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和伊朗年关难过一文拼发)美国和伊朗,离开打还有多远?或者 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目的原来是这个。。。。-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可和伊朗年关难过一文拼发)美国和伊朗,离开打还有多远?或者 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目的原来是这个。。。。

瞭望智库驻德黑兰国际观察员 | 马骁

发布日期:2019-04-11

导语:

因罕见的大范围持续降水,伊朗各地最近备受洪灾之苦,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也是伊朗的“人民子弟兵”,根据指示一直忙于抢险救灾。

然而就在4月8号,这支伊朗国家正规武装力量,突然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为“恐怖组织”。伊朗反应倒也很快,迅速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和下辖的驻中东地区美军部队列为“恐怖组织”。

双方彼此一番嘴炮大战过后,理论上,两国两军都可以反恐之名向对方发动军事打击,而革命卫队此前也威胁,若自己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驻中东地区的美军都会“不得安生”。

那么美伊双方是否真的要“约架”?开打还有多远?

 

正文: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伊朗虽然死硬“反美”,但说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确实太离谱了。

到目前为止,世界范围内发生的针对平民的恶性恐怖袭击事件没有一起能被证明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策动的。相反,伊朗自身则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

2017年6月首都德黑兰,2018年9月南部城市阿瓦士都曾发生严重恐怖袭击,造成无辜平民伤亡,东南部边境省份的安全形势则更加严峻。此外,伊朗还一直对叙利亚提供“军事顾问”支持,在消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实事求是地说,革命卫队一直是战斗在反恐一线。

美伊双方是否真的要“约架”?

目前来看还言之尚早。双方现在都没有主动寻求军事冲突的意愿。

革命卫队在40年前的伊斯兰革命大潮中诞生,与伊朗国防军共同组成伊朗正规武装力量。对伊朗革命卫队而言,从实力上看,与美军作战无异以卵击石。虽然一直遭鼓吹自身军事实力的强悍,但跟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相比,双方不是一个量级。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估算,伊朗一年军费开支约145亿美元左右,相比于动辄六、七千亿的美军,连零头都不到。

经济实力作为军力的物质基础。伊朗GDP只占美国的2%。

从伊朗历年阅兵和军演展示的军事实力看,伊朗革命卫队的装备质量和技战术水平也已远远落后。

伊朗现役主战装备,如陆军主战坦克和装甲车,包括20世纪70年代从英国进口的波斯狮主战坦克、俄制T-72坦克和一些国产仍在吃40年前的老本,美制F-5战斗机,停留在第二代喷气式战斗机的水平。

即便是伊朗最以引为傲的弹道导弹,制导方式仍停留在惯性制导阶段。伊朗中近程弹道导弹地区能够对整个中东地区形成有效威慑。然而战斗部质量有限是弹道导弹的通病,在无法到达米级的精度的情况下,装备常规弹头的弹道导弹能否在战时能否造成有效杀伤仍值得怀疑。

伊朗整个作战体系仍停留在机械化时代,繁杂的装备品类在战时能否得到有效的后勤保障更是大问题。从海湾战争到科索沃再到伊拉克,机械化时代的军队一旦与全面信息化的美军发生体系对抗,只会在降维式打击下被彻底碾压。

然而,伊朗革命卫队也并非毫无优势。过去一段时间,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迅速扩张,与伊斯兰革命卫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什叶派民兵,活跃在从伊朗经伊拉克到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广阔弧形地带,宽阔的战略纵深和庞大的军队规模,有条件化整为零,灵活机动地展开行动,并对美军基地附近地区实施渗透,能够有效抵消美军及其盟国质量优势。

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教训也告诉美国,高举反恐大旗,依靠飞机和导弹的狂轰滥炸,能够消灭反美政权,但会炸出更多的恐怖分子和反美武装。美军能够“进得去,打得赢”,但“出不来”,只能将美国拖入持久消耗的战争泥潭。

此前以色列曾声称对叙利亚境内伊朗军事目标实施了大规模空袭,最近美国也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虽然经常表态强硬,然而面对这些动作,伊朗方面却没有任何激烈反应。虽然将“革命卫队”定性为恐怖分子,美军在伊朗周边也没有任何进行进攻性集结的迹象。

事实上,动用除军事打击之外一切手段对伊朗极限施压,遏制伊朗在地区的扩张,寻求伊朗从内部“改变”,是特朗普就职后美国对伊朗的政策方针,这一方针仍未改变。

特朗普在8日的讲话中特别强调,将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将“极大地扩大对伊朗现政权施压的深度和广度,任何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交易,或提供支持,都将面临风险。”

伊朗伊斯兰革命后,40年来伊朗一直在美国的制裁阴影下艰难谋生。

因为产品禁运,许多工农业生产物资输入伊朗都被美国列为违禁品,伊朗不仅无法通过合法渠道为国王时期的战斗机采购零部件,甚至连民航飞机的更新维护都面临困难,游弋在世界各大洋的美国海军随时有能力查扣进出伊朗的货船。因为金融封锁,伊朗的海外资产随时可能遭到冻结,跨境资金也难以通过银行系统流转,正常的贸易活动也受到限制。因为许多实体和个人被美国“拉黑”,外国人跟伊朗做生意很可能被美国“长臂管辖”,即便再小心谨慎,只要被寻到些蛛丝马迹,仍会遭到美国的“司法霸凌”。

在这种环境下,倒腾物资就需要通过一些非常渠道和特殊手段,革命卫队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最新款的iPhone手机上市后不久就能买到,戴尔和惠普的笔记本电脑也很受欢迎,Beats耳机和Bose音箱也是潮流尖货,如果想自己组装一台台式电脑,Intel的CPU芯片和Windows的操作系统在许多地方都能买到。而这些背后,都有革命卫队的身影。

在伊朗,革命卫队做生意合理合法,下辖或者与之有密切联系的公司涵盖基建、资源勘探和开发、金融、物流等关乎伊朗经济命脉的方方面面。虽然革命卫队对经济活动的深度介入理论上很可能滋生严重腐败,但在抗击美国制裁,维护伊朗安定方面,革命卫队功不可没。

2018年11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重启对伊朗严厉制裁,涉及伊朗能源出口、银行系统、航运、外汇及贵金属买卖,虽然伊朗在一段时间内经历了里亚尔断崖式贬值和火箭式通货膨胀,但近段时间已经逐步稳定,没有出现严重的社会动荡,制裁对伊朗的打击并不如预期明显。

切断革命卫队的经济触角,制裁才能对伊朗造成更有效的杀伤。这一方面可能坏了一些伊朗特权阶层的财路,在某种程度上更可能断了伊朗国家的生路。革命卫队被指认定为“恐怖组织”,任何与革命卫队发生联系的实体和个人都可能被指控“支持恐怖主义”,而遭到严厉制裁。

由此可见,给革命卫队按上“恐怖组织”的罪名只是虚晃一枪,将伊朗逼入绝境,对伊朗“谋财害命”才是真正的图穷匕见。

4月8日和9日,伊朗里亚尔的公开市场汇率出现大幅下跌,两个交易日内最大跌幅超过7%。美国对伊朗的压力远未到极限,伊朗面临的严峻考验可能才刚刚开始。

来源:约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