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17项司法调查,特朗普“调查门”能否在2019年迎来大结局?-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身陷17项司法调查,特朗普“调查门”能否在2019年迎来大结局?

徐剑梅 | 瞭望智库驻华盛顿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1-08

格拉夫说,当年水门事件调查也历时颇久,范围甚广,最终69人被起诉,48人认罪或罪名成立。但特朗普现在面临的调查门,规模已经超过水门事件。为什么这么说呢?

美国国内围绕特朗普是否会在2019年遭到弹劾的讨论甚嚣尘上,而弹劾之所以可能被提上日程,肇始于“通俄”调查。

美国知名政治记者加雷特·格拉夫(Garrett Graff)近日在《在线》(Wired)网络杂志上发表文章说,目前,特朗普面临来自至少7名联邦检察官带领各自团队进行的17项不同司法调查,其中仅7项调查由米勒主导。

这项统计并不包括不会向公众披露的秘密调查,不包括国会调查,也不包括针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但与俄罗斯无关的其他调查。

格拉夫说,当年水门事件调查也历时颇久,范围甚广,最终69人被起诉,48人认罪或罪名成立。但特朗普现在面临的调查门,规模已经超过水门事件。

为什么这么说呢?不妨仔细看看仅特朗普目前面临的17项调查都是什么内容,也许就能明白。

一、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米勒主导的调查

1.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选举情况

核心指控包括: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格鲁乌GRU)的主动网络入侵、数据窃取、企图攻击美国投票系统;“互联网研究社”(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代号“Lakhta项目”的网络信息战等。俄罗斯干预选举行动与特朗普竞选的关系是其中关注重点。

迄今,12名俄罗斯格鲁乌军事情报官员、13名“互联网研究社”人员、3家俄罗斯公司被起诉。特朗普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前商业伙伴、政治说客山姆·帕顿(Sam Patten)正在与调查人员合作。据美媒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雇用的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也受到调查。

2.维基解密

焦点:维基解密发布黑客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邮系统窃取的电子邮件一事,与莫斯科和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的关系。2016大选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究竟有无提前获悉了维基解密计划发布的某些内容,是美媒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格拉夫文章称,特朗普前竞选顾问Roger Stone和阴谋论者Jerome Corsi预期将被起诉。    

3.中东国家对特朗普竞选的影响

据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Daily Beast) 报道,米勒调查“走向全球”,涉及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对特朗普竞选的帮助,这些国家与特朗普及他的女婿库什纳的商业往来。《纽约客》等媒体追踪了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等国针对库什纳进行的公关活动。

这项调查迄今未见公开的法庭文件,但中东政治掮客George Nader和黑水雇佣兵团创始人Erik Prince据信在与调查人员合作。

4.特朗普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

马纳福特已被判洗钱等八项重罪成立,并接受了针对部分指控的认罪协议,但相关调查仍在进行。

目前,马纳福特助手康斯坦丁·基利姆尼克(Konstantin Kilimnik)被指控妨碍司法公正,与基利姆尼克有交往的特朗普老友、房地产投资商Tom Barrack受到调查。涉案荷兰裔律师Alex van der Zwaan承认作伪证;马纳福特前商业伙伴山姆·帕顿承认未依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马纳福特的副手和长期商业伙伴、特朗普竞选顾问里克·盖茨承认洗钱并与调查人员合作。

5.莫斯科特朗普大厦项目

科亨被判刑数日前,就第九项指控认罪——承认就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莫斯科特朗普大厦建设项目运作向国会撒谎,并与调查人员合作。根据国会发布的调查文件,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等人也可能因在国会调查时提供的证词面临法律风险。 

6.特朗普竞选团队和政权过渡团队成员与俄方的联系

综合美媒报道,至少14名特朗普竞选或过渡团队成员或助手与俄方有过联络,包括竞选团队外交助理卡特·佩吉(Carter Page)、因此回避“通俄”调查的前司法部长塞申斯、以及参与2016年6月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与俄方人士会议的库什纳、马纳福特、小唐纳德·特朗普等。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和特朗普前竞选团队外交政策助理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已就隐瞒与俄方联络等指控认罪。科亨和弗林就此与调查人员合作。

7.妨碍司法问题

米勒调查肇因于特朗普2017年5月突然解雇时任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引发特朗普是否意图妨碍司法的巨大争议。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近期法庭文件表明,米勒团队可能在收集范围更为广泛的妨碍司法证据,包括特朗普公开表态是否蓄意误导公众和意图限制调查范围。不过,即便这些证据足以立案,预期米勒团队更可能将调查结果呈交国会而非立案起诉。

目前相关调查没有披露任何进展,但根据法庭文件,至少马纳福特和科亨已就其在2017至2018年间与白宫的联络提供证词。

二、纽约南区美国联邦检察官调查

8.竞选阴谋(Campaign Conspiracy)和特朗普集团财务

特朗普面临的最直接法律风险并非米勒调查,而是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对特朗普涉嫌财务欺诈的调查。

2018年末科亨案的“重磅”在于科亨就2016年选举日前夕支付“封口费”违反竞选资金法律罪名成立。检方称,特朗普亲自指示科亨付款,美媒认为,这表明检方掌握着尚未公开的可靠证据,并将涉案者列为合作者。

目前,除已认罪的科亨,经手其中一笔“封口费”的纽约小报《国民问讯报》(National Enquirer)老板大卫·佩克(David Pecker)、该报母公司美国媒体公司AMI、特朗普集团首席财务官艾伦·韦塞尔伯格(Allen Weisselberg)都在与调查人员合作。

9.就职典礼资金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特朗普就职典礼委员会筹集和花费了创纪录的1.07亿美元,检方正在调查这些资金的来路和用途。

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山姆·帕顿(Sam Patten)在认罪协议中承认,他帮助一位出资5万美元的乌克兰商人参加总统就职典礼。

除帕顿的认罪协议外,尚无相关的公开法庭文件。帕顿正在与调查人员合作。 

10.特朗普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资金

检方据悉正在调查一个名叫“现在就重建美国”(Rebuilding America Now)、为特朗普助选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资金问题。马纳福特与这一委员会有关,帕顿在就此与调查人员合作。

11.外国游说

米勒将在马纳福特洗钱案中发现的调查线索移交给了纽约联邦检察官。据媒体报道,至少3名政治说客——托尼·波德斯塔 (Podesta)、维尔·韦伯(Vin Weber)和格雷格·克雷格(Craig)卷入其中,涉嫌未适当注册为替乌克兰政府游说的外国代理人。

三、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检察官的调查

12.俄罗斯公民玛丽亚·布蒂娜(Maria Butina)和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拥枪游说团体全国步枪协会

布蒂娜是俄罗斯公民、拥枪活动者。她已认罪,并表示愿意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与调查人员合作。

布蒂娜与美国步枪协会还有美国保守派关系密切,参加过特朗普就职典礼和众多保守派活动,男友保罗·埃里克森(Paul Erickson)是美国人,从事共和党竞选活动。此案引发的关注点是俄罗斯有无试图通过美国步枪协会向美国保守主义运动施加影响。

四、弗吉尼亚东区联邦检察官的调查

13.关于俄罗斯公民艾琳娜·胡夏伊诺娃(Elena Alekseevna Khusyaynova)的调查

她是“互联网研究社”(the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总部设在圣彼得堡)的首席会计师,2018年秋被弗吉尼亚州东区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负责反谍案的部门分别起诉,被控干预美国2016年选举并企图干预今年的中期选举。为什么她被单独起诉,起诉方为何不是米勒团队,目前成谜。

14.在美土耳其宗教人士居伦引渡问题的游说

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的两名前商业伙伴被控针对在美土耳其宗教人士居伦的引渡问题,密谋并进行非法游说。

根据美国司法部文件,这两人被控收受土政府资金,阴谋“秘密影响美国政界人士和公共舆论”,以帮助土耳其引渡居伦。其中一人还被控在接受美国联邦调查局问讯时作伪证。

弗林证供和弗林公司的相关文件记录据信对这一调查起了重要作用。

五、纽约市、纽约州和其他州检察长进行的调查  

15.特朗普纳税问题

《纽约时报》的调查报道称,特朗普从父亲弗雷德·特朗普得到与今日价值相当的至少4.13亿美元财产,其中多数通过令人质疑的避税方式获取。此后,纽约市政府、纽约州税务局都表示着手调查特朗普的纳税问题。科亨案法庭文件中,科亨称他接受了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调查人员问讯,但文件没有提及问讯内容。目前调查进展未知。

16.特朗普基金会

纽约州检察长芭芭拉·安德伍德于2018年6月14日,即特朗普72岁生日当天,起诉特朗普基金会,指控它“大规模违反竞选财务法、进行自我交易、与总统竞选团队进行非法协作”,“是为特朗普先生的商业和政治利益服务的支票簿。”她同时指控特朗普及其家人多次“滥用”基金会免税资格和资金,包含挪用善款以偿还特朗普公司债务、填补特朗普高尔夫球场费用以及准备竞选活动赠品等。

2018年12月18日,安德伍德和特朗普基金会律师签署了解散特朗普基金会的协议。根据协议,基金会解散,其剩余资金在其后30天内由州司法部门监督重新分配给其他慈善机构,特朗普支付至少280万美元赔偿和罚金,禁止特朗普及其3名最年长子女在纽约州其他非营利机构董事会任职。协议尚需纽约州一名法官批准。

安德伍德同时表示,“将继续提起诉讼,以确保特朗普基金会及其董事能够对其一再明显违反州和联邦法律的行为负责。”据报道,行将上任的新任纽约州检察长已承诺对特朗普的商业活动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17.违反宪法“薪酬条款”的指控

马里兰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检察长已发出传票,针对特朗普违反宪法中禁止总统在任期间接受外国政府付款的“薪酬条款”指控,索要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和酒店的相关财务记录。格拉夫的文章称,检方发现,多个外国政府向特朗普集团企业提供业务,例如沙特政府在大选结束后数月内,在位于首都华盛顿市中心的特朗普酒店订了逾500间客房。

六、调查门何时迎来大结局?

综合来看,特朗普身陷的调查门,引发了三大悬念:

特朗普竞选团队究竟有无与俄方协作,即“通俄”有无经得住法律认证的实锤;

在司法调查过程中,特朗普作为总统有无妨碍司法;

特朗普有无违反竞选资金法,会否因这一指控遭到弹劾或离职后被起诉。

最后这一悬念与米勒“通俄”调查没有直接关系,而由特朗普私人律师科亨认罪并被判处3年监禁引发。科亨供称,他在2016年选举日前夕按照特朗普指示向声称与特朗普有染的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并被判违反竞选资金法律罪名成立。对此,特朗普回应说,他从未指示科亨违法。

而从指控罪名看,调查已经呈现下面三个特征:

一是跟钱走。

和当年水门事件调查手法类似,从梳理资金流向入手追踪调查违法行为。

二是广撒网。

随着调查深入,不断衍生新的调查事项,调查范围从下列4个维度来看远超2016年大选和“通俄”本身:

时间跨度,从2016年选战,延伸至特朗普当选至就职的政权过渡时期和入主白宫后的执政时期;

所涉国家,除俄罗斯,还扩展到土耳其等多国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过渡政府和政府成员的资金与游说;

调查内容,不仅针对俄罗斯有关个人、实体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还扩展到特朗普集团内部关联企业、酒店乃至其就职典礼经费来源和使用,调查人员收集的文件、电话、录音、电子邮件、通讯记录和纳税报表等数以百万份计;

调查尺度,米勒调查启动之初,特朗普曾称如果调查到他个人财务,就逾越了“红线”,但从调查情况看,这道“红线”早已越过。格拉夫的文章称,特朗普看来先越了线,其个人生意与竞选关系密切,检方难以拆分。 

三是结案尚需时日。

从2018年下半年起,米勒调查有开始收网之势,预期2019年将提交调查报告并在涂删机密部分后公诸于众,但即便米勒调查有了结果,特朗普调查门仍可能难以在2019年迎来大结局。

这是因为:

第一,米勒调查从一开始就被特朗普攻击为“政治猎巫”,调查结果可能被政治化而引发新的争议。米勒报告出台后,后续政治角力可能更加激烈并一波三折;

第二,2019年1月3日新一届国会履职后,普遍预期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将针对特朗普展开新的调查,特别是他的纳税单等,这些调查何时展开尚不清楚,从以往情况看,短期难以结束;

第三,米勒调查进入2019年后,预期将不断出现新曝料、新进展,是否衍生其他调查尚属未知;

第四,围绕“通俄”调查,民主、共和两党,白宫与国会,特朗普与司法部高层和民主党,司法部内部的激烈角斗将继续,并持续影响调查进程和后续。

特朗普在中期选举结束不到24小时内解雇回避“通俄”调查的司法部长塞申斯,民主党一再要求特朗普指定的代理司法部长因其批评米勒调查的公开言论而回避“米勒”调查,新提名的司法部长尚需经过参议院听证任命,这些事件进展对“通俄”调查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我们当然可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待这一注定迁延甚广、旷日持久的调查,但美国特殊的两党政治基因、因调查门引发的两党攻讦、由此可能引发的美国政府对外交往的外延影响才是我们持续关注该事件的深层原因。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