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间会爆发战争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中美间会爆发战争吗?

高尚涛 | 外交学院教授

发布日期:2019-01-11

中美关系是否真的存在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尚且是个值得怀疑的问题。退一步讲,即便双边关系持续紧张,也不至于发生战争。

日前,中美“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受邀来来华,与中国学者进行座谈,探讨了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

艾利森的观点迎合了部分美国右翼人士的胃口,在中国舆论界和学术界也引起了一些骚动,有些人甚至认为中美之间可能难免一战。那么,中美关系真的处于这样一种危险的“修昔底德陷阱”状态吗?

即便是“陷阱”也可被化解

艾利森的基本观点是,现在,中美两国的关系正处于“修昔底德陷阱”状态,中国的迅速发展和崛起,威胁到了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可能会发动预防性战争消除中国崛起的威胁。

注:修昔底德在总结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时指出,当一个迅速崛起的挑战国威胁到霸权国的统治地位时,霸权国会发动预防性战争,将危险消灭在挑战国成势之前;在战争爆发之前,一些局部的冲突会因错误知觉而被放大,成为战争的催化剂。这种因权力转移引发战争的态势,被称为“修昔底德陷阱”。

他认为:

*目前,绝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中国已经是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的经济总量(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已经超越美国;

*美国的绝大多数政界人士,包括参众两院的议员和政府官员,都认为中国是个敌对性的竞争者(Rivalry Competitor),而且已经成为一个“问题”(Problem);

*美国需要采取强力措施回击中国的崛起威胁,这样,中美之间就有可能爆发战争;

*但是,想制止战争也不是没有办法,历史上就有4/16的“修昔底德陷阱”被和平化解,希望中美两国的竞争也可以和平化解。

在一定程度上,“修昔底德陷阱”揭示了国际体系中大国之间因权力转移引发的结构性冲突引起战争的可能性。

但是,实际上,这种战争可能性实际转化为战争,是需要特定条件的。

条件之一:意图推翻对手

权力转移引发的结构性冲突只有在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未能及时消除、可能后患无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在一个存在霸权国家的国际体系中,如果出现一个敌对性的挑战国,其国际利益诉求与霸权国是绝对零和游戏。

例如,挑战国将自己的国际利益定位于武力消灭和取代霸权国,那么,霸权国将会高度担心挑战国的崛起,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挑战国击溃。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的战争将难以避免。

历史上,斯巴达对于雅典的崛起,充满了被消灭和被推翻的恐惧,所以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雅典的崛起,主动发起了大规模的战争。

中美两国现在的关系状态显然不符合这一条件。

美国是现有国际体系的霸权国,中国是一个迅速发展和崛起的国家,中国的快速发展在客观上挤压到美国已经占据的国际空间,但是,中国的国际利益诉求既不是消灭美国,也不是取代美国。

中国总体上接受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在遵守这种秩序安排的前提下埋头发展自己。同时,中国通过与美国协商和协调,取得对自己更加有利的秩序安排,而无意推翻美国主导的、对中国有利的国际秩序。

中国希望与美国在这一大秩序框架下共同发展,一起成长。这与“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挑战国的性质是非常不同的。中国一直致力于通过与美国沟通,表明自己的这一立场。相信美国政府也非常清楚,不会将中国误认为意图推翻美国的敌对性挑战国。

在这一共识之下,美国与中国的冲突,是在不推翻对方的大前提下,发生在非军事安全领域的“低层次”冲突。

这种冲突的性质,决定了中美两国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军事战争,两国的竞争,发展到最大程度,充其量是在贸易、技术等“低政治”领域的全面技术竞争,即使偶尔外溢为军事剐蹭,也会得到妥善处理。

条件之二:危及霸权

只有当丧失国际主导权的压力远大于其它结构性压力的情况下,霸权国才可能对新崛起的挑战国发动战争。

如果国际体系中存在比丧失国际主导权更致命的压力,那么,霸权国只能采取“和平措施”遏制挑战国的发展和崛起,而不会发动战争。

冷战期间,美国是霸权国,苏联是新崛起的挑战国,与美国在各个领域展开了激烈的敌对性竞争。但是,美国始终无法通过发动大规模的军事战争遏制苏联,因为这样做的风险比丧失主导权更大、后果更致命。所以,美国制定了“遏制加演变”的策略,而没有发动斯巴达式的军事进攻。

放眼当下,中美关系远未达到当年美苏博弈的烈度。

首先,中国不同于当年的苏联,不想跟美国进行全面的敌对性竞争,倡导“和而不同”、不强调意识形态差异。中国只想跟美国共同发展、和平赛跑,“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

其次,中美两国都是核大国,具有相互摧毁的能力。两国一旦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很可能带来不可预料的严重的致命的后果,这显然不符合中美两国的利益。

第三,客观上来说,中国虽在GDP总量上位居全球第二,但是就衡量综合国力的各项数据指标来看,中国想要真正与美国相提并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同时,美国要确保其世界霸权,从其全球战略部署情况来看,中国作为重要发力目标之一,并非全部。

在这些前提条件下,美国没有理由冒险对中国发动战争,中国也不会武力挑战美国,中美两国保持军事层面的克制、不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是大概率事件。

条件之三:缺乏沟通

如果霸权国和崛起国之间的协调机制和危机管控机制不够健全,彼此难以有效沟通,无法及时处理突发性的局部军事冲突,很可能发展为战争。

但是,如果双方建立起有效的沟通机制和危机管控机制,霸权国和挑战国贸然发动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历史上,斯巴达之所以发起针对雅典的战争,一个重要原因是两者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机制和危机管控机制。

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曾经发生过非常严重的古巴导弹危机,但是,由于两国具有比较完善和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使得两国最终和平解决问题。

现在,中国和美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沟通机制和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使得中美两国通过充分沟通解决分歧的可能性大增,两国因突发事件和误解引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目前,中美两国已经建立了包含政治和军事等各领域的重要对话沟通机制90多个,其中包括首脑互访、首脑热线、战略对话、议会交流、军事热线、海上安全磋商、副外长和副防长磋商等等。

2017年4月,中美还建立了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和全面经济对话等四个重要的高级别对话机制。

这些对话与沟通机制的建立和持续发挥作用,将会帮助中美两国尽量消除误解、减少误判,确保不发生严重的军事冲突。

事实上,尽管艾利森表示美国政治精英普遍认为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问题”,但是,他们所认为的这一“问题”,多半是贸易竞争和产业竞争的问题。美国的政治精英中,似乎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美国有必要对中国发动一场预防性战争。

因此,中美关系是否真的存在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尚且是个值得怀疑的问题。退一步讲,即便双边关系持续紧张,也不至于发生战争——虽然美国也会偶尔利用军事摩擦牵制一下中国,但是,讨论美国在何种程度认为中国已经是美国在军事领域的重大威胁,从而需要发动一场战争来阻止中国的发展,恐怕还为时过早。

来源:约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