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数字经济方兴未艾-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非洲数字经济方兴未艾

卢朵宝 | 《财经国家周刊》驻内罗毕记者

发布日期:2018-12-25

放眼整个非洲大陆,数字经济虽然规模还不算大,但是正在蓬勃发展。

提起卢旺达,大家最先想到的可能是电影《卢旺达大饭店》和种族大屠杀。殊不知,这个东非小国不仅早已安定下来,而且这里的年轻人正在用互联网技术改变人们的生活。

放眼整个非洲大陆,数字经济虽然规模还不算大,但是正在蓬勃发展。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非洲有“后发优势”,一些创业者正在利用非洲移动互联网规模迅速增长的机遇,打造适合本土的产品。再加上非洲经济整体上行趋势和年轻的人口结构,这片古老大陆的数字经济发展大有可期。

数字经济在非洲

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街头,随处可见穿行在车流间的“摩的”。

卢旺达被称为“千丘之国”,起伏的地形和有限的经济条件,使得“摩的”成为当地快捷且便宜的出行方式,但摩托车出行的安全问题,又令许多人望而却步。

“交通事故是非洲第三大致死因素,在卢旺达,几乎每个人都遇到过或大或小的摩托车事故,我们两个创始人就是坐摩托车出事故了才想到创立SafeMotos的。”SafeMotos经理埃里克·约瑟夫说。

SafeMotos创立于2015年,模式有点像打车软件优步,是一个“摩的”司机和乘客的对接平台。据记者观察,SafeMotos似乎在技术上更先进。它主打“安全”这一痛点——通过智能手机上的传感器、算法、乘客评价等一系列技术和手段,形成“摩的”司机的安全性评测报告。评分低于85%的司机会被系统下线,这样就使乘客能够更安心地使用“摩的”服务。

约瑟夫说:“我妈妈以前从来不敢坐摩托车,现在她经常打SafeMotos出行。”据他介绍,SafeMotos平台上现有200名合格司机,目前接单量为40万单,业务已经扩展到刚果(金)首都金沙萨。“我们下一步还将扩展到内罗毕、拉各斯等各大非洲城市。”

SafeMotos的出现,不仅让基加利市民更安全地乘“摩的”出行,还改变了许多“摩的”司机的生活。约瑟夫说:“因为安全,司机揽客更多。以前他们一天挣不到1万卢旺达法郎(约合80元人民币),现在他们可以挣到1万到1万5千法郎(约合120元人民币)。一些司机还通过SafeMotos的理财服务攒钱买下了自己的摩托车,等于有了一个固定工作。现在SafeMotos上有2000多名司机等待审核加入。”

同样改变卢旺达人生活的还有AgriGo,一个卢旺达年轻人希卡马(Discores)创立的公司。AgriGo向农民提供定制化的农技信息服务和农业成本记录服务。希卡马说:“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知道农民的困苦。农民用了AgriGo,就知道何时该施肥、何时该浇水,农业产出提高了。而记录成本可以增加农民在农产品市场上的议价能力。”

因为掌握农民的相关耕作信息,AgriGo还计划拓展小额信贷服务。“收获季节农产品价格低,但农民没有办法,一年就指着这收成付学费、看病等,只得贱卖。我们计划向农民提供以收成做抵押的小额信贷,这样农民手里有了钱,就不会着急贱卖农产品了。”说起他的计划希卡马看上去很得意。

还不只是SafeMotos和AgriGo。在非洲,一批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创业公司正在涌现,给这片古老的大陆带来新的活力。在肯尼亚和卢旺达,Zipline公司用无人机运输血液和疫苗;在喀麦隆,Cardiopad用移动设备和手机为农村居民测量心脏数据;在乌干达,Fundi Bots让机械组件走进中小学生课堂……

根据非洲互联网协会2017年发布的《促进非洲数字经济》报告,截至2017年,非洲大陆12.5亿人口中约有3.88亿人口能够上网,近60%的人口生活在3G或4G移动宽带信号覆盖的范围内,2G移动蜂窝信号覆盖了近90%的人口。非洲地区最为普遍的上网设备是移动终端,因此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增长尤其迅速。在非洲整体经济上行趋势明显的大环境下,再加上非洲年轻的人口结构,非洲数字经济在欣欣向荣中前景可期。

在非洲国家中,卢旺达是对数字经济比较支持的国家之一。据约瑟夫介绍,卢旺达政府为企业提供便捷的注册服务,一天之内就可以注册一家企业,同时还提供互联网初创企业的交流平台等等。SafeMotos的两个创始人之一Peter是肯尼亚人,却选择在卢旺达创建公司,这是原因之一。

因为条件限制,非洲互联网企业还因地制宜地开展创新。如AgriGo,考虑到大部分农民还用的是功能机而不是智能机,它的应用不是做成app,而是运用USSD技术(即非结构化补充数据业务,是一种新型基于GSM网络的交互式数据业务。当你使用手机键盘输入一些网络已预先制定的数字或者符号比如#等,再按拨号键就可以向网络发送一条指令,网络根据你的指令选择你需要的服务提供给你)让农民用上服务。

中国公司在行动

非洲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趋势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今年4月,世界银行组织了“非洲数字经济倡议”活动,强调数字经济作为非洲经济发展新引擎的重要性。非洲也因数字经济的巨大潜力吸引了众多国际公司的关注。

20多年前,IBM和微软公司就“进军”非洲,投资通信基础设施。2017年,亚马逊收购了总部位于迪拜的中东电商平台Souq.com,这家电商公司在北非地区比较流行。今天的谷歌正在非洲推进上网气球计划,为偏远地区消费者提供廉价互联网接入服务。此外,美国以计算机闻名的卡耐基·梅隆大学在卢旺达设立了分校,为该国培养紧缺的计算机专业人才。

其他国家也看到了非洲数字经济的机遇。比如,SafeMotos创立之前,两位创始人曾前往爱尔兰一家孵化器接受创业辅导,公司前期得到了来自爱尔兰的投资。日本和韩国也在非洲设立了一些互联网投资引导基金。

一些中国公司也在行动。在非洲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做出不少贡献,这两家公司的通信产品和服务几乎遍及整个非洲大陆。华为还帮助非洲人民完成基本的支付和金融普惠,风靡肯尼亚的M-pesa手机支付系统,就采用了华为移动支付解决方案。

在国内知名度不高的传音公司,在非洲发展得风生水起:据IDC数据,传音旗下各品牌手机在非洲的市场总份额排名第一。基于巨量的手机入口资源,传音旗下与网易合作的传易公司开发了非洲音乐流媒体服务平台Boomplay Music,截止2018年10月激活用户数达3600万。

阿里巴巴也在谋求布局非洲。近两年,马云多次访问非洲,每到一处就掀起“马云旋风”,受到非洲领导人和青年创业者的欢迎。阿里巴巴曾在2017年宣布将在5年内帮助发展中国家培养1000名年轻创业者,现已培养来自肯尼亚、卢旺达、尼日利亚等多个非洲国家的50余名创业者。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黄明威说,非洲互联网市场对中国企业有巨大潜力:一方面,尽管语言和文化因素阻碍非洲大陆形成统一市场,但随着AI语音和翻译技术的进步,未来存在用技术来突破语言障碍的可能性,中国企业不妨在这方面多做尝试;另一方面,非洲电商高度依赖进口,中国企业可转移部分制造业到非洲,同时通过跨境B2B或B2C的方式与非洲当地互联网创业者合作,用“中国商品+非洲制造”解决当地日常生产生活所需。

肯尼亚独立经济学家安泽兹·沃尔说,非洲是一个年轻的大陆,数字经济的发展,将给非洲年轻人提供发挥才能的舞台,运用技术手段塑造非洲的未来。对于中国来说,关注和参与非洲数字经济,是投资非洲年轻一代的机遇。

希卡马、约瑟夫等非洲创业者说,非洲互联网初创企业普遍遇到的三大问题是风险投资来源少、技术人才紧缺和互联网基础设施差。中国企业来非洲搞数字经济建设,建立非洲互联网企业投资引导基金,提供创业辅导和技术培训等将是可行途径。(完)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