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稿发个word版给我。夏)特朗普发话美国要领跑5G,中国会掉队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此稿发个word版给我。夏)特朗普发话美国要领跑5G,中国会掉队吗?

老解1972 |

发布日期:2019-04-30

导语:

“5G是一场美国必须要赢的竞赛。”

4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有关美国5G战略部署的讲话,宣布美国将释放更多无线频谱并简化通信设施建设许可,以在第五代通信技术(5G)领域获得领导地位

(图为美国当地时间4月12 日,特朗普在白宫罗斯福厅举行的记者会上公布了旨在刺激美国5G 网络发展的举措

根据特朗普的说法,美国通信业将向5G产业投资2750亿美元,创造300万个工作岗位,为美国经济贡献5000亿美元。

此番讲话不仅为5G在全球范围内如火如荼的竞争添了一把柴,还在国通信业的舆论场里掀起了一阵波澜4月初被韩国和美国运营商抢跑全球5G商用首发的焦虑,再度卷土重来。

按照计划,我国5G今年试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美国现在搞“5G大跃进”,中国怎么办?

 

一、别慌,5G是场持久战

首先要明确一点,对于中国5G产业的发展,国家在顶层设计上的定位一直非常清晰

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制造强国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从推动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的角度出发,“加快信息网络新技术开发应用,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

5G所承担的使命也不只是单纯升级通信网络,而作为构筑万物互联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赋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通过推进信息网络技术广泛运用,为垂直行业奠定通信基础,促进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的升级换代,推动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成熟。

中国移动总裁李跃有一句话,概括得很准确:4G改变了生活,5G就是来改变社会的。

换句话说,5G竞赛衡量成败的标准,关键在于推动行业应用创新所实现的社会经济价值。我国通信行业所谈及的“3G追赶,4G同行,5G引领”的目标也指的是在通信技术产业化所创造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上实现引领5G的全球竞争将是时间周期长、产业范围广的深度竞争,而不是一蹴而就在一时一地就能见输赢的比赛。

基于这样的5G产业定位再根据5G标准组织3GPP划定的路标,我国三大通信运营商较为一致地将5G商用时间表放在2020年应该说是一个相对冷静、理性且稳妥的时间表,因为完全支持5G应用场景的5G技术标准R16按计划要到2020年3月才能完成。

2018年底产业链上的芯片厂商基于更早的R15标准推出了首款5G芯片,但能面向“早期应用”做外场测试和验证,所以虽然韩国和美国运营商非常激进地在今年4月份宣布5G商用,但实际上还都只有一款终端且性能尚不稳定的尴尬阶段。

因此,面对当前的5G全球竞争,我国通信行业还是要有信心和定力,基于既定的5G产业定位踏踏实实地做好相应网络测试和应用验证等准备工作,按照既定规划推进5G商用进程,而不需在商用首发时间上与人较长短。

特别是处于5G产业链前端主导位置的通信运营商,承担着以网络先行带动产业发展的历史重任,在5G建网之初就应当按照以终为始的原则选定技术路径,坚定5G赋能垂直行业应用的方向,踏踏实实地推进我国5G商用进程,避免犯贪功求快的错误。

 

二、影响5G商用的关键选择题

实际上,现在真正能影响5G商用进程的因素,还是通信产业界在技术层面的选择。

在技术层面,针对5G网络的建设和部署架构,3GPP定义了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两种标准选项。推进5G商用进程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到底选择NSA还是SA

这两种5G标准的优劣比较,通信业界有过充分讨论并得出了清晰的结论,通信业资深专家李进良教授总结的观点是:NSA并不是真正的5G,SA才是“真5G”。

中国的5G商用要实现赋能垂直行业应用,助力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使命,成为社会数字经济和各行各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新引擎,唯有SA架构才可以承担。

最初,选择SA标准部署5G网络曾是中国通信业界,特别是通信运营商的普遍共识。在“5G SA”标准制定的过程中,中国移动不仅主导了5G第一个版本网络总体架构标准的制定,还连续在2018年2月份和6月份联合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英特尔等全球合作伙伴先后发起了“5G SA突破行动”和“5G SA启航行动”,来推动SA标准的实现。

与此同时,中国电信也在2018年6月份发布《中国电信5G技术白皮书 》,正式宣布“考虑到网络演进、现网改造、业务能力和终端性能等因素,优先选择独立组网SA方案”。

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宇红在2018年6月份3GPP正式批准SA标准后接受采访时还透露,在标准的制定讨论期间中,不少外国运营商选择了NSA,但中国移动坚持SA版本,就是因为“我们认为NSA不是一个完整的核心网,用的是4G的核心网做改造。5G要想带来全新的功能,都需要SA来实现,所以我们在SA方面投入非常大,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产业,及时把SA标准做完。”

话犹在耳,这一业界共识却在今年2月份突然被打破。在巴塞罗那举办的GTI 2019国际产业峰会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出人意料地宣布中国移动要在2019年启动另一项技术标准——NSA“规模部署”。虽然李正茂在表述中也强调中国移动会“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但作为5G SA系统架构重要贡献者的中国移动突然变向,舍SA而取NSA做5G“规模部署”的决定仍然在业界引起了震动。

(图为巴塞罗那GTI 2019国际产业峰会

中国移动给出的官方理由是SA发展面临着产业链不成熟等诸多方面的挑战,但在韩国和美国等运营商已经率先在NSA上抢到试商用和商用先发舆论阵地的背景下,中国通信业界普遍希望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能够作为先进运营商的代表全力推动SA产业链以尽快实现SA网络在中国市场全球首发并大规模部署,从而彰显中国通信行业的5G产业影响力。

这个时候突然转向,确实出人意料

而且随着中国移动的转向,迫于5G竞争压力,中国电信也被迫跟随,再加上中国联通受限于资金和技术实力早早选择了初期投入较低的NSA,中国三大运营商在全球范围的5G竞争上全部由SA争先策略变成了NSA跟随,等于步了韩国和美国运营商的后尘。

 

三、中国5G商用规划会不会被拖慢?

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2019年抢跑NSA规模部署,意味着国内5G产业链的风向标要尽快转向NSA,因为海外5G产业链已然在NSA上形成了先发储备,被动程度可想而知。

基于中国三大运营商宣布转向NSA规模部署的既定事实,李进良在其发表的《韩国挑战5G商用第一的启示》一文中给出了中国5G网络部署路径选择的妥协性建议:

“为响应国家5G发展战略,尽早实现5G商用向国庆七十周年献礼,应选择NSA标准局部小规模先行建设;为实现真正的5G,催生巨大的商业蓝海,SA标准又刻不容缓;权衡利弊得失,建议我国应明确独立组网作为目标,2019年启动在局部地区小规模NSA部署,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实现SA为基础的目标网”。

然而,在运营商以及设备商目前浩大的宣传攻势和驱动能力影响下这些建议仅“局部地区小规模NSA部署”的铮铮谏言显得有些微弱和无力。

对于运营商而言,从NSA过渡并最终演进到SA目标网络,并不容易。这意味着要对原有网络进行至少3次复杂的改造升级直至NSA终端完全退网才可实现,而每一次改造升级都意味着新一轮的成本投入和更复杂的网络风险。

并且,随着SA产业链的日渐成熟,为尽快实现5G网络对uRLLC和mMTC等产业应用的支持,理论上NSA过渡期应当被压缩得越短越好,但这也意味着运营商前期投入的NSA建设成本将很快成为投资浪费。

从保护投资的角度出发,前期NSA部署的规模越大,后期运营商推动SA演进的积极性就会越低。因为NSA制式的5G终端不能在SA架构的5G网络上使用,NSA规模试商用后发展的5G手机用户越多,NSA架构在网时间就会被拖得越长,运营商需要运营和维护的5G网络就越复杂,后期投入也会越高。

正如前文所说,5G的全球竞争将是时间周期长、产业范围广的深度竞争。面对SA架构技术难度和产业链不成熟的挑战,承担着以网络先行带动产业发展历史重任的中国通信运营商更应该发挥引领作用,不计一时得失,不为外界因素干扰,保持5G赋能垂直行业应有的定力,朝着率先部署SA架构网络的方向勇敢前行,并为5G新业务探索出可行的商业模式。

也正如业界所呼吁的,“唯有敢于坚持SA方向,勇于探索真5G业务模式的通信运营商,才能在中国5G商用的进程中为自己的长期发展开辟新的空间,在中国5G商用的进程中提升和发挥其产业影响力,从而最终成为5G及后续移动通信技术发展的产业领袖!”

来源:约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