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AD症,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吗?-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面对AD症,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吗?

李浩然 王祁欣(瞭望智库实习生) |

发布日期:2018-08-16

阿尔茨海默症(简称AD症)是痴呆症的主要形式之一,可算是疾病界的“天坑”!面对AD症,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吗?

每到月初,库叔都会翻一翻上月的新闻,以免忽略掉重要信息。

这次,果然有新发现——攻克阿尔茨海默症迈出关键一步,国产新药完成临床3期试验!

阿尔茨海默症(简称AD症)是痴呆症的主要形式之一,可算是疾病界的“天坑”!

首先,患病人数庞大。

目前,全世界总共近5000万痴呆症患者,每3秒产生1个,其中大部分是AD症患者,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AD症患者将很快破亿;

 

其次,我们有各种疗法、药物应对传染病、癌症、心脏病,但是,能有效对抗AD症的方法几乎没有;

再次,AD症患者消耗巨大的社会资源。

2014年,在美国,AD症致死人数与癌症差不多,但AD症患者耗掉的护理费用高达2千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23万亿元),足足是癌症护理费用的2倍之多!

根据我国研究者测算,若不进行有效干预,2030年,全世界AD症患者的护理费用将高达2.54万亿美元。

这相当于2017年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印度的GDP总量!

届时,中国也会深受其害。

更重要的是,癌症、心脑血管疾病往往让人不寒而栗。但是,对于AD症这个强大的敌人,我们却视而不见,甚至把它当作自然衰老的过程。

面对AD症,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吗?

前几天,库叔听一个资深神经内科医生朋友讲,AD症其实没那么可怕,它虽然很难被彻底治愈,但现在完全能做到提前20年预防!

这个消息很让人振奋。

AD症的可怕之处不在于疾病本身,而在于人们对它的漠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多关注、早预防。

一、可怕的是,它能把人“杀死两次”

阿尔茨海默症(AD症)就是我们俗称的“老年痴呆症”,虽然也有年轻患者,但主要发于老年人,患病几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提高。

美国统计数据显示,75岁-85岁的人群中约有17%会患AD症,85岁以上的人群患病几率高达30%。

这病有多可怕?

美国作家托马斯·林奇曾写过一本《殡葬人手记》如此界定“死亡种类”:

*听诊器和脑电波仪测出的死亡,叫“肌体死亡”;

*以神经末端和分子的活动为基准确定的死亡,叫“代谢死亡”;

*亲友和邻居皆知的死亡,叫“社会性死亡”。

可以说,AD症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会让一个人先经历“社会性死亡”,然后才是生理上的“肌体死亡”和“代谢死亡”。

首先,AD症能逐渐打乱和擦除人的记忆,患者开始丢三落四、忘掉亲戚朋友的长相和名字,甚至,忘记自己是谁。

英国有篇微小说特别戳心,作者的妈妈就是一位AD症患者,他在文中写道:今天,我又一次向妈妈介绍了自己。

 

这句话道出了AD症患者的最大特点——遗忘。

伴随着记忆的消失,患者会失去在漫长人生中学会的种种技能,不能再独立生活。比如用完火忘了关燃气,烧水时把水烧干.....

看到这里,很多库友可能会心头一紧,怀疑自己得了AD症。

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会突然忘了自己想干什么,忘了某个人的名字,忘记把钥匙放在哪了。

这些都不是AD症,普通人只是记不清前几天做某件事的一些细节,但AD症患者会把整件事都忘掉。比如,他可能忘了钥匙是干嘛用的,忘掉跟某个人打过电话......

接下来,患者将逐渐情绪失控,又哭又闹、吵吵嚷嚷,变得不可理喻。

然后,逐渐丧失语言和行走能力......

 

“我忘了,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我忘了,我是暮年还是少年。

我忘了,如何煮饭做菜,如何穿衣洗脸,我甚至忘了,该怎么去上洗手间。

我不再会写字,不再会说话,不再能够找到家。

我忘了哪里是生命的起点,我也不知,我该怎样走向生命的终点。

我拳打脚踢,无端谩骂;我不辨是非,糊涂执拗,我的世界开始支离破碎。”

即便这样,很多AD症患者的情感记忆却是难以磨灭的。

央视的一则公益广告感动过无数人:一位身患AD症的年迈父亲,抓起聚会餐桌上的饺子就装进自己的口袋,嘴里呐呐自语,我儿子喜欢吃饺子,其实他儿子就坐在他身边。

他忘了自己是谁,认不出自己儿子的样貌,却没忘记要爱自己的儿子。

 

韩国的一个AD症公益广告《我成为了母亲的母亲》也同样让很多人泪目。

插入视频(https://v.qq.com/x/page/w0545dp3ctu.html)

记忆消失后,AD症患者进入僵直阶段,伴随着种种并发症,呼吸和心脏功能渐渐衰竭,直至死亡。

从意识逐渐丧失,经历“社会性死亡”,到脑袋空空的离开这个世界,最终在生理上死亡,AD症就如钝刀割肉一样,缓慢而残忍地把患者“杀死两次”。

二、AD症很邪恶,但会越来越“流行”

AD症是怎么把人变成这样的?

在我们健康的大脑内,有上千亿个被称为“神经元”的细胞,我们的思想和情感信号经由连接着的突触在它们之间传输,就像这样:

这些突触就是AD症发病的地方。

 

在AD症患者脑内,保护性的酶失去了正常作用,一种蛋白质(β淀粉样蛋白)开始在突触间聚集,它会阻断电信号,并破坏信息流的传输。

随着病情发展,蛋白质持续累积,进而形成一些斑块。

想象一下,很久不打扫的灰尘聚成絮状,之后越积越多,最后,细胞被这些斑块淹没、死亡。

这个过程很漫长,大约需要10-20年时间,在此期间,不会出现任何明显症状,患者跟常人无异。

但是,一旦积累完成,它对大脑造成的毁坏是不可逆的。

约1.5公斤重的人类大脑,是我们已知的宇宙中最为复杂的组织结构。

这样一台高度精密复杂的“仪器”一旦被严重损毁,凭借我们现在的“手艺”很难修复好。

 

20世纪以来,医学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对一些医学上“难啃的骨头”,比如心脏病、癌症、传染病,人类在一定程度上都能应对。

然而,从发现AD症到现在,已经过了100多年,医学界一般认为:至今仍没有特别有效的药物或治疗手段能治愈此病。

医学比较发达的欧美国家也束手无策。

 

很多跨国药企巨头都投入巨资加入了“讨伐”AD症的阵列。2002年以来,欧美有244种相关药物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不过,遗憾的是,他们的研究却几乎全军覆没。礼来、阿斯利康、强生、辉瑞、罗氏等多个AD症药物,虽然在第2阶段出现了一点点希望的曙光,却在3期临床集体惨遭滑铁卢。

然而,只有一种药物最终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但是,该药物只在短期内有一定疗效。

这样来看,在AD症研发领域,哪怕迈出一小步,都足以让人兴奋。

中国国产AD症新药完成3期临床试验实在是一件大事!

要知道,在这次试验成功前,16年了,世界上还没有一款治疗AD症的新药通过临床3期试验;更何况,这次的科研成果为AD症药物研发踏出了一条新路。

即便如此,人类“讨伐”AD症之路仍然是既阻且长——它实在太邪恶,而且正变得越来越“流行”。

十几年前,它还是一种“罕见病”,那时候的医疗手段很难评价人的认知能力。但现在,诊断水平提升了,人的寿命延长了,AD症俨然成了一种“流行病”。

目前,全世界约有近5000万痴呆症患者,大约每3秒就产生1个新发病例,其中60%-70%是AD症患者。

 

目前,中国约有1.5亿老年人口(≥65岁),AD症发病率不断上升,患者近800万人!另外还有2400万轻度认知障碍患者。

更糟糕还在后面,随着世界人口逐渐进入老龄化,最多30年后,全球AD症患者的人数就会破亿,中国的患病人口也会接近4500万。

很多人甚至悲观地认为,如果我们有幸长寿,那么,以后,每4个85岁以上的老人中,至少就有1个将患上AD症。

其他3个也逃不掉AD症的阴影——他们很可能会有患AD症的亲友。

三、AD症对中国和整个世界都是大威胁!

当AD症成为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口中“21世纪的瘟疫”时,饱受它折磨的,可不仅仅是患者本人。

家属身心俱疲,一肚子苦水:

“前期需要 24 小时有人盯着,重度时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护理人员太贵,一年花费五、六万元,请不起;

只能一个家庭成员辞职回家照顾患者,全家少掉一大部分收入。”

“每月单看病买药 1000 元,请个保姆每月 4500 元,再加上其他开销,一年支出七、八万以上。”

 

医生也很无奈:

“医保能报多少?目前不是所有的治疗药物都能报销,有些便宜的国产药并不在医保中。

常开的医保药物都是进口药,价格高昂,光这种药的花费就基本花掉了患者至少一半以上的年度医保额度。

许多退休职工尤其是农村居民难以负担,有的农民干脆就不治了。”

“按照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的西药最高零售价格,石杉碱甲规格为50微克/粒,每粒1元多。

而当前的常用药物安理申是一种进口药,规格5毫克/7 片,最高价格 518.68 元,患者需要一天服用一片,一个月花费 2080 元。

AD患者常伴有其他血管、精神症状,因此患者通常需要几类药物一起服用,费用更高。”

把病人送去养老院行吗?似乎也不乐观:

“单住宿费用,每月2000—7000元不等。

如果加上治疗康复费用,这笔花销可想而知,并不是一个城市普通家庭所能承受的。”

AD症的医药和护理费开支巨大,在未来可能成为对一个家庭冲击最大的疾病之一。

可以说,一个家庭里如果有了患AD症的亲人,不但要遭受情感的折磨、开始一场“漫长的告别”,还意味着会被硬生生切走一大笔积蓄。

对于整个社会资源而言,这也是一场“洗劫”。

说实话,研究到这里,库叔整个人都很震惊。

我们来看3组数据。

第一组数据是全球的状况。

根据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贾建平教授的调查及测算,2015年,全球投入AD症患者治疗和护理等方面的总成本将达到9575.6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5.97万亿)。

这是什么概念呢?2015年,全球只有15个国家的名义GDP大于这个数字。

 

如果不加以有效干预,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据估计,2030年全球的AD症总成本约2.54万亿美元!

这个数字与2017年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印度的GDP总量(约2.6万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7.55万亿元)相当。

接着看第二组数据——美国学者把2014年美国AD症所消耗的研究经费、护理费用和致死人数跟癌症患者做了对比。

 

图中最左边,2014年,美国用在癌症上的研究费用是50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307亿元),大约是AD症的10倍;

再看中间,癌症的护理费用是1000亿美元,AD却达到了惊人的2000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23万亿元);

在最右边,癌症致死人数是55万人,AD是50万人,几乎相等!

这说明了什么?

在美国,AD症致死人数跟癌症相当,护理费用是癌症的2倍,而科研投入却只有癌症的10%,受重视程度远远不够。

最后,来看第三组数据——我们中国的情况。

据测算,2015年,中国花在AD上的总成本是1677.4亿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04万亿元),大约占当年GDP总量的1.5%。

单看可能不多,但是,中国近几年的军费开支也只占到GDP的1.2%—1.5%左右。

并且,照这个趋势,到2030年,中国AD症耗费的总成本可能飙升到5074.9亿美元!

所以,AD症对中国和整个世界都是个大威胁。

四、AD症来势汹汹,我们还没准备好

讲真,面对AD症的猛烈攻势,全球都没准备好。

先介绍几个略有准备的,进入超老龄化社会的日本算一个。

2000年,整个日本,能诊断AD症的医生大概只有100人。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估算,到2025年,日本65岁以上AD患者人数将达700万。

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日本,很早就开始往这方面发力。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日本能够诊断AD的医生增加到约1万人,其中包括很多非专业医生。

欧美也有所准备。全美的AD特别护理中心至少已有7.3万张床位,而且,这一特别护理已经成长为一个超过2500亿美元的巨型市场。

但是,这些准备还远远不够。而且,民众对AD症还是存在着很深的误解,很大一部分患者不愿意去医院就诊。

目前,包括美国、日本、英国、法国等在内的8个发达国家都已经制订了国家级AD症应对计划。

与上述国家相比,中国的状况让人忧心:

*在主要疾病中,AD症患者数和已有特殊医疗护理能力差距最为悬殊:

*全国精神科床位加起来只有25万张,这里面老年精神科床位比例最高不超过10%;

*全国AD症特别护理中心床位不到200张,并且,AD症患者一旦住进去就很难出来,那张床位就变成了“死床位”;

 

*全国专攻AD症的医生大约只有2000人,基层医生对AD症的认识远不如欧美日,至今依然有不少医生觉得治与不治没有区别,反正也治不好;

*中国AD症特别护理市场几乎一片空白,上市AD专业护理机构和诊所数量为0(欧美已有十多家);

*AD症护理费用完全由个人承担(在日本,个人仅承担10%),在很多省份,药费由于种种原因也需要自费;

注:有的地区门诊开药不给报销,除非去住院,但AD症患者又有几个会去住院?

......

中国在应对AD症方面为什么如此滞后?

一方面,只有富裕一定程度,社会才会更关心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更早,AD症患者的比例更多,这促使他们不得不比中国更早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

五、我们并非毫无办法,AD症可提前20年预防!

我们束手无策了吗?

当然不是,AD症的可怕之处在于我们对其不够重视——知道的人感到羞耻,不知道的人不以为然。

一直以来,很多AD症患者家属都认为这只是“老糊涂了”、“记性不好”。

并且,大众普遍对“精神科”讳莫如深,患者即便觉察到有问题也不肯就医。

 

所以,我们首先要对AD症有清醒的认识,然后,还要明白:当前应对AD症最好的办法就是提早预防,可以提前10—20年识别并进行预防。

一种重大疾病能做到提前20年预防,很让人振奋!

医护人员在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

即使到了轻度认知障碍阶段(AD症的一个前阶段),1/3的病情经过处理之后原地踏步,很多年不发展;1/3能够逆转到正常范围;只有剩下的1/3会发展为中重度AD症。

假如一个人在65至70岁发病,那么,在45-50岁时,就完全可以对大脑内的絮状斑块进行清除。

如果把握住时间,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患者及其家庭避开这个大威胁。

没有明显症状怎么诊断呢?方法还是很多的:

*去医院做个脑部派特CT就能看出脑子里有没有蛋白质斑块沉积。

下图就是一个检测图像,准确率超过了90%;

 

*可以采用血液检测的方法,抽一管外周血,检查血浆里的相关蛋白是不是增加了。

*必要时可以做腰椎穿刺,看看脑脊液中有没有异常蛋白的增加。

通过这三个方法,我们完全可以预测AD症的发生和发展,根据医生给出的建议,尽早进行预防。

如果你有AD症家族病史,或者有亲人出现相关症状,一定及时去正规医院检查下,越早越好。

另外,库叔要提醒大家注意,平时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很多AD症患者都具有“三高”(高血压、高血脂和高血糖)、肥胖等症状,这些症状跟不运动、不动脑、生活封闭、无社交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

 

当然,个人及家庭要保持警惕,政府也不能缺位。

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提出:

“中央和地方政府可以通过税收减免或其他政策手段,吸引更多在AD症护理和相应人员培训方面的投资。”

在这个关系到千万家庭、上亿中国人的领域,各级政府应该起到政策制定、规范管理和协调组织的重要作用。

政府的作用,不仅应体现在从社会保障层面建立更完善和透明的AD症确诊和后续护理费用报销机制方面,还要在税收和财政扶持等政策制定层面有所作为,进而引导企业进入这个市场、通过监督管理和惩罚等措施规范市场,并且,扶持建立可以让中国老人安心养老的养老机构。

过去几年,“养老产业”吸引了国企民企大举投资。

遗憾的是,目前,“养老产业”大多被搞成了“养老地产”——重点在“地产”,“养老”只是其地产实质的修饰词。

真正的养老项目并不多,更遑论那些需要专业护理人员构成的,来照顾、帮助患有老年性疾病(如AD症、帕金森综合征、中风后遗症等)老人的护理机构。

 

表面上,AD症特别护理中心的回报率确实不如房地产、儿童教育等火爆行业丰厚。

但是,未来,中国可能成为世界上AD症专业护理领域最大的市场之一,其中蕴藏的巨大商业机遇不言而喻。

对于政府来说,这是一举两得之法——这些机构也会帮助政府解决一定的就业问题。

要知道,护理工作只能由人来完成,无法用机器取代。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护理中心可以为各个教育水平的劳动者提供长期、稳定的工作岗位。

在国内公司尚未涉足的AD症护理领域,国外的“和尚”已经来念经了——法国上市公司、养老巨头欧葆庭(ORPEA)正全速在中国的主要城市建立AD症专业护理中心。

而且,跟养老和医疗相关的问题,肯定不能只追求商业上的回报率,为AD症等患者提供专业的护理,让他们在漫长人生的最后阶段可以走得更从容、更体面,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毕竟,我们现在如何去对待AD症,就是如何对待终将老去的自己!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