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经济已经触底 2017年GDP增长率会上升-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姚洋:经济已经触底 2017年GDP增长率会上升

姚洋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院长

发布日期:2017-01-09

总结起来,我这里给两个建议。总之,政府一定要找到既保增长,又调结构的突破口,不能像过去几年,把调结构和保增长完成对立起来,自己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了,这样2017年才能把结构调整真正做好。

2016年12月中旬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信号,并对2017年的经济工作定了个调子。谈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的什么,完成情况什么样。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重要的结论就是制订了五个任务:“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五个工作应该是抓到了中国经济的要害。

中国经济从2012年底经济增长减速,2016年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通常经济增长减速的时候,就会出现过多的库存,杠杆率会上去,也会出现一些“僵尸”企业。

上一轮经济减速也是一样的,从1998到2003年,中国也经历了一个结构调整,这次的结构调整可能比上一轮来得更猛烈一点。但从整个规模来看,实际上赶不上上一轮的调整。

上一轮调整当时我们的银行坏账率达到了30%,占到GDP的四分之一。虽然我们现在很困难,不要忘记1990年代才是真正的困难,银行体系已经难以为继了,国营企业已经到了完全崩溃的边缘,但那个时候改革的动力更加足一些。

2016年任务:去产能完成了 去库存、去杠杆没完成

可以回顾一下,2016年的5个任务到底做得怎么样了呢?如果看去产能,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基本上超额完成任务,特别是钢铁和煤炭行业还不错。

问题在于,用这种行政手段去压产能,会产生一些消极后果。比如说钢材,2016年进口的产品又很多,因为经济下半年起来了,钢材价格飙升,国内产能不够。这是拿行政手段来压产能,会有很大问题。

还有一个去产能地区的不平衡,比如说河北压了,广西是不是管不了?广西还有新的钢厂建设。就是说,去产能任务完成了,但是最后,因行政手段去产能会产生一些问题。

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钢材库存下降,价格回升,表明化解产能的阶段性效果已初步显现。

剩下两个“去”,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动。比如说去库存,最大的库存是在房地产行业。去年我们说房地产过剩的库存是7亿平米,到今天仍然是7亿平米,所以基本上没有降。

去杠杆方面,不但没有降还在上升,为什么杠杆率会上升呢?因为首先经济还在下行,企业没有办法运转起来,所以杠杆率不断的累积,最后造成结果,去杠杆没有去成。

另外一个原因,这两项工作都需要发挥市场的作用,或者至少要市场和政府的行政措施相结合,不像去产能,政府一声令下可以关掉落后产能。去库存,你不能逼着老百姓买房子,老百姓不买我们没有办法,所以就很难完成。

2017楼市去库存压力仍然很大。

杠杆要去,大家能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干脆把源头掐住,少发货币,可是一少发货币保增长又做不到,所以货币还得发。企业要生存下去,要借新债还旧债,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要维持,这样债务又会累积起来。

所以去库存和去杠杆,这两项任务都完成得不是太好。

还有降成本我们做得好不好呢?刚好中国经济工作会议开完,曹德旺放了一炮。曹德旺其实并没有跑,只是到美国搞了投资,曹德旺说得很好,在中国除了人工比美国便宜,剩下所有的东西都比美国贵。在美国,人工上面的高费用,用水电、交通、税收等便宜的东西,一下就冲抵回来了。

这说明,我们降成本没有做得太好,虽然说两税合一,好像给企业节省了5千亿,事实上因为增值税的税率还是偏高,企业还是抱怨成本太高。尤其是经济比较低迷的时候,这种税负成本的压力感觉就更加大一些。

我稍微算了一下,如果我们每个企业照章纳税,绝大多数中小企业都会死掉的,都活不下去,大家都知道中小企业必须偷税漏税,所以曹德旺这一炮放得很好,能不能促进2017年两会上,讨论出对策,让降成本的政策落到实处。这可能是一个契机。

以上是对2016年中央工作会议5个任务的评价,有完成的,有没有完成的。

保增长的包袱

另外一方面,2016年还在打一场仗,就是保增长。这和2015年犯的两个政策错误有关系,第一个错误是股市波动,政府不必要地背上了股市的包袱。

一开始人民日报发社论说4000点只是牛市开端,被民间解读为政府意志,暗示股市还要涨,股市果然大涨,掉下来之后政府又想救市。

这样不仅市场对中国的经济失去了信心,而且中国政府的公信力也受损,这是非常不必要的一个政策失误。

其实你想,过去的15年间股市不止发生过一次崩盘,有三次,2001年和2007年,跟政府没有关系,最后大家抱怨一下完了就完了。这次因为政府出手了,造成的结果反倒是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2015年8月份我们搞汇改,要让汇率浮动起来,从原则方向上没有错误,汇率要增加灵活性。但恐怕是在错误的时刻做了正确的事情:人民币贬值预期非常大的时候,我们开始让人民币浮动起来。最后引起金融市场很大的震荡。

贬值到底有什么危险?如果没有资本的外逃,贬值没有什么影响,对经济反倒有正面的影响,至少出口能够多一些。

但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是经不起这样的贬值的,我们简单算一个账,去年我们的经常项目顺差将近6千亿美元,创历史记录。2015年8月份到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下降了7千亿美元,加起来在过去一年里面损失了1.3万亿美元资本的外流。

有一些人说我们干脆一次贬到底,如果平稳贬到底,一点没有问题,关键是大家谁有信心?你们不会跑到银行去换美元?造成的结果是,发生银行挤兑,搞不好引起危机。

2016年1月份,我们在美国开会,头一遭有美国人问我们说,你们的外汇储备还能坚持多久?我们吓一跳,他们说,过去几个月每个月外汇储备下降1千亿美元(2016年年初左右的外汇储备单月下降比较大),你们还能坚持多久?这是非常大一个冲击。

从这个背景下,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第一季度的时候,国务院下那么大的力气来强刺激,第一季度M2增加了4.61万亿元,相当于一年的货币供应量的60%发出来了,各个地方政府开始举债。

加大货币供应量是有用的,一下子就把人心稳定住了。那段时间汇率还在贬,但是资本流出的速度降下来了,还是有,但是降下来了。如果我们的人民币贬值是平稳的,不会引起恐慌性的资本外逃,这个我们可以接受的。

我们2016年的保增长任务完成的怎么样?还是相当不错的。2015年年底,我说大家准备好要过最困难的一年,媒体都在传。但是回头看,2016年不是最困难的一年,2016年比2015年相比,很多企业都有好转了。

可能有一个原因是,大家都觉得2016年会为最坏的一年,我们学者不断的警告政府,政府有可能采取措施,政府采取措施之后,我们经济基本面稳定住了。

2017:保增长仍然很重要的

2017年我们要做什么呢?首先第一个,保增长不能放松。我看媒体上好多经济学家说,既然我们的经济开始复苏了,我们的PPI转正了,所以我们的一些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应该退出了。

我觉得还不到退出的时候。我现在整个经济还在底部,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定的货币发行的速度,保持一定的财政力量的投入,对于稳定2017年的经济增长还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十三五”提出唯一一个数量指标:2020年我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要在2010年的基础翻一番,大家一核算,2016年到2020年我们的平均增长速度,必须保持在6.5%以上,达不到这个速度,就完不成指标,这是政府任务。

所以保增长还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件任务。

第二件任务,保增长的同时,调结构也要同时进行。习近平总书记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提到这个问题,不能片面地谈调结构,也不能片面地保增长,要两个都要谈。

我觉得2017年的任务,要找到既保增长又调结构的突破口,要把两个结合起来做。

建议地方政府发债去库存

怎么结合起来做呢?我这里给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政府加杠杆,然后去补贴民生,特别是用来消除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出来三四线房地产库存问题,要作为2017年的重点解决。

政府总得要有所行动,不能还是像2016年一样,只呼吁农民进城买房,没有刺激,农民不可能买房子的。我建议地方政府发行债券,自借自还,中央政府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每一平米补贴1千块钱,三四线房价平均而言,大约3000-4000元/平米,补贴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对于刺激农民进城有很大的作用。

江西赣州棚改货币化安置助力楼市“去库存”:图为赣州市棚户区原住户郭长厚,棚改前后居住的小区(胡承欢2016/1/6日摄)

有人说农民不愿意进城,这是经济学家和普通人看问题的不同之处,经济学家永远关注那些边际上,就是可进城可不进城,在犹豫的人,给他一个刺激就进城了,有部分人永远都不会进城,但是边际上那些人有多少呢?这种人是大有人在的。

现在很多农村的年轻人因为在县城里面买不起房子,所以住在农村老房子里,然后在城里上班,一旦能买得起房子就愿意搬到城里去,因为至少子女的教育资源更好了。

其实农村居民现在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和城市人已经差别不大了,只不过他们的生活水平比较差。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第一个去库存,7亿平米的库存很快就降下了。第二个降杠杆,杠杆率比较高的,房地产部门是其中之一,还有国有钢铁企业等。

去库存之后,这些房地产商就可以拿着钱到银行把债务还了,一些潜在的坏账也不会成为坏债了。

第三个好处,还能保增长。

去库存的补贴,一平米一千块,7亿平米总共7千亿,这笔政府的花销,对我们国家来说是小数。中央搞债务置换的额度2016年是5万亿,2017年还要3万亿,总共要把10多亿的债务全部置换出来。

所以7千亿不是很大的数,但是我们可以改善民生,又调结构又保增长,这是第一个建议。

化解国企负债:以债转股为突破口

第二个建议,我们要利用这次结构调整的机会,向上一轮结构调整学习,债转股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国务院已经出台了债转股的指导意见,把债转股作为结构调整的一个方式和手段来做。

为什么要用债转股搞国有企业改革呢?因为国有企业负债太多了,国企的负债率是66%,民企只有50%。

很多国企有好的技术、人员,直到今天国企作为一个总体,还是我国技术实力、人员实力最强大的部门,私人部门整体上赶不上国有企业。但是国企的经济手段,以及公司治理结构非常差,所以完全是让机制搞死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国企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这次我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2017年的工作重点之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国企的负债这么高,想让国企还债不太现实,至少短期内,有一些企业永远没有希望了。比如说铁路总公司,铁路总公司的负债3万亿,简单算一下每年的利息是3%,900亿基本上给银行打工去了,不可能收回来了。

怎么办?把铁总的债务转成股份,拿到市场上去拍卖,让民间资本进入,民间资本进入之后,通过债转股,真正的参与国企的管理,改变了国企的公司治理机构,改善了经营结构,可以把国企的强大的技术力量还有人员力量利用起来。

这样做也是一剑三雕:一是,国企改革做成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企改革新思路之后,三年过去了,国企混改基本上没有动,我们以债转股作为突破口,就能够顺利推动。

二是降杠杆,国企的杠杆率那么高,现在转成股份,没有杠杆了。

三是保增长,我们习总书记说,国企要做大做强,怎么做大做强?这就是做大做强的一个方式,也是一个一箭三雕的措施。

所以,总结起来,我这里给两个建议。总之,政府一定要找到既保增长,又调结构的突破口,不能像过去几年,把调结构和保增长完成对立起来,自己把自己的手脚束缚起来了,这样2017年才能把结构调整真正做好。

顺便说一下,我觉得2017年的增长率会比2016年高,很多人说,2017年的增长率还要下来,我觉得多数人是在预测潜在增长率还会不断下降,没有预测真实的增长率。

我们各项指标都在向好,怎么可能2017年的增长率比2016年还低呢?我们应该有信心,这次经济下行已经触底,过去20多年间,每7年一个周期,第4年应该是最低点,2017年后年,我们应该会真正的走向经济的复苏。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