等,赢得了相当数量中国消费者的青睐。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民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成为世界上葡萄酒消费增长最更快的国家。据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IWSR)预计,中国将在20121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葡萄酒市场。无论是法国、意大利等传统葡萄酒国家还是澳大利亚、南非等新世界葡萄酒国家的酿酒商纷纷推出改良路线,迎合中国人的口味。

越开放 越发展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经济研究所所长彼得·德赖斯代尔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让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世界经济受益。“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之一。对国际经济的开放打开了中国的市场,而改革通过经济特区逐渐使中国参与到了国际贸易中。”

然而国际贸易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今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摩擦着实让包括卡臣在内的澳大利亚酒商们担心了一把。有15年金融从业经验的卡臣说:“影响不仅限于中美两国,而是对全球经济而言。”

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仍在缓慢复苏中,中国坚定的改革开放政策在国际市场中显得尤为珍贵,赢得了全球企业家们的赞赏。

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克拉克所在的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同澳旅游局一起作为国家展馆的一部分进行展示,此外还有14家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商参展。克拉克说:“澳大利亚能够参加此次博览会非常重要。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也是澳大利亚政府葡萄酒扶持计划的两个市场之一。中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给予了很多支持,这显示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开放。”目前澳大利亚政府补贴直接用于拓展澳葡萄酒最大的两个出口市场:中国和美国市场。

开放的中国,为世界经济贸易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令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西蒙·伯明翰颇为赞赏。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澳大利亚期待和欢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继续为地区和世界经济做出贡献。一个强大(strong)的中国会让地区变得强大,让澳大利亚变得强大,让世界变得强大。”他还表示,打破贸易壁垒对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带来了巨大帮助,对中国来讲也是如此,(改革)开放让成千上万的人脱贫。

伯明翰日前曾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称:“我们将鼓励人们更多地参与世界贸易组织,而不是更少,以确保它继续作为有效而独立的仲裁,维护全球贸易体系正常运转。”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的期盼,同样是该国企业家们的心声。卡臣说:“如果两国关系变得更好,我们能够在经济和社会方面获得共赢。”他希望,二三十年后自己的后代仍然可以给中国客户的后代提供葡萄酒。“这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关系一直持续下去。”(完)(报道员潘翔越、周子寒对此稿也有贡献)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