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稿)制裁之下,物价疯涨,伊朗人会“认怂”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新稿)制裁之下,物价疯涨,伊朗人会“认怂”吗?

马骁 | 瞭望智库驻德黑兰国际观察员

发布日期:2019-04-01

导语:

刚过去的这个三月,“客居”德黑兰的外国人经历了两年来最凶狠的一波物价上涨——

三月初每公斤羊肉是150万里亚尔(约合75元人民币),到了3月20日就飙到了210万里亚尔(约合105元人民币),着实让人“肉疼”。

3月21日的“春分”还是伊朗传统新年诺鲁孜,虽然荷包越来越紧,当地居民反而淡定。

自去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市场上各类生活物资价格普遍翻了一倍以上,这轮上涨,实在属于“虱子多了不愁”。

 

正文:

一、美对伊制裁,刀刀见血   

身在伊朗,每个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美国制裁对伊朗经济,特别是普通民众生活的杀伤力。表现最明显的就是汇率,进而影响到伊朗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政府陆续重启了因协议而中止的对伊严厉制裁,包括限制伊朗石油出口、银行业的跨境金融服务、官方美元及贵金属买卖以及航运等。   

石油出口是伊朗最重要的财源。2017年,伊朗出口原油7.77亿桶,出口创汇达400亿美元(约合2682亿元人民币)以上,仅这一项就占国内生产总值约10%。然而,面对美国制裁,出口各个环节一一中招——石油买家流失,运输船只短缺,外汇资金难以汇回国内,据估计,伊朗去年12月的石油出口量仅为2017年月均水平的一半。   

出口骤降,对伊朗本国货币里亚尔的需求减少,市场上原本就存在滥发问题,里亚尔本币严重过剩,再加上存在各种炒汇、倒汇行为,伊朗里亚尔迅速崩盘。过去一年,伊朗里亚尔对美元汇率已累计贬值200%以上。去年年初,约4万里亚尔兑1美元,而今年3月25日,报13.3万里亚尔兑1美元。   

据在伊朗常驻8年以上的老同志回忆,在2010年前后,伊朗里亚尔汇率约为1万里亚尔兑1美元,至2017年年中,贬至约3.5万至3.8万兑1美元的水平。伊朗里亚尔在2018年跌幅已接近此前8年的水平。   

在对进口商品有大量需求的伊朗,货币贬值引发输入型通胀,进而传导到国内物价水平的方方面面。   

如今,牛羊肉在普通家庭餐桌上更少见了,价格便宜的鸡肉成为备受欢迎的肉制品,1升装牛奶的价格从1年前的约2万里亚尔(约合1元人民币)涨到4.5万(约合2.25元人民币),1升装果汁的价格从约4万里亚尔(约合2元人民币)涨到了10万里亚尔(约合5元人民币)以上,伊朗民众节日家庭必备的开心果等干果更是飙到了每公斤200万里亚尔(约合100元人民币)以上。   

物价坐火箭般上涨,普通民众的财富却在跳水。据了解,一家在伊朗的外国公司聘请的当地高级工程师月薪约7000万里亚尔,这在一年前约合14000元人民币,到今年3月仅值约3000元人民币。一名普通出租车司机,月收入仅为3000万里亚尔(约合1500元人民币)左右,由于一些汽车配件仰赖进口,对于他们而言未来车辆的日常维护可能都难以为继。

 

二、稳汇率,也带来副作用

断崖式下跌主要发生在去年下半年,因此即便物价疯长,在伊的外国人反而觉得物价便宜了许多。而进入2019年后,里亚尔汇率维持在了相对稳定的10万至14万兑1美元之间,这轮物价的上涨才让在伊的外国人也“有感”。   

在伊朗政府强力介入下,里亚尔当前的汇率是从低谷快速反弹后的水平。去年10月,里亚尔汇率一度下探至20万兑1美元。为了稳住汇率,伊朗政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汇率的剧烈波动,诱使一些不法之徒疯狂倒汇。伊朗政府果断出手,逮捕并处死了一批外汇贩子,同时撤换了央行行长,协调央行根据市场波动对外汇市场注入外汇储备。

强力措施之余,也带来不少“副作用”。

按照伊朗政府的规定,单日银行卡提取现金额度仅为200万里亚尔(约合100元人民币),诺鲁孜节前额度提高到500万里亚尔(约合250元人民币),单日ATM银行卡转账限额为3000万里亚尔(约合15000元人民币)。在外汇兑换所,买外汇需要出具合理购汇证明,卖外汇只能兑换合200美元的里亚尔现金,再高的金额需要存入银行账户。   

2018年,伊朗政府直接宣布了对1000多种商品的禁止进口命令,并新出台了一些通关法规,导致原本1个月内完成的进口通关手续延宕至3个月甚至更久。   

虽然是为了管控通货膨胀和汇率,但这些做法毫无疑问会给正常的生产、流通和消费带来许多麻烦,打压进口更等于打压供给,也会加剧通货膨胀,无异于饮鸩止渴。按照伊朗官方发布的消息,伊朗的工业生产在过去半年已经出现了明显萎缩,五分之一的工业部门仅能维持50%至70%的产能。   

在严重扭曲的市场,也出现了难得一见“奇景”。   

在其他国家被视为消费品的汽车,在伊朗市场变成了保值增值的“硬通货”受到民众的追捧。因为物价水平的不断上涨,即便是二手车,未来的价格也会比现在的新车更贵。  

然而,汽车市场热火朝天背后却是汽车企业卖一辆亏一辆的窘境。无论是整车还是零部件,一旦涉及进口,即便资金汇兑不存在问题,在销售周期内里亚尔的贬值幅度也能将利润空间吞噬的一干二净。

 

三、山穷水尽?还远着呢!

虽然困难重重,但要说被逼上绝境,伊朗还离得很远。   

一方面,伊朗人的民族性格,不会轻易“认怂”。   

曾经有朋友到伊朗人家里做客,刚好还有一位别家伊朗孩子来找这家人的孩子玩耍。临近晚饭,这家主人准备了炖牛肉作为待客的晚餐,还客气地招呼这个孩子一起吃,却被孩子婉言谢绝。硬气地说出:“我妈妈也给我做了同样的好吃的晚餐”后,孩子起身走了。事实上,因为经济不景气,这个孩子的父亲刚刚失业,以他们家当时的经济状况,牛肉并不在消费能力范围内。   

伊朗人强烈的自尊心正是“从娃娃抓起”的。   

另一方面,伊朗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活在当下的民族。   

沙迪兹(Shandiz)是德黑兰一家很有名气的烤肉店,菜品只有6、7样,但都是招牌。自去年以来,沙迪兹的门庭越来越冷清。因为,在沙迪兹一串烤羊排含税在120万里亚尔(约合60元人民币)以上,携家带口饱餐一顿就能吃掉一个普通伊朗工薪阶层1/4的工资。   

不过在诺鲁孜节期间,沙迪兹的生意格外红火,两层楼的大厅在晚餐时段几乎座无虚席,许多都是老、壮、幼三代同堂,对着满桌的珍馐如饕餮一般狼吞虎咽。   

很少听说伊朗民众有储蓄的习惯,“月光”是常态,既然过新年,更要有个过节的样子,即便日子不好过,节日的氛围也要烘托得到位。   

最关键的,伊朗绝佳的资源禀赋决定了,这个国家绝对不会被逼到饿死。   

有伊朗朋友时常抱怨日子越来越艰难,笔者就问他:“伊朗人民有过一年只吃一顿肉的日子么?”“那实在是不可想象。”伊朗朋友说。   

根据粗略统计,伊朗人口只占世界1%多,但自然资源探明储量占世界7%。无论外部制裁如何严厉,造成的困局如何艰难,伊朗人过去不曾、未来也不会山穷水尽。   

所谓“年关难过年年过”,

伊朗人就是如此。

注:文中涉及货币兑换均采用当地兑换所的市场汇率。

来源:约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