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三国核电发展现状-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中、日、韩三国核电发展现状

薛晓芃,高明秀,李敦球,王娜 | 大连外国语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当代韩国》编辑部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韩国专家

发布日期:2017-03-21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核电站爆发泄露事故,在全球掀起一股核恐惧冲击波。六年过去了,这一事故留下的阴影仍笼罩在核能大国的民众心头,形成巨大的问号,拷问着核能的开发与安全。

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前,核电占日本全国发电量的30%,并预计在2017年达到41%,2030年达到50%。然而,福岛核电站泄露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曾一度停止核电运作。2014年日本总发电量为1025太千瓦时,其中核能贡献为0。考虑到日本国土面积狭窄,能源储备有限,在尚未有替代能源出现前,对核电的暂停发展势必是一种临时措施。

2014年,安倍政府上台后,日本制定了第四次能源基本计划,确认核能是主要的能源来源,提出将继续安全使用核能,以实现稳定和可持续的能源供给。2015年4月,日本政府表示,希望核能在日本电力基本负荷来源的比例在2030年达到三分之一。2017年3月底,日本将有7个核电机组重新启动,到2018年3月底,预计另有12个机组恢复使用。安倍政府还积极推动核能合作开发,积极开拓印度等新兴国家能源市场,进而维持产业收益,规避核能风险。

总体而言,日本核电发展除面临资金压力外,日本国内舆论对完全恢复核电站运行依然存在疑虑。一方面,安倍政府重启核电的措施成为在野势力抨击的对象。目前,日本民进党正在讨论在2030年前实现“零核电”的议题,形成了对执政当局的巨大压力,导致日本国内对核电站运营、维管的关注力度始终难以回落。2015年2月,日本瑞穗信息与研究所进行的民调显示,67%的民众能够接受核能电力,32%的民众则持否定态度。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灾害应对措施和能力难以令民众满意,福岛核事故后目前仍有十万余人无法回到家园。日本国内时有歧视难民、传播“核电恐慌”流言的新闻。显然,抚平民众对福岛核泄露事故的心灵伤痕仍需假以时日。

韩国核电的发展历程

(高明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当代韩国》编辑部主任)

作为一个土地面积有限的半岛国家,韩国的自然资源相对稀缺,90%以上的能源依赖进口。为保证能源供应安全,韩国很早就制定了核电发展战略。

1956年,韩国与美国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协定,开启了核能研究开发的序幕。1957年,韩国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成员;1958年,韩国国会通过《原子能法》,成为规范和促进本国核能发展、保护核设施安全和辐射防护的“基本法”。

韩国的第一座实验核反应堆于1962年建成。1978年4月,古里核电站587兆瓦的1号机组开始运行,成为韩国第一台商业化核电机组。

几十年来,韩国在核电研发、生产、建设上从未间断,并力求自主化。从2001年起,韩国核电技术的自主化率达到95%以上,韩国成为继美国、法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能够自行研发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

多年来,韩国一直通过技术和经验积累,积极推进海外核电市场开发,目前已成为美国、中国核电项目的重要供应商。斗山重工成长为世界最大的核电厂设备供应商,能够提供完整的反应堆和蒸汽发生器。

2009年底,韩国力压美国、法国等世界老牌核电出口国,与阿联酋签订价值200亿美元的核电站建设协议,再加上核电站后期运营、维护及为反应堆提供燃料等费用,协议总价值高达400多亿美元。

2010年3月,韩国与土耳其达成为土耳其承建两座核电站的协议。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韩国依然坚持发展核电,并提出2030年国内59%的电力将来源于核电和成为世界第三大核反应堆出口国的目标。

2013年,由韩国原子能研究所(负责反应堆设计)和斗山重工集团(负责反应堆建设)组成的韩国联合体获准为约旦建造该国首座核反应堆。

2015年3月,韩国与沙特阿拉伯达成协议,为沙特建设两座韩国自主开发的“SMART”核反应堆,并计划在试运行后,与沙特联手出口第三国。

截至2015年7月,韩国的7座核电站中共有23台现役核电机组,居全球第五位,装机容量21677兆瓦,约占韩国电力总装机容量的1/4。

目前,韩国已瞄准印尼、越南、罗马尼亚、泰国、芬兰等一些有核计划的国家,努力争取更多的海外核电项目。此外,韩国还计划进军世界核电运营、维护和检修市场。

韩国核电站的运行效率是全球最高的,其平均功率损失率为3.6%,为世界最低,远低于经合组织(OECD)国家6.4%的平均值。近年来,韩国核电厂的发电量都能达到理论满负荷发电状态的96.5%以上。在安全性方面,韩国核电企业30多年来从未发生过一起事故。2010年,韩国核电厂的平均非计划停堆率仅为0.1,相比之下,美国、法国、加拿大的指标均在1以上。

到2030年,韩国现役的“80后”机组和部分“90后”机组将会陆续退役。按照韩国教育科技部的规划,2029年,韩国的在运核电机组将达到35台,发电功率37000兆瓦,装机容量比重提升到28.2%。随着机组数量的增加以及其他核电国家的追赶,韩国核电站要想继续保持优秀的可靠性和运行效率并不容易。

韩国核电站位于世界前列,时常发生事故

(李敦球,中国社会科学院韩国专家)

韩国核电站非常发达,在全球十大核电站中韩国占据两个,即蔚珍核电站和荣光核电站。蔚珍核电站位于首都首尔东南330公里,是加压轻水反应堆,功率95万千瓦,从1989年开始发电。该核电装机容量为590万千瓦,占韩国总发电装机容量的7.5%。荣光核电厂位于韩国全罗南道。韩国40%的电量都由核电供给,是一个依赖核能发电的国家。

韩国正在规划和新建设7台14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新建的1号和2号机组分别计划于2016年和2017竣工发电。日本福岛地震后,核电站安全引发了全世界关注,目前韩国运行中的核电机组均具备了抵抗6.5级地震的设计结构。

虽然规模和技术水平不低,但韩国核电站近年来安全事故频发。2003年12月,荣光核电厂发电能力为100万千瓦的5号机组发生泄漏,尽管泄漏物质的安全系数仍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所规定的安全值之内,但有关部门还是决定暂时停止5号机组的运转。2014年12月26日下午,韩国庆尚南道蔚山市新古里核电站第三机组施工现场发生气体泄漏事故,导致3名工作人员死亡。

韩国水电与核电公司社长赵石曾召开记者会,就核电事故导致国民不安正式道歉。核电事故引起韩国民众的不安并产生不满情绪,不少韩国网民表示:“这似乎是灾难的前奏。”号称“反核电集团”的不明人士在网上称,已掌握韩国核电站的所有情况。不明人士陆续在网上多次公布包括机密级的韩国核电站图纸等资料,甚至连韩国水电与核电公司1万多名员工的个人资料也被公布。不明人士还威胁,如果韩国政府不停止古里1号机组等运行,就实施破坏攻击。

2015年2月3日凌晨3时28分许,韩国釜山市的新古里核电站又发生氢气泄漏事故。尽管韩国民众反对核电,但是赵石表示,不仅要发展国内核电站,而且还要拓展海外市场,截至2030年海外将新建160多台核电机组,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为韩国国家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在核电问题上,韩国民众与政府及利益集团的斗争将长期化。​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