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顶层设计破解清洁能源发展瓶颈-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从顶层设计破解清洁能源发展瓶颈

王亭亭 | 《财经国家周刊》实习记者

发布日期:2017-03-06

由于雾霾的产生是各种原因的综合,治理雾霾也是一个长期性和复杂性的综合过程。

山东业和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戴丽莉

自2013年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来,中央不断提升对雾霾治理的重视程度,控制企业排放、推广使用清洁能源等诸多治霾手段不断加码,加大环境治理力度,重拳整治大气雾霾。

“改善能源结构,成为当前从‘供给侧’治理雾霾的重要举措。”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2017年1月5日,国家能源局发布《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及《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进一步指出要优化能源结构,使清洁低碳能源成为“十三五”期间能源供应增量的主体,同时推广使用生物质燃料等清洁油品,提高石油消费清洁化水平。

但事实上,这一工作目前仍受到政策、法制、资金等诸多配套措施的制约。

诸如清洁能源扶持发展机制、绿色金融支持机制、环境保护督察机制等,均还有大量工作亟待推进和夯实。并且,部分清洁能源行业准入标准的缺失,导致一些清洁能源企业的发展受到严重制约,进而掣肘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我们呼吁国家尽快给出顶层设计,切实制定新兴清洁能源发展的行业规划以及法律法规、监管机制、融资支持等配套体系,告诉我们合规之路怎么走。”作为一家典型的受缚于体制机制的企业,山东业和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戴丽莉透露出颇多无奈与期盼。

治霾“生力军”

《财经国家周刊》:目前,国家已将改善能源结构作为治理雾霾的重点工作进行部署,尤其是治理汽车尾气,研发和推广新型清洁能源已成为了重要一环。除去限号、限购等末端措施,你认为清洁能源的角色和作用何在?

戴丽莉:发展清洁能源是改善我国能源结构至关重要的一环。

雾霾的主要来源是燃煤、工业、机动车、扬尘和生物质燃烧,各个地区因产业结构的不同又有所差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因产业结构调整,工业和能源生产行业排放较少,汽车尾气的影响相对更大。

雾霾中降低能见度的物质主要有4类:有机气溶胶、硫酸盐、硝酸盐、黑碳。其中,黑碳是汽油和柴油在不完全燃烧时的主要排放物。由于传统汽车油品的氧含量较低,交通堵塞时汽车发动机怠速空转会导致黑碳的排放量更大,加大汽车尾气对环境的杀伤力。

因此,近几年国家在治理汽车尾气方面,已不再囿于限号、限购等“末端”治理措施,而是同步将改进、置换汽车燃料等供给侧改革措施推广开来。由此,甲醇汽油、乙醇汽油等新型清洁能源逐渐为大众所熟知,其优势与作用也渐趋明显。

一方面,在有效减少有害物质排放的同时,也减轻了国家石油进口压力,缓解了资源环境约束。

另一方面,生产新型清洁能源的原料来源广泛、成本低廉。例如,生产醚基汽油的原料二甲醚,可直接从煤炭、钢铁、火电、化工、能源、交通与装备制造等诸多领域的余热废气中提取利用,可谓是变废为宝。

《财经国家周刊》:甲醇汽油和乙醇汽油已经推广了较长时间,但作为新兴清洁能源,醚基汽油尚未被大众熟知。相较于传统石化汽油和其他清洁燃料,醚基汽油有何优势?对于治霾有何具体作用?

戴丽莉: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醚基汽油是“更未来”的产品。

醚基汽油是醚基燃料以15%或30%的体积比,与催化汽油或车用汽油混合成的产物。醚基燃料则是将二甲醚、甲醇、低碳混合醇等物质,在常温下完成二甲醚气液转换后合成的产物。

其实,醚基燃料在国外早已不是新生事物。美国加州政府在2015年就批准DME(二甲醚)作为汽车燃料使用,同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发布了用于燃料的DME标准——ISO16861:2015。此外,欧盟也已计划在2030年将醚基燃料列为生物燃料的一种。

醚基汽油作为醚基燃料与汽油复配的产物,经过我们专家团队几年来的研究和试验,其优势可归结为以下三点:

第一,醚基汽油符合现行油品的辛烷值指标,且相较于其他汽油,其油耗更低、动力更足、抗腐蚀性更强。

第二,醚基汽油含氧量高,适用地域广,不仅适合平原地区,在高海拔地区也同样适用。在我国西北地区,由于海拔高,空气含氧量较中东部地区低,行车时对油品自身动力要求较高。醚基汽油的高含氧量,就像是为爬山队员装备了氧气瓶,解决了汽车在高寒地区动力不足的问题。

第三,原料来源广、成本低,生产过程安全环保。生产醚基汽油的原料为世界公认的清洁能源二甲醚,生产过程中利用“脉冲”静态混合,无废水、废气产生,采用“内浮盘+氮气”方式储存,并在装卸过程中借助油气回收装置回收挥发气体,供循环使用。从原料采购、生产、储存到产品销售过程中均实现了环保安全一体化。

醚基汽油应用于汽车后,其高含氧特性可使其充分燃烧,减少油路及燃烧系统产生的积碳,并有效降低苯、甲苯、二甲苯、丁二烯和MTBE(甲基叔丁基醚,一种汽油添加剂)等致癌物的排放,对汽车尾气中碳氢化合物、碳氧化合物、氮氧化合物的减排效果分别达到53.4%、45.7%、43%,大大降低了汽车尾气对空气的污染,是治理雾霾的“生力军”。

“仅凭企业一己之力远远不够”

《财经国家周刊》:我国的治霾工作已开展多年,但成效有待进一步提升。在当前能源产业链几乎被央企、国企垄断的大环境下,民营的新型清洁能源企业,可能遭遇到怎样的困难?

戴丽莉:目前,清洁能源产品在市场机制上存在“好产品不一定被宣传、被应用”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在于清洁能源行业缺乏顶层设计和配套措施。

第一,新型清洁能源缺少行业标准,只能划归现有的大一统标准,例如石油石化等传统污染领域,导致清洁能源企业受限多、发展缓慢。

我国对传统能源产品的审核、认证、市场准入有严格标准,但新型清洁能源却缺乏相应标准,仍以传统行业的“旧管理方式”进行管理,导致项目建设束缚严重,制约清洁能源企业发展。

以醚基汽油为例,项目在规划、立项、环评、安评、职业卫生评价、验收及许可证办理等过程中,只能参照传统石油化工行业办理,但因清洁能源独有的环保特性,无法与现行环保验收等标准一致,导致项目在环保、安全、技术等方面审批缓慢,影响建设进度,加大了企业负担。

并且,政府在提倡简政放权,中间却出现了一批中介机构。企业不仅要在政府部门事务中打转,还需找中介服务机构出具各种审核报告——可行性研究报告、环境影响报告书、节能评估报告、安全条件报告、安全设施设立报告、安全事故应急预案、安全设施验收报告、环境验收报告、试生产方案报告、震评报告、特检院报告、水资源论证报告、职业卫生报告等等,严重加大了项目获批的成本。

第二,行业市场秩序监管缺失。针对个别企业不实宣传、价格乱象的情况,缺乏专门的渠道和平台进行约束、管理。

第三,配套措施未及时跟进。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虽然出台了一些支持措施,但国家对于清洁能源行业的财税、立项和信贷等支持体系相对滞后,还不能适应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升级的要求。

《财经国家周刊》:除去顶层设计,资金是企业生存的必需品。早在2015年,银监会、发改委《关于银行业支持重点领域重大工程建设的指导意见》就要求加大对清洁能源等重大工程的信贷支持。你对此有何切身感触?

戴丽莉:在银行贷款的行业分类中,风电、光伏、太阳能等均属于新能源行业,而醚基汽油这类新兴清洁能源,由于政府未对新兴清洁能源行业单独划分,故只能将其归属于传统石油化工行业,导致我们虽能获得信贷支持,但受限严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新兴清洁能源行业的支持政策缺乏针对性,例如分类标准就太过笼统,导致银行在信贷时缺乏可遵循的指引,企业在提交材料和接受贷款审查时更是遭遇诸多限制。

另一方面,2016年各大银行对石油化工企业普遍压贷,将其笼统视为产能过剩的高污染、高耗能产业,误伤了一些尚不具备明确行业标准的新兴清洁能源企业。

而这一系列难题,从我们民营企业的角度,目前还尚无有效解法。仅凭企业一己之力远远不够,很多深层次的顽疾、桎梏仍难以破解。

合规之路在哪?

《财经国家周刊》:针对前述的重重困难,你认为国家在顶层设计和相关配套上应做出哪些具体改进和完善?

戴丽莉:当前最迫在眉睫的,是针对雾霾治理工作中的清洁能源发展,还需要顶层设计,尤其各部委、各部门之间的分工协作。

首先,建议有关部门尽快给出顶层设计,切实制定新兴清洁能源发展的行业规划以及法律法规、监管机制、融资支持等配套体系,告诉我们合规之路究竟怎么走。

其次,建议给新兴清洁能源产业采取试点先行的办法,尤其是雾霾严重的地区,尽快加大新兴清洁能源覆盖市场的速度、力度、广度。

再次,政府应当建立和完善清洁能源管理及协调机制,搭建起企业“自下而上”的诉求平台和渠道,比如设立行业协会、企业参与行业标准制定等,同时建立起清洁能源监督、监管机制。

此外,国家应该加强对金融机构绿色信贷的重视,不应让绿色信贷流于形式、止步于简单的几大新能源领域,而忽视大量有希望、有市场的新兴绿色技术及产品。建议金融机构与相关部门加强沟通,听取专业意见和建议,更好的细化信贷政策,不要将新兴清洁能源企业“一棍子打死”。

《财经国家周刊》:尽管有困难,但制度改革往往会滞后于行业和产业发展,这是全世界的经验和教训。具体到清洁能源产业本身的生存与发展,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戴丽莉: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不一而足、参差不齐。有过光伏行业早年的高歌猛进,也有其他行业常年的缓慢蛰伏。但共性在于,清洁能源产业对于国家政策具有高度敏感性、依赖性,相关政策的缓滞或出台,都很可能决定一个行业的生死存亡。

单从产业角度,清洁能源产业必定应该逐步规范化、标准化,为治理雾霾做出应有贡献。

站在企业自身发展的角度,我觉得清洁能源企业可以有选择性地“抱团取暖”,但必须以正确的“初心”来抱团,而不是意图靠虚假宣传来博得自己形象的提升,甚至是打着推行清洁能源的旗号,只为吸引投资。

《财经国家周刊》:治霾是一项长远工程、全民工程。作为实干的一线企业家,你认为治霾工作接下来应当如何体系化、全民化?

戴丽莉:由于雾霾的产生是各种原因的综合,治理雾霾也是一个长期性和复杂性的综合过程。

首先,车辆尾气排放指标、标准和环保指标必须越来越严格,执行力度一定要强,严格按制度办事。其次,问责机制、监督机制要完善,要落到实处。再次,推广及使用清洁能源是有效解决雾霾的途径,政府各部门应当尽快成立专门管理清洁能源行业的相关部门,让清洁能源产业快速变大变强。

针对雾霾须采取全领域、全时间段、全主体、全生命周期的治理手段。而且,雾霾治理不能仅局限在生产或流通环节,更要从研发、设计、生产、流通、销售和售后等任何可能造成雾霾的环节开展监管治理。

最后,需要政府和企业同时加大宣传力度,从公民的环保意识做起,真正实现全面、全民治霾。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