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长三角新消费发展报告-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2019长三角新消费发展报告

瞭望智库 |

发布日期:2020-01-13

1月13日,新华社瞭望智库发布《2019长三角新消费发展报告》,报告显示,上海市已成为互联网新消费的策源地和新高地,推动产业经济与城市功能的转型升级,进一步提升了我国对对于消费资源的整合配置能力。

当前,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培育和壮大新消费,是有效推动经济质量、效率、动力三大变革、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保障民生改善,以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等国家目标顺利实现的杠杆和路径。面对新一轮技术革命和消费进入新变革周期的重大机遇,上海市充分挖掘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创新优势,以培育壮大新消费为引领,正在成长为全国消费创新的策源地和新高地,与苏浙皖协同发力,增强对长三角产业和消费实现“双升级”的引领带动作用,加快把长三角地区建设成为世界级创新平台和增长极。

一、上海市新消费增长对长三角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在新一轮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我国消费已进入新一轮变革的窗口期,而新消费的兴起,成为本轮消费变革的重要特征和发展趋势。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龙头,上海市在培育和扩大新消费,推动长三角地区实现“双升级”上,不仅有国家的迫切要求,而且自身也具备突出优势和能力。率先将上海打造成为全国消费创新的策源地、全国新消费的新高地,无论对于引领带动长三角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还是对于进一步提升我国对全球消费资源的整合配置能力,都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如何界定和理解“新消费”

“新消费”是近两年业界、学界和政界时常出现的概念。社会上对于新消费的理解见仁见智。互联网平台企业更多是从零售的角度来界定理解,例如阿里和苏宁强调技术变革对消费的影响,京东强调体验和成本,而拼多多、网易是从人的需求和消费者行为变化的角度来描述新消费。学术界更多从消费的功能和实质出发,思考不同发展阶段和技术背景下的消费结构的变化情况。政府文件则更加侧重扩大消费增量的视角,强调消费结构升级过程中的新内容、新业态和新增长点。例如2015年1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发挥“新消费”引领作用加快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的指导意见》,对“新消费”的表述是“以传统消费提质升级、新兴消费蓬勃兴起为主要内容的新消费”。

本报告中所涉及的“新消费”,主要是指在经济全球化和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大背景下,由技术创新和新技术应用所引发或支撑形成的全新的消费理念、内容、方式和制度。对于新消费的理解,应该突破零售范畴,从系统和生态的角度加以理解。在这一框架下,新消费具体包括:

新的消费内容。主要是新技术应用导致商品和服务的迭代,例如智能终端、可穿戴智能设备、新能源汽车、高铁客运等。

新的消费方式和模式。主要是在新技术革命下,通信技术、网络技术、交通技术创新引发的消费理念、行为和方式的变化。例如网络购物、团购拼购、定制众筹、共享出行、海淘代购等。

新的消费结构。主要是新技术激发和促进的服务性需求的快速增长,既包括全新的消费内容,也包括被新技术激活激发的潜在消费。例如餐饮外卖、远程教学、互联网医疗、网络游戏、在线文化娱乐等。

新的消费制度。主要是适应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新行业的发展要求,政府在促进消费的政策和监管制度等方面的调整。包括新的法律法规、监管政策、治理体系、对外开放等。

因此,新消费需要技术、内容、主体、载体和制度的全面演进,来促进和激发被抑制的或全新的消费需求。新消费是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消费变革,兼有升级和革新的特点,是消费从无到有和从有到好的结合过程。在新消费的生态体系中,新需求是核心动因,新技术和新制度是支撑保障,新结构和新模式(载体、平台、业态)则是结果,但与新需求之间将形成相互强化的机制(见图1)。

 

 图1  新消费生态及影响机制

 那么,新消费和社会上存在的新零售、无界零售、智慧零售到底是什么关系?2016年10月,马云在云栖大会演讲中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简单来讲,就是“线上线下+物流”,而三者的结合需要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苏宁提出的智慧零售概念,要比新零售的概念相对具体,涵盖范围也更大一些,就是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构建商品、用户、支付等零售要素的数字化,实现采购、销售、服务等零售运营的智能化。而且智慧零售更加强调用户的体验。

京东提出的无界零售,则强调打破行业边界,突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购物,更加强调零售的场景拓展。整体而言,无论是新零售、无界零售还是智慧零售,都强调整个流通环节特别是零售环节在新技术应用背景下的变化特点及趋势,对应的是传统线上线下的对接和相互融合。

由拼多多等新电商平台倡导的新消费概念则远远突破了这一范畴:一是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重塑产品、渠道和盈利模式,将传统零售“以货为主”,变革为“以人为主”系统性创新产品、场景,来满足不断变化的技术和市场。二是更加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角度来分析技术变革对消费的影响,是打通生产流通和消费各个环节的概念。三是新消费更加突出了消费变革的结构性趋势,不仅涉及到商品,更涉及到服务性消费。四是新消费能从更加宏观的角度,与经济增长驱动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创业、消费升级、更高水平对外开放、高标准市场体系等国家战略和导向有机结合,本身就是高质量发展的一部分。

(二)当前我国消费变革的方向和趋势

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既是生产的最终目的和动力,也是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直接体现。当前,我国消费出现了深刻变革,迫切需要借助改革形成消费促进体制机制,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切实增强消费对高质量发展的支撑作用,有效增强新消费壮大对消费扩张的引领作用。

1. 消费变革呈现出结构升级和消费创新双重特征

当前,我国在消费结构、消费方式、消费人群、消费市场格局等方面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深刻变革,同时具有增量和存量、升级和创新、供给和需求多个维度特征。一方面,在“变”上,是我国消费结构正在经历与发达国家在同等发展阶段上相一致的结构升级;另一方面,在“革”上,是在新技术革命,特别是信息通信技术的快速迭代和深度应用下,我国在新消费和消费创新等方面,呈现与全球同步或者局部领先局面,体现了大规模消费市场的规模效应和创新能力。

首先,多元化、多层次消费带动消费总规模不断扩张。一方面,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持续发展,我国居民消费总体由“有没有”向“好不好”转变,消费逐步从品类,转向品牌、品质和品味,中高端商品消费需求不断增长。以奢侈品为例,我国占全球比重已经从10年前的12%,快速提升到目前的约1/3;2025年中国富裕人群将对全球贡献44%的市场份额,相当于美、英、法、意和日本市场的总和(见图2)。从消费市场规模扩张上看,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将贡献全球消费增量中的31%(见图3)。

图2  中国奢侈品消费额及占比预测

资料来源:麦肯锡:《中国奢侈品报告》,http://www.mckinsey.com.cn

图3  中国消费在全球增量中的比重

资料来源:麦肯锡:“重塑全球消费格局的中国力量”。

另一方面,二线及以下城市中的品质消费和消费分级,成为促进消费扩张的新引擎。这些区域处在消费结构升级的爆发期,同时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理念和消费能力呈现出快速扩张的态势。根据麦肯锡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二线及以下城市所谓“年轻购物达人”虽然仅占所有受访者的25%,但在2018年却贡献了消费增量的60%。2010-2018年,在中国三四线城市中可支配收入达到14-30万元家庭的复合增长率高达38%,远远高于一二线城市23%的增速。二线及以下城市受访消费者的特点突出表现在;“在消费升级的同时更加关注品质、有些更关注性价比”。有6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自己感觉比较富有,但仍希望把钱花在“刀刃”上,这一比例比2017年高出8个百分点。在二线及以下城市新消费的扩张过程中,拼多多、网易严选等新兴电商平台正在持续发力,并且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

其次,服务性消费扩张推动我国逐步迈向服务经济时代。根据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典型经验,当人均GDP达到11000美元,服务性消费将加速增长,并且在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5%-60%时,居民用在服务消费的支出将超过商品消费支出,经济形态将转向服务经济转变(见图4、图5)。

 

图4  典型工业化国家和地区消费结构的变动

资料来源:CEIC数据库、Wind数据库、法国统计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图5 服务消费比重与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的关系

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法国统计局、日本总务省统计局、CEIC数据库、Wind数据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按安格斯•麦迪森对世界各主要地区GDP的估算,2018年我国人均GDP已达到13000美元左右,服务业占比超过52%,我国已经进入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的窗口期。北京、上海等大都市服务业占比均超过70%,已经实现从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变。2013-2018年,我国居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和医疗保健三项主要服务消费支出由3936元增加到6586元,增长了67%,年均递增超过10%,增速高于食品烟酒、衣着等商品消费支出增速4个百分点。

第三,新技术应用和商业模式创新成为带动新消费增长的主要动能。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技术,以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为引领的新商业模式,极大激发了消费创新,并深刻改变人们的消费理念和方式。以网络零售为例,2018年我国网络零售额已突破9万亿元,自2014年以来保持30%左右年均增速,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从10年前的1%提升到了近24%(见图6、图7)。

图6  中国网络零售额及增长率(2007-2018)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07-2018),商务部。

图7 中国网络零售总额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2007-2018)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07-2017),商务部。

第四,消费人群结构变化为消费扩张和创新提供持续动力。2018年,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已超过4亿人,成为全球中等收入群体人数最多的国家。根据波士顿咨询(BCG)预测,2017-2021年中国消费市场将新增15万亿元左右,中产阶层及富裕消费者将贡献81%的消费增量。我国1980年以后出生人口总规模已超过5亿人。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消费群体具有鲜明的消费理念,乐于接受新鲜事物,注重环保和健康(如乐活族),特别是在年轻消费群体与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结合,使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在新消费领域具有难以比拟的优势(见图8)。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20年我国互联网高端消费群体将达到6100万人,其中65%来自东部沿海地区。这些都将成为我国培育扩大新消费的坚实基础和特殊资源。

图8  中美不同年龄网民数量占比

注:中国网民平均年龄为28岁,美国网民平均年龄为42岁。

资料来源:波士顿咨询公司(BCG)、阿里研究院、百度发展研究中心、滴滴政策研究院。

 

“乐活族”的生活宣言和理念

乐活族又称乐活生活、洛哈思主义,追崇乐活生活方式的人又被称为乐活者,由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LOHAS)而来,强调“健康、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健康、快乐,环保、可持续”是乐活的核心理念。他们关心自己的健康,也担心着生病着的地球。他们吃健康的食物,穿环保的衣物,骑自行车或步行,喜欢练瑜伽健身,听心灵音乐,注重个人成长。乐活族的生活宣言包括:

1.我会注意吃什么、如何吃,不吃高盐、高油、高糖的食品,多吃蔬食(素食)。

2.我会经常运动、适度休息、均衡饮食,不把健康的责任丢给医生。

3.我会注意自我成长、终身学习、灵性修养、并关怀他人。

4.我会尽量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减少废气污染。

5.我不吸烟、拒吸二手烟,支持无烟环境的政策。

6.我会减少制造垃圾,也实行垃圾分类与回收。

7.我会试着使用对环境友善的化学产品,例如使用换用环保清洁剂。

8.我支持有机(无毒)农产品,并尽量优先选用。

9.我会向家人、朋友推荐对环境友善的产品,例如环保汽车。

10.我会随身携带环保筷、贡献己力,少砍一棵树。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9%90%E6%B4%BB%E6%97%8F/743304?fr=aladdin

第五,大型城市群和都市圈对消费的引领创新作用将不断增强。城市是消费的集中地,也是实现消费创新和聚集配置消费资源的核心枢纽,而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也成为消费能级的重要支撑(见图9)。

图9 全球高端零售品牌与城市人均GDP

资料来源:JLL: Destination Retail 2016 - Retailers expanding in leading cities around the world;转引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注:红色气泡代表全球性零售城市(Global Retail Cities),黄色气泡代表成熟型零售城市(Mature Retail Cities),蓝色气泡代表成长型零售城市(Growth Retail Cities)。

我国已经形成了以上海和北京为增长极的两个具有国际消费中心能级的大都市(见图10)。未来人口、要素和消费资源向大都市圈和城市群集中的大趋势不会发生根本转变(见图11、图12)。

图10  全国省会及以上城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8》。

 

 

图11 我国前三大都市圈人口和GPD占比与部分国家比较

 

图12 我国部分地区灯光图变化情况(2012-2016)

资料来源:NASA。

 

这些都将继续提升大城市的消费资源的聚集和整合能力,推动消费结构持续升级,培育和扩张新消费,引领消费和商业模式创新,再通过扩散和示范效应向全国和农村地区辐射,形成以点带面的格局(见图13)。我国网络购物用户量前五位分别来自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重庆,体现了消费升级与城市化发展水平的一致性(见图14)。

 

图13 中国网络购物的消费扩散效应

资料来源:极光大数据。

图14 中国网络购物的消费集聚效应

资料来源:极光大数据。

(三)上海培育壮大新消费对长三角“双升级”将发挥关键作用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经济最发达、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现代化建设大局和全方位开放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努力提升配置全球资源能力和增强创新策源能力,建成我国发展强劲活跃增长极。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的目标;要求加快落实区域发展战略,构建全国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源,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打造世界级创新平台和增长极;要充分挖掘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上海市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龙头,不仅对于长三角乃至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牵引作用,同时在扩大消费和培育新消费方面,依托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形成四轮驱动合力协同协调推动长三角地区“双升级”。

1. 消费扩张带动长三角实现经济增长动力转换

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发展经验表明,当人均GDP达到11000美元左右,经济增长率出现趋势性放缓,经济结构发生显著变动,消费保持较快增长,成为拉动经济增长和创新的新引擎(见表1)。

表1 部分国家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消费率和消费贡献率

国 别

指 标

经济高速增长期结束前后

前十年均值(%)

后十年均值(%)

美国

消费率

77.0

(1949-1958年)

76.2

(1959-1968年)

居民消费贡献率

55.1

(1949-1958年)

57.4

(1959-1968年)

日本

消费率

63.6

(1963-1972年)

67.0

(1973-1982年)

居民消费率

55.8

(1963-1972年)

56.1

(1973-1982年)

居民消费贡献率

63.1

(1963-1972年)

74.7

(1973-1982年)

韩国

消费率

62.0

(1984-1993年)

64.1

(1994-2003年)

居民消费率

51.3

(1984-1993年)

52.7

(1994-2003年)

居民消费贡献率

57.2

(1984-1993年)

59.6

(1994-2003年)

资料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日本总务省统计局、CEIC数据库、Wind数据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2013年-2018年,我国最终消费率由50.3%提高到54.3%,资本形成率则由47.3%下降到44.9%。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拉动作用也日益增强。2013年-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54.9%提高到76.2%,比资本形成总额高出44个百分点(见图15)。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消费市场规模最大、消费创新能力最强、国际化水平最高的区域。随着近年来部分制造业的转移,制造业对区域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有所弱化,但消费和服务经济将成为接续驱动经济的强劲引擎。上海市也将凭借全面输出强大的品牌和管理模式,为长三角高质量发展和参与国际竞争提供服务,促进和带动长三角整体实现经济增长动力转换。

 

图15  2012-2018年三大需求对GDP增长的贡献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 消费领域新变化持续促进长三角地区消费升级和创新

当前,我国消费在群体、内容、方式、技术、载体等方面出现诸多新变化,其中个性化、多元化、多层次消费日益显现,“Z世代”、“乐活族”消费需求日益主流化,互联网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蓬勃发展,中高端商品及服务性消费快速增长,都将成为带动和支撑消费持续升级、促进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的源泉和动力。长三角地区特别是上海市,长期以来都是我国消费资源和高端要素最为富集的地区之一,服务消费、时尚消费、国际消费、奢侈品消费、文化消费、信息消费等消费市场规模在全国位居前列。巨大的年轻消费群体、互联网消费群体、高净值消费群体,将使上海在消费升级和消费创新上具有得天独厚的规模经济和细分市场支撑。上海消费升级和创新,也将通过示范和辐射效应,在上海与近沪区域及苏锡常都市圈联动发展过程中,迅速扩散到长三角区域,并在整合国内消费资源和国际消费资源配置能力不断提升的基础上,对区域乃至全国形成强大的引领带动作用。

 

“Z世代”的钱都花在哪儿了

Z世代(Generation Z),是指1995年至2012年出生的一代人。这代人的成长时期几乎和互联网的形成与高速发展时期相吻合。中国网民年龄结构里,29岁及以下的人群占比高达53.7%。而在网络使用频率上,Z世代最为活跃的一群人。他们是互联网从无到有的原住民,拥有真正的互联网思维,享受着移动互联网科技带来的多元娱乐和社交,他们的生活需求,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消费升级。

85%的Z时代人群都为兴趣花过钱,花钱最多的是游戏,其次是音乐、阅读、运动、动漫、影视。95后为动漫付费的比例整整高出95前10个百分点。相比而言,95前更热爱为运动付费,比起95后要超过7个百分点。95后兴趣十分多元,同时自主意识较强,为兴趣付费已经成为越来越多95后的选择,同时,他们在兴趣上的投入也在持续增加。Z世代年轻人主要面临着三大情感困惑:孤独、被需要和安全感,并由此诞生了“孤独经济”,造就了一批产业,一人食、一人租、一人旅行、迷你小家电和小户型公寓等等。一种“单人的自我乐活模式”及其带来的全新生活方式正式开启。

Z世代比千禧一代更看重追求更加便利、快捷的生活,从而衍生出买、住、吃等“多元懒系生态”。 他们更习惯网购生活品,超过6成的95后每天都会使用电商平台。获取信息主要依靠社交圈和公众号,爱电影、爱综艺,也爱二次元,与前辈相比,95后更热爱游戏、电竞及动画、动漫。社交网络对于95后来说是刚性需求。作为虚拟世界的原住民,95后会主动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状态以及表达观点。

资料来源:青山资本:“95后的时间和金钱都去哪儿了?”,搜狐网:http://www.sohu.com/a/232887542_465948    

 

3. 消费变革引领长三角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重构

随着商品消费的升级换代、消费品市场的不断细分,消费特别是新消费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引领作用也日益增强。传统制造业产业链是建立在核心制造商配置资源、产品规模经济和商品价格敏感基础之上。在个性化、多元化、差异化消费的新格局下,市场不断小众和长尾化,对生产的柔性化、体验化要求不断提高(见图16)。其中最为突出的特点,是消费者从商品和服务的被动接受者,转变为生产和流通的指令发出者。消费变革对制造领域的传统发展方式构成较大影响。受供应链下游各类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新模式变革创新的驱动,对上游制造研发环节快速反应、精准营销等要求日益明显,包括定制、众筹、云制造等新兴生产组织模式,引发制造业以需求为导向、以信息为中枢、以柔性制造技术为基础的产业变革(见图17)。

图16 消费变革导致市场结构变化

资料来源:王青:"新经济的深远影响和发展趋势",在厦门新经济发展大会上的发言,2019年11月。

 

图17 消费变革对制造领域的影响

资料来源:任兴洲 王微 王青《互联网+流通:创新实践丶成效与政策》,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

 

需求变化导致供给的精准化和去中心化,更加分散的生产和细分市场,需要依靠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平台经济提供增值服务,解决信息不对称、资源要素整合配置和数据金融等增值服务需求,解决谁需要、要什么、要多少和什么时间要的问题。区域细分市场也会在平台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的支撑下,形成全国乃至全球的跨越时空的统一市场。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形成和发展,极大提升了新消费背景下生产流通领域的组织化水平,是更高效率、更高阶段的生产流通组织方式,这将导致制造、流通、消费各领域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全面重构,平台经济也成为现代经济体系发展的重要趋势。

近两年,无论是互联网经济、平台经济还是共享经济等新商业模式,以上海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都成为全国乃至全球重要的创新策源地。强大的技术、市场、流通创新能力,将有力促进和支撑上海和长三角地区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高端化、现代化。以上海为龙头的更大范围的消费创新,将极大强化互联网平台经济对制造业和流通业的溢出效应和引领功能,推动地区实现以消费和市场为核心导向的产业升级。

 

“新品牌计划”助力山东家纺业的产业带激活

“新品牌计划”被称为是拼多多聚焦中国中小微制造企业成长的系统性平台,将扶持1000家中国工厂,为企业提供研发建议、大数据支持和流量倾斜,帮助中国制造最低成本培育新品牌。山东高密共有规模以上纺织企业200多家,已形成以孚日等为龙头的发展格局。针对家纺行业品牌升级难题,高密市政府牵头成立“新品牌联盟”,旨在联合拼多多平台加快家纺产业发展,推动地区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孚日股份以有30年历史的出口品牌“洁玉”进驻拼多多开设官方旗舰店。截止2019年9月底,拼多多累积推出超1800款定制化产品,订单量超过7000万单,平台有望在三年内实现十亿级别的定制化产品年订单量。数据显示,目前拼多多平台上来自江苏、山东等纺织大省的企业已超过5000家,山东地区家纺整体GMV较去年同期涨幅超300%,家纺已是拼多多成长最快的类目之一。 “拼多多新品牌计划正从‘单厂扶持’向‘产业带激活’快速推进”。 未来一年,拼多多平台将倾斜资源培育100家销量过亿的家纺制造企业。

资料来源:“山东家纺业‘组团’入驻,拼多多战略新思考”,人民网:http://sd.people.com.cn/n2/2019/1211/c386785-33622503.html

 

4. 新消费将成为长三角创新创业最活跃的领域

在生产和消费发生深刻变革的大背景下,消费者对各类商品和服务的创新要求越来越高,从而有效激发创新活力。例如网络购物的移动化、拼购化、在线支付化,都是消费热点、体验热点、消费模式不断变化的适应性结果。消费领域成为当前我国创新创业最活跃的“试验场”。2018年全球“独角兽”企业中,我国已达到203家,位居世界第二。从行业分布来看,汽车交通、电子商务、文化娱乐、本地生活、医疗健康等消费相关领域共有136家,占比为67%,而且大多集中在新消费领域(见图18)。其中,长三角三省一市共73家,占全国比重为36%;上海为40家,占长三角55%(见图19)。可见,在创新方面,消费领域已经成为主阵地,而长三角是我国消费创新最为活跃的地区,上海无疑又是长三角消费创新和新消费发展的排头兵和主力军。

图18 2018年我国“独角兽”企业的行业分布(家)

资料来源:IT桔子。

 

 

图19 2018年我国“独角兽”企业的地区分布(家)

资料来源:IT桔子。

 二、上海市培育壮大新消费具备的优势与存在的“短板”

无论从消费市场规模还是消费创新水平来看,上海市在全国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其新消费也日益呈现持续快速增长的态势,在全国也走在前列,这与上海市及长三角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资源要素聚集能力密不可分。但与此同时,对标纽约、伦敦、巴黎、东京、迪拜等现代化大都市,上海在扩大消费和培育新消费方面,仍然有一些问题和短板,优势与不足并存,特别是在消费制度环境和创新环境上,仍面临一些体制机制瓶颈。

(一)上海市培育壮大新消费具有突出优势

总体而言,上海市在培育壮大新消费方面具备较好基础,拥有突出优势,特别是在市场发展水平、消费聚集带动能力和增长潜力等方面,都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1. 自身市场水平高,周边消费能力强

上海市消费市场规模位居全国前列,2015年社零总额就已跨越万亿元大关,2018年实现1.3万亿元,在全国名列第一。在整合消费资源、聚集高端要素、推动消费创新方面具有突出优势。近年来,上海市消费规模呈现快速上升势头,相比而言,服务性消费增速明显高于商品消费(见图20)。同时,长三角地区消费能力在全国位居前列,全国社零总额排名前十的城市,长三角独占4席(见表2)。无论是从总量还是人均来看,长三角以及华东地区,都是我国消费规模最大、消费能力最强、消费创新最突出的区域。长三角地区的消费优势,将为上海发展新消费创造和提供强劲的动力。

图20  中国网络零售额及增长率(2012-2018)

资料来源:上海市统计局。

 

表2 全国社零总额前十位的城市(2018)

排名

城  市

社零总额(亿元)

增速(%)

1

上  海

12669

7.9

2

北  京

11748

2.7

3

广  州

9256

7.6

4

重  庆

8770

8.7

5

武  汉

6844

10.5

6

成  都

6802

10.0

7

深  圳

6169

7.6

8

南  京

5832

8.4

9

苏  州

5747

7.4

10

杭  州

5715

9.0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2.中高端消费能力强,创新引领能力持续提升

目前,上海已成为国际品牌进入中国境内市场最重要的首选地。根据“全球跨境零售吸引力指数”,中国内地城市中上海排名最高,居于伦敦、香港、巴黎、迪拜、纽约之后,排名全球第6位。该机构发布的“全球跨境奢侈品零售商吸引力指数”也显示,内地城市中上海还是全球奢侈品零售商最青睐的城市,排名伦敦、香港、巴黎、东京、纽约之后,位列全球第6位(见表3)。上海时尚买手店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在城市多个标志性商圈内还集中了众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体验中心等。

 

表3 全球跨境(奢侈品)零售商吸引力前十位的城市

排名

全球跨境零售商吸引力

全球跨境奢侈品零售商吸引力

1

伦  敦

伦  敦

2

香  港

香  港

3

巴  黎

巴  黎

4

迪  拜

东  京

5

纽  约

纽  约

6

上  海

上  海

7

新加坡

新加坡

8

北  京

迪  拜

9

科威特城

北  京

10

东  京

大  阪

资料来源:JLL, Destination Retail 2016 - Retailers expanding in leading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3. 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迅猛,消费创新能力强

尽管深圳和杭州等城市在互联网经济发展中拔得头筹,上海曾一度受到“为什么出不了BAT”的质疑。但凭借强大的市场和创新优势,上海近年来在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上后劲十足,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全国互联网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共完成营业收入990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上海互联网行业实现营收2390亿元,占全国23.3%,居全国第二位。在增速方面,上海互联网行业收入以同比增长37.1%的增速领跑东部,不仅高于浙江(36.5%),而且远高于北京(19.4%)、广东(10.9%)等互联网传统强省(市)。上海新兴互联网企业正持续通过创新的模式和技术,引领行业的迭代增长。

上海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后,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新消费浪潮的崛起,在此推动下,拼多多、哔哩哔哩、小红书等互联网新阵营迅速脱颖而出。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华为、小米、商汤等知名企业也开始进驻上海,亚马逊、微软、苹果等也在上海设立了研发型功能机构,从人工智能、云计算,到区块链、大数据,上海在全国乃至世界互联网领域的地位不断提升。一大批互联网平台和高技术公司的崛起,不仅极大提升了上海市新经济发展的规模,优化了创新发展的环境,也对上海以及长三角新消费的培育和壮大,提供了全新的平台和载体。

日益崛起的上海互联网“新方阵”

在“互联网+”新生活领域,拼多多、阅文、美团点评、饿了么等互联网“下半场”的新业态,上海不仅没有缺席,还成为最佳“试验田”和引领者。作为上海互联网领域的“领头羊”,拼多多通过创新的“拼”模式和分布式人工智能技术,推动零售的渠道变革和制造业的研发生产以“人为先”。通过“多多农园”、“新品牌计划”等战略,拼多多持续发挥平台型经济的效应,带动农业、制造业转型升级,成为需求侧创新带动供给侧改革的标杆。截至2019年9月,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已突破5.36亿,年成交总额达8402亿元。全国每10个快递中,就有3个来自拼多多。按用户规模计算,成立仅4年的拼多多,已经迅速成长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除拼多多外,还有小红书、美团点评、携程网、上海钢联、趣头条等上海互联网新阵营的代表,也都是以“消费者为中心”,注重个体真实感受、开展个性化运营的翘楚。他们无一不都是在以新颖、独特的商业模式和技术立身,准确卡位了新消费浪潮的“风口”,在上海乃至全国的互联网发展中,走出了差异化的道路。而伴随着互联网老将新贵“落沪”的脚步,上海“新经济之城”的轮廓日渐清晰,也将为这座城市源源不断地提供新的动能。

资料来源:“‘硬核’数据显示:上海崛起互联网‘新方阵’”,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9-12/11/c_1125331714.htm

4. 零售业发达,线上线下互动体验条件好

上海传统上就是我国近代以来最发达、最繁华的大都市,也实现全国最早进入服务业主导经济形态的城市,在消费方面对全国具有强大的消费示范和引领作用。伴随消费集聚能力的提升,上海的各类消费服务业得到长足发展,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消费产业体系和消费产业集群。2018年,上海市已开业城市商业综合体达256家。其中商场商业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以上的有63家。全年全市城市商业综合体实现营业额达1777.02亿元,比上年增长16.7%。这其中,既有依托传统商业街区形成的集聚国内外知名品牌、集购物餐饮和休闲娱乐一体化的大型知名商圈,也有一些独具特色,满足多样化新消费的新兴消费商圈。

与国内其他特大型城市相比,上海商圈特色鲜明,大店、名店、专业特色店、步行街各展所长,主要商圈有8个。其中,南京西路商圈是上海高端零售商的集中地,沿线汇集跨国公司地区总部22家,汇集国内外品牌近1600个,其中国际知名品牌1000多个,占比超过60%,主要消费群为白领高薪族、跨国公司海外雇员以及高收入游客等。以南京西路为代表的商圈,已成为上海高端品牌消费的集聚地和风向标,同时也是上海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最具标志的区域(见表4)。

特别是,近年来上海市传统商圈升级步伐较快,特别是在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发展方面表现抢眼,智慧商圈、体验型商业、现代商业业态发展较快。至2018年末,上海神经元感知节点数量超过35万,千兆光纤用户覆盖总量达900万户,家庭宽带用户平均接入带宽达139M,移动通信用户感知速率达25.63Mbps。4G用户数达3252万户,已完成5G百站规模试验网建设, i-Shanghai服务全面升级,累计开通2600处。上海各项商业基础设施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设施的完善,已位居全国前列,为上海培育壮大新消费提供了优越的基础条件。

表4 上海主要商圈的发展特点

主要商圈

定  位

主要零售业态

主要零售商

南京西路商圈

高端零售商为主

百货、购物中心

久光百货、芮欧百货、嘉里中心、恒隆广场、伊势丹百货等

南京东路商圈

号称“中华第一街”

百货、购物中心、老字号品牌专卖店

新世界百货、百联世贸国际广场、上海第一百货大楼、永安百货、上海第一食品商店等

徐家汇商圈

不同档次大型零售商及富有本地特色的中小型专卖店

百货、购物中心、品牌专卖店

东方商厦、港汇恒隆广场、百联徐汇商业广场、太平洋百货徐汇店、美罗城等

淮海中路商圈

本地中高档消费群体为主

百货、购物中心

新天地、上海广场、香港广场、东方商厦、上海K11艺术购物中心、巴黎春天淮海店等

陆家嘴商圈

上海金融商务区

百货、购物中心

第一八佰伴、上海国金中心、正大广场、迪士尼旗舰店等

四川北路商圈

上海东北片区的商贸旅游文化休闲街

品牌专卖店

嘉杰国际广场、东宝百货、虹口商城等

五角场商圈

上海文化教育中心

百货、购物中心

万达广场、巴黎春天、百联又一城、东方商厦等

中山公园商圈

上海西部重要的商业聚集地

百货、购物中心、专卖店

龙之梦、巴黎春天、玫瑰坊、国美、苏宁等

资料来源:荆林波:《中国商业发展报告(2016~2017)》,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

 

5. 对内对外开放水平高,国内外一体化发展格局形成

作为我国国际化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上海消费的对外开放度和国内外一体化发展水平均居于全国前列。截至2019年11月,上海市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研发中心总数达到1163家,其中不乏许多消费服务业知名企业的地区总部,数量和发展水平明显高于国内其他城市。2018年新集聚商业零售品牌首店835家,其中,国际品牌首店300余家,国际零售商集聚度升至全球城市第二位,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销售额占全国总量的75%。上海浦东、虹桥两大国际机场全年共起降航班77.16万架次,进出港旅客11763.43万人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进出港旅客4098.43万人次。全年上海港接待国际邮轮靠泊406艘次。其中以上海为母港的邮轮378艘次,邮轮旅客吞吐量275.29万人次,邮轮母港旅客吞吐量占比97.7%。

上海近年来各类国际性商务活动和商务旅行越来越频繁,还吸引了一定规模的外来消费。截至2018年末,上海市星级宾馆206家,旅行社1639家,A级旅游景区景点113个,全年接待国内旅游者3.4亿人次,增长6.7%。其中,外省市来沪旅游者1.6亿人次,增长4.4%;接待国际旅游入境者893.71万人次(见图21),其中入境外国人685.9万人次,港、澳、台同胞207.81万人次。在国际旅游入境者中,过夜旅游者742.04万人次,增长3.2%。全年入境旅游外汇收入73.71亿美元,增长8.2%。

  

图21  上海市国际旅游入境人数及旅游外汇收入(2014-2018)

资料来源:上海市统计局。

 

上海时装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FI大奖赛、ATP大师赛、斯诺克大师赛等大型商旅文体互动活动的国际影响力持续提升,上海国际进博会、迪士尼度假区等重大会展和文化娱乐设施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上海在全国乃至更广范围消费发展中的引领和标杆作用。福布斯·静安南京路论坛、静安-中欧顶级品牌论坛等大量国内外商业和消费论坛,也使上海商业文化底蕴更加浓厚。

根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根据商务部等14部委发布的《关于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指导意见》,对消费综合实力排名靠前的20位的城市进行了综合测评,结果显示,上海在全国的综合排名位居第一位。在城市经济基础、国际消费影响力、国际消费便利度、优质消费聚集度和国际品牌渗透度五个一级指标方面,上海有4个指标稳居第一,1个指标名列第二,整体优势均十分突出(见表5)。总之,全球消费资源聚集和配置能力的提升,都使上海能够成为全球商业商务网络的重要节点,对于更大范围配置全球消费资源、壮大新消费都将发挥重要的促进作用。

表5  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竞争力(2018)

指 标

排 名

城 市

说 明

经济基础实力

1

2

3

4

5

上 海

北 京

深 圳

成 都

武 汉

二级指标包括:GDP总量、常住人口总数、第三产业增速等

国际消费影响力

1

2

3

4

5

上 海

北 京

广 州

西 安

杭 州

二级指标包括:境外游客增速、境外游客人均消费金额

国际消费便利度

1

2

3

4

5

上 海

北 京

广 州

成 都

深 圳

二级指标包括:国际航线拥有量、地区居民英语熟练度

优质消费聚集度

1

2

3

4

5

北 京

上 海

重 庆

成 都

广 州

二级指标包括书店、健身房、博物馆等多业态拥有量,中华老字号品牌、知名主题乐园的数量等

国际品牌渗透度

1

2

3

4

5

上 海

成 都

北 京

广 州

深 圳

对标中国香港和迪拜,评测上百个国际消费品牌的渗透率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研究院。

 

(二)上海培育壮大新消费存在的“短板”

尽管上海市在壮大消费特别是新消费方面,在全国来看相对走在前列,而且未来发展基础好,发展潜力巨大,但在新消费自身、促消费体制机制,以及构建适应新经济、新消费发展所需要的制度环境等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或短板,影响甚至制约了上海进一步培育壮大新消费。

1. 中高端新消费的有效供给不足、质量有待提升

与消费者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相比,特别是针对新消费,我国现阶段改善型商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明显不足。低端商品和服务供给低水平、同质化问题相对突出,多样化、高品质供给相对不足,大量高端和新兴服务消费流失境外。以旅游消费为例,2018年我国出境游客人数已达到1.4亿人次,每10个跨境游客中就有1个是中国游客;消费额约为1200亿美元,分别增长约14%和20%,其中相当比重用于购物,并且购物清单中大量为中高端日用消费品和服务消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入境游客(外国人)和国际旅游收入分别仅增长4.7%和3.0%。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内中高端商品和服务有效供给不足,产品和服务质量有待提升,体现中国元素的特色商品和服务创新不足。尽管在商品和服务供给质量和水平上,上海及长三角地区相对好于全国其他地区,但与北美西欧日韩甚至泰国南美等旅游目的地国家相比,仍然存在一定差距,其中缺乏有较高国际知名度的本土品牌,是上海壮大中高端新消费的突出短板。

2. 聚集壮大新消费的设施、平台需要加强

从上海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型商业设施发展有待加强。尽管传统商业设施指标在国内乃至全球居于前列,但在一些新型、涉外、智慧化商业设施建设上有待进一步加强。以退税商业设施为例,与巴黎、东京、纽约等国际知名消费城市相比,上海退税商店和退税业务办理网点数量明显偏少,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国际游客消费的增长。自2015年7月至2018年3月,上海退税商店为337家,退税物品销售额逾5.5亿元,办理退税近6000万元。其中港澳台旅客占比达到一半左右,位居其后的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购物退税金额加起来仅占1/4左右。

服务消费特别是新兴服务消费的基础设施和配套体系发展仍需加强。以健康医疗领域为例。上海医疗机构在结构上和布局上都不均衡,影响多元化、多层次的医疗健康服务供给。上海民营医疗机构占医疗机构总数不到一半,其中小规模医院床位紧张。以新业态和新技术、新模式为发展目标的新虹桥国际医学园区、浦东国际医学园区,整体来看仍需在制度创新的基础上加快发展。

金融、信用等消费支撑体系发展相对滞后。目前,我国网络诈骗、假冒伪劣、虚假宣传等问题依然存在,消费信息安全、金融支付安全、消费者权益保障等风险依然偏高。上海市商品市场监管力度和效果虽整体好于全国,但产品质量和市场秩序仍然有待提升。特别是在消费安全、金融安全和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仍然有待进一步增强。

与纽约、巴黎、东京等国际消费城市相比,上海各种消费行业之间、基础设施和商业之间的融合互动和对接不足。例如,城市主题商务休闲区域、旅游景点、交通枢纽,与主要消费群体相适应的商业网点和商圈建设之间的一体规划、融合发展、便捷切换等相对不足。

3. 消费创新的可持续性有待增强

我国在消费创新和商业化应用领域的成就,主要得益于具有别国难以具备的规模优势和后发优势。我国网民人数多、人口基数大,不仅能让新产品和新商业模式快速达到规模,而且具备容纳多家创新企业的市场容量,从而使消费规模和水平得到快速发展。但与此同时,原创创意和顶层技术的短缺,严重影响了我国消费创新的可持续性,在商业模式和产品创新达到一定阶段时,消费创新所面临的“天花板”效应开始显现。对于上海而言,消费创新的技术、需求驱动力也受各种因素影响有所弱化,下一步需要在制度创新上加力,激活和激发更多新消费需求,同时为技术和需求提供二次点火、二级推动。

4.商业模式创新和平台经济发展中的公平竞争问题日益显现

由互联网等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催生的新消费市场,经过近年来的爆发式增长,已开始由市场初创阶段,进入快速发展的市场成长阶段。而监管也应从初期的“放水养鱼”,逐步转向科学合规监管。由于互联网经济在吸引消费者过程中,当超过规模临界点后,存在突出的边际成本快速降低的特征,因此容易形成所谓“赢者通吃”的竞争格局。如果不在竞争行为、跨界发展等领域制定相应的规则,就容易造成优势平台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导致平台上的经营主体经营成本日益提升,甚至超过实体经营成本,进而影响到创新溢出效应。例如优势互联网平台企业凭借自身的资本和市场优势,在竞争中实施“二选一”,以及资本市场持续输血和不同业务之间的交叉补贴等行为,从消费者导流和价格两方面影响实体领域创新。上海市在发展平台经济和壮大新消费过程中,需要对商业模式和平台经济创新发展中的不公平竞争、新垄断形式行为加以关注,把监管重点逐步从主体向行为转变,从保护企业向保护环境转变,营造新经济和新消费创新发展的小环境和制度洼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选一”愈演愈烈

所谓“二选一”,是指互联网平台企业以公开或暗示等手段,限制该平台上商家与其他竞争平台企业进行合作和开设交易网店,或者在供货、价格等方面设置限制性的交易条件,让企业被动选择唯一性和排他性的合作。“二选一”并非新问题,在几年前的“6·18”和“双11”活动中,一些平台企业就要求商家“二选一”。2017年,京东为此将天猫告上法庭。这一案件因管辖权争议迟迟没有进展,后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拥有该案的管辖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新华社媒体报道,2019年“618”前夕,为了实施更为“彻底”的“二选一”,某电商平台借助其“竞争雷达”软件对互联网竞品进行全面“扫描”,覆盖网上商家数量以10万计。格兰仕多次通过官方声明指责天猫公然实施“二选一”,因此遭遇了天猫对其流量和搜索关键词的屏蔽。格兰仕在2019年“618”前事先备货20亿元产品,也因此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到国庆期间,赵大喜、美九苏(美的、九阳、苏泊尔)在微博上“炮轰”拼多多。随着临近“双11”,“二选一”行为愈演愈烈,大量商家“被选择”关闭其他网购平台店铺,并被要求发布官方声明。三只松鼠、韩后等4家企业也发表了关于拼多多相关产品未经授权的微博。但实际上,这几家企业的拼多多店铺仍在运营,销量也保持了快速增长。令人回味的是,在三只松鼠等一批品牌商户集中发表了声明后,又快速删除了声明。自2018年10月以来,仅拼多多就有超过1000家知名品牌旗舰店出现类似情况,受影响的中小品牌厂商和销售商更是数以万计。

资料来源:根据网络公开报道整理。

5. 培育壮大新消费的制度环境仍有提升空间

在新消费增长的制度环境方面,上海受到全国现行体制机制的约束和影响。一是新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不断涌现,一些法律法规或者不适应行业发展的需要,或者在执行过程中还存在配套法规不完善、与其他法律缺乏协调等问题。以健康服务消费为例。上海市在虚拟医院等方面创新步伐较快,有利于在全社会和全球整合配置医疗资源,提升服务水平。但由于现行法律法规都是针对实体机构,创新缺乏法律法规支撑和认可,新业态难以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甚至是在法律空白的前提下自发生长,存在较大创新风险。再如,上海近年来发展较快的民宿业,市场规模快速扩张,也因为政府对民宿缺乏明确的定位和规范,导致其成为一个灰色产业。

二是标准体系建设滞后。与近年来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的要求相比,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我国相关标准体系特别是新兴服务业的标准体系建设,都明显滞后。同时,现行服务标准和规范整体水平不高、可操作性不强、宣传力度不够等,也导致一些标准在实施和监督过程中效果不明显。

三是行业准入有待进一步改善。部分服务行业依然面临行政审批过多、相关限制性条件过严等问题,“准入不准营”的情况也在一些消费领域存在,特别是民营资本进入文化、教育、医疗等新兴服务消费领域仍受到一定限制。例如,我国现行医疗美容机构临床科室设置规定要求,必须设立4个二级科目,门槛明显严于韩国等医疗美容大国。此外,部分服务行业还存在垄断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服务行业供给、结构和质量的提升。

四是一些监管理念和监管制度不适应新消费新业态发展要求,不能与国际规则接轨。很多消费特别是服务行业的边界日渐模糊,对监管也提出扁平、高效、专业等新要求。但目前虽然加强了事中事后监管,基于大数据的监管、社会共治的理念尚未建立。特别是在监管制度的创新上,仍需与国际通行惯例或规则接轨。以医疗旅游为例,目前国际趋势是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泰国、马拉西亚、印度、中国台湾等,在发展医疗旅游等方面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上海在国内外旅游医疗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但由于缺乏与国际接轨的技术和服务规范,国际医疗保险、医院国际认证、医师职业资质等不能与国际接轨,医疗相关签证制度存在空白。

五是对外开放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开放的重点大多在生产性服务行业,与消费直接相关的服务行业,如健康医疗、教育文化、休闲娱乐等新兴服务行业的对外开放步伐偏慢,制约了打造高水平和开放型的消费新领域、新平台。以美国高考(SAT和ACT)为例,近年来中国赴美留学需求激增,由于没有开放SAT,我国每年有大量关联消费外流到周边国家。再如邮轮旅游,由于在货物通关和游客签证等便利化水平不高,货物检验检疫周期长,出入境手续繁琐,维修保养能力跟不上,免税退税设施匮乏,导致上海的邮轮旅游市场扩张受到影响,本可在上海实现和聚集的相关服务需求,也转移到新加坡等周边国家。此外,我国免税业务主要实行国家专营管理,不允许外资经营。这一政策规定将外资开展免税业务排除在外,虽然保护了国内的免税市场,但不利于市场竞争和服务优化,更不利于国内的免税集团提升自身运营水平等。

六是现行税收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海新消费扩张。长期以来难以实现所得税合并纳税,导致行业发展和企业培育期税收负担较重,难以跨区域整合商业资源。根据上海市相关协会调研,上海连锁商业企业实际税负超过40%。预付费卡增值税上目前尚未明确。在税率上,税改前预付费卡实行营业税,税率为零,而目前没有明确税率,商品类别只有服务费或者预付费两项,发票获取人无法抵扣。“营改增”对购物中心等业态影响较大。购物中心等以物业租赁为主,大多为自有物业,导致进项没有销项大。免税业态发展缺乏税收政策支撑,在特许经营、免税对象、免税限额、提货方式、相关政府部门协调等多方面存在限制。特别是出境游客消费额度少、次数限制大。

6. 对消费者的保护力度偏弱

当前我国在信用体系建设、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力度偏弱,网络诈骗、假冒伪劣、虚假宣传等问题依然存在,消费信息安全、金融支付安全、消费者权益保障等风险依然偏高。消费者保护机制和制度不完善,一方面使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产生较大的顾虑,进而降低了消费意愿;另一方面,由于消费者保护力度的不足,使消费变化和市场需求变化的信息难以顺畅、快捷的反应到生产领域,进而影响供给领域捕捉和满足新的消费需求,抑制了新消费对制造流通领域的引领拉动机制的形成和作用发挥。

三、加快培育壮大上海市新消费市场的途径和思路

适应新消费的发展特征和发展要求,应以补短板和优环境为重点,以改善监管和政策体系为着力点,充分发挥新消费对制造业、服务业等领域,对研发、生产、流通等环节转型升级的牵引、带动和支撑功能,最终构建适应培育和壮大新消费的政策体系及制度框架,进一步增强新消费对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引领和支撑作用。

一是全面落实中央对上海在长三角经济、消费、创新等方面的定位和要求,增强上海对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龙头带动作用。提升上海服务功能。围绕“五个中心”建设,着力提升上海大都市综合经济实力、金融资源配置功能、贸易枢纽功能、航运高端服务功能和科技创新策源能力,形成有影响力的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

合力发展高端服务经济。加快服务业服务内容、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共同培育高端服务品牌,增强服务经济发展新动能。围绕现代金融、现代物流、科技服务、软件和信息服务、电子商务、文化创意、体育服务、人力资源服务、智慧健康养老九大服务业,联合打造一批高水平服务业集聚区和创新平台。

积极开展区域品牌提升行动,协同推进服务标准化建设,打造一批展示长三角服务形象的高端服务品牌。共同培育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

推动互联网新技术与产业融合,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体验经济,提升上海虹桥商务区服务功能,构建更大范围区域一体的创新链和产业链。

二是提升和完善消费基础设施和智慧化消费载体。加快大型城市群的城际快速交通网络,强化城市新区、产业园区餐饮、购物、医疗、教育等服务功能,补齐消费设施配套短板。积极推进5G等互联网规模化应用,鼓励大数据、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现代技术在商业载体、旅游景点、文体场馆等消费场景的覆盖和应用。

加快传统商圈升级改造,围绕新消费,加快引入新业态新品牌新商业模式,打造消费体验中心、文化时尚创意中心、产品和服务设计定制中心、消费业态和模式创新中心等新型消费发展载体。推动大型百货实现购物中心化,中型百货实现主题化和专业化和时尚品牌集合店,培育买手制,发展生鲜业务,打造和打通新型供应链体系。加快适应新业态新模式的智慧化消费载体建设。对标国际培育国际消费城市的新动能,打造一批具有较强国内外影响力、商旅文融合发展的新消费智慧商圈或商业街区。

加强新消费设施的合理布局,鼓励实现集中集聚集群发展。在主要商圈、综合保税区等开设跨境电子商务线上线下(O2O)体验店,加大海外跨境电商仓储及配送设施网络建设力度。

加快培育上海品牌,促进国内设计师品牌店和买手店发展,丰富上海商品和服务供给结构。增加退税商店数量,简化退税手续,不断带动和扩大境外人群消费规模。

三是优化和创新服务消费供给体系。进一步丰富高品质服务消费供给。大力推广静安区白领午餐等探索经验,拓展对接上海白领消费群体的各项政策创新,以餐饮、培训、娱乐、文化、休闲、社交、健身、养生等为重点,服务和引导白领群体扩大消费、便利消费,打造上海情调消费、上海品质生活、上海水准服务。

结合服务消费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的发展趋势以及互联网、大数据的广泛深度应用,大力探索多样化、创新型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推动人工智能示范应用以及共享经济、众筹定制等模式创新发展。多途径培育服务消费新增长点。

针对城乡居民服务消费要求迫切、消费潜力大的重点领域,加强分类指导,有针对性地制定服务消费发展的促进政策。例如进一步增加公益性演出投入,通过设立基金、推广文化消费卡等方式,对剧场和演艺团体进行适当补贴,降低营业性演出的票价,降低广大市民文化消费的门槛。

强化服务消费与商品消费融合互动。推动旅游、文化、购物、娱乐、健康、餐饮等行业的集聚和一体化发展,创新业态和商业模式,构建多样化消费创新的良好生态。

四是进一步深化消费领域准入和监管改革。发挥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改革的牵引作用,推进“照后减证”,清理修改不合新消费要求的地方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放宽健康养老、医疗美容、文化创意、休闲娱乐等服务消费领域的市场准入,提高监管稳定性、透明度和可预期性。

形成国际接轨的监管理念及模式。整合窗口服务功能,设立百姓需要的进口商品的绿色通道,整合法定检验检疫出口货物电子报检、化妆品标签申报、进出口企业备案登记、检测申请等,缩短进口商品流转周期。针对国际时尚与节庆活动中小规模、多品类进口商品,设立进口商品绿色通道,探索便捷高效的快速通关模式,开展特定品类进口商品备案制管理探索。

对接国际通行规则,构建适应国际消费城市发展要求的制度体系及消费政策。建立和完善商业商务安全信用体系,引入专业资信评级机构开展企业和消费者诚信体系工作,形成统一开放、公平竞争、规范有序、诚实守信、真品实价的消费氛围。建立接轨国际的服务标准、消费者保障准则、知识产权保护、医疗保险等制度。

促进公平竞争。在教育、医疗、文化、体育、人力资源等服务领域,对可市场化的服务,增加民间资本进入。采取政府补贴、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社会组织、非营利机构参与提供公共服务和公益服务。建立以质量为导向的动态监管机制。坚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对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进行分类管理。

构建服务消费市场多元共治模式。实现部门内监管流程再造和跨部门协同监管,加强与企业的数据合作对接,提升监管效能;发挥行业协会、消费者协会以及媒体的监督作用,强化信用结果应用。

五是营造新消费领域公平透明竞争环境。在理论创新的基础上,以反垄断和公平竞争的基本原则为基础,建立判定和评估互联网经济垄断行为和不公平竞争的标准和依据。进一步明确政府、平台企业、经营企业和消费者的权利和义务,优化知识产权、举证责任、司法救济、税收、反垄断、消费者保护等制度。

把增进消费者福利作为监管的根本和核心内容。加强对消费安全、个人隐私、条款公平、自主选择等合法权益的保护,改善消费体验,提升消费福利。从静态保护竞争环境、消费者利益为主,转向保护消费者和经济长期利益和全局利益,保护创新生态和消费生态,促进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应用。

监管关注点从企业数量或市场占有,转向竞争行为,例如阻碍进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把公平竞争审查和监管的内容,从互联网平台内部,拓展到互联网平台和实体企业、互联网平台之间,以及关联业务运营等方面,最终构建利益相关方的合规对称监管体系。

落实公平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加大对“二选一”、商誉诋毁、技术屏蔽、流量限制等不公平竞争和垄断行为的监管查处力度。维护公平公正竞争的市场环境,畅通新消费和平台经济对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支撑带动作用。

六是进一步扩大消费领域对内对外开放。整合沪苏浙皖消费资源和市场,形成相互促进、互利共赢、规则统一、协同执法的框架,打破市场分割,构建区域一体的统一消费市场。

推动新兴服务领域的开放。以上海自贸区、虹桥商务区、知名商业步行街为平台载体,在互惠互利基础上推动贸易便利化,加强与国外消费中心城市的合作与资源互换,打通国内外消费通道;着力推动健康医疗、教育文化、休闲娱乐等新兴服务消费领域的开放。

提高国际消费的便利化。进一步简化、优化人员和货物出入境管理,积极扩围双边免签证国家,加强国内不同口岸和城市出入境信息共享;探索对游学、医疗、美容、庆典、老人等特殊游客和人群提供入境签证便利化措施;提高邮轮母港的游客出入境管理的便利化水平。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韦薇 vickycedar@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iaowangzhiku@outlook.com

©2015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