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利剑: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大国利剑: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瞭望智库 |

发布日期:2017-08-10

提起核潜艇,许多人都会想起毛主席那句名言——“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毛主席的这句名言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提出的?核潜艇总师黄旭华、彭士禄又是在怎样艰苦的条件下把中国的核潜艇研制成功的?

提起海军的发展,大家最熟悉的就是航母和核潜艇,而提起核潜艇,许多人都会想起毛主席那句名言——“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毛主席的这句名言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提出的?核潜艇总师黄旭华、彭士禄又是在怎样艰苦的条件下把中国的核潜艇研制成功的?

瞭望智库邀请到曹卫东、李亚强两位军事专家做客“库叔说”详细讲述。

嘉宾:李亚强 军事专家

         曹卫东 军事专家

主持:李秉宣

1、库叔:毛主席那句著名的“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的?

曹卫东:新中国成立以后,应该说是在逐步改变原来近岸防御的态势,当时我们的舰艇加起来还不到5万吨,还不够现在一艘航空母舰的吨位大,说明都是小艇小舰,又比较陈旧。甚至还有北洋水师时的舰艇。

但是我们当时面临的威胁是很大的,因为帝国主义还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我们后来和苏联的关系也不好,苏联撤出专家,社会主义阵营分裂了,我们面临巨大的威胁,仅仅靠当时落后的武器是难以维护自己的海上安全的。

所以毛泽东主席就提出来制造两弹一星、核潜艇,建造这样先进的武器装备来维护我们国家的国防和安全。但是核潜艇不但要具备成熟的潜艇制造能力,还要有核装置。这个难度非常大,当时很多的部门都说难。问题就反映到了毛主席那里,说这么多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一时半会可能造不起来。但是毛主席的决心很大,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造出来。当时反映的很多问题,即便是在现在也无法快速完成,而毛主席造核潜艇的决心是如此坚决,他的这句话,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对于建造核潜艇的坚强决心。

2、库叔:我国发展航空母舰已经有几十年的历程,能不能简要截取几个节点,为大家介绍一下我国航母的发展历程。

李亚强:最早,我们国家由于工业水平比较低,科技水平比较落后,发展航母的条件不太具备。因为航母不仅仅是造船的壳子,它上面有舰载机,有复杂的指挥控制系统。1958年的时候,国家第一次开始拥有自己的万吨轮。但是当时,很多围绕着发展大型船舶的一些基础性的问题,比如说焊接,甚至最主要的大轴主机,这些问题我们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只是到了近几年这些技术问题才逐渐解决。没有良好的钢材,没有好的主机,要想造大型航母是不可能实现的。甚至像几万吨级的大型推进器的螺旋桨所需要的加工精度可能都无法达到标准。在这种没有经验情况下发展航空母舰,对于我们海军,是可望不可即的状态。

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实力逐渐增强,特别是工业技术水平逐渐提高,我国发展航母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这个时候,更多受限于思想观念上的一些问题,我们很多同志就认为发展航母没用。甚至有人认为航母是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国家的工具,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不应该发展航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航母的发展也受到很大限制。

改革开放到一定程度以后,我们国家的利益在世界各地拓展非常广泛,发展速度非常快。在这个时候,维护海上的和平与稳定,在世界范围内履行一个大国的责任,就迫在眉睫了。到这个时候怎么解决航母就必须要来正面回答了。也就是说我们航母的建造应该是顺势而为,到了这个节点非造不可了,然后我们就开始造。

作为海军和地方工业部门研究航母,应该是很早就开始了。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曾经到地方的工业部门,跟负责的同志了解情况。他们说你现在要让我们拿出成套的航母方案,我现在就有,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储备。我们过去买旧船,把墨尔本号,就是澳大利亚的航母买回来,在拆解过程中,我们已经开始直接地对航母进行研究,包括之前对一些老的苏联准航母级的舰船,像基辅号,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只有工业基础发展到这个程度,加上工业部门科研人员和海军人员多年来的进步,现在基本上到了一个水到渠成的阶段。

但尽管我们起步和开端很好,目前仍然还是在起步阶段。

3、库叔:在发展核潜艇和航母的过程中,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人物和故事?

曹卫东: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同志。搞核潜艇,首先这是一个机密的工作,所以相关部门找黄旭华同志谈话的时候,就说,第一,作为国家的项目,你们要拼尽全力去把这项工程完成。第二,这是一个高度保密的事业,只要你进了这个事业,就要做好准备,即使犯了错误,也不能从这里出去,要在这里待一辈子。第三,要隐姓埋名不能跟家里人讲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黄旭华答应了。

黄旭华同志参与这项工作以后,30多年没有向家里讲干什么。还有就是基本上就没有看望自己的父母。所以他们家的孩子还有他的父母亲对他都很有意见,认为他是因为到了城里就忘本了。30年以后,当报告文学写出来《赫赫无名的人生》,把他为国家建造核潜艇的事迹报道出来,他把这篇报告文学给母亲看了之后,他母亲才知道他是为国家搞核潜艇的。黄旭华的母亲向自己子女解释,你们误解你三哥30年了。他不是不孝敬父母,而是他的工作需要保密。作为个人,这得承受多大的这种压力和痛苦。

他作为核潜艇的总设计师,核潜艇建造出来以后,需要一个数据,就是核潜艇下潜的深度。设计的最大的下潜深度是300米,能不能达到?300米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在扑克牌这么大的面积上要承受一吨重的压力。他是设计者,但不是制造者。到底能不能达到标准谁也没有底。很多参加试验的同志都很悲壮,以为此去可能就壮士不复返了。因为,美国的长尾鲨就是在试验的时候发生了事故,沉到了两千多米的海底,全部人员葬身海底了。那中国现在的核潜艇到底行不行?当时很多人唱《血染的风采》就准备不回来了。黄旭华同志鼓励大家说,这个是我设计的,大家有信心,你们改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鼓舞大家的士气。而且下潜的时候,他作为总设计师,和大家一起下潜。黄旭华同志把自己一生投入了我们国家的核潜艇的事业。

在下潜的时候,黄旭华也是鼓励大家要把这项任务完成好。因为各个舱室是隔断,万一你们舱室进了水,不会淹到其他的舱室。大家可都是封起来的,哪个舱如果进水了,哪个舱人就出不来了。下潜到230米的时候,渗水了,而且支撑的角钢有的都变形了,当时有一个战士有些紧张,说要不再拿个木头支撑一下。钢都不管用了,再拿木头支怎么会管用呢?人到那个时候,心理压力会非常巨大。这时候还下不下,要上去这个任务就没完成,所以继续下潜,一直下到了300米的时候应该说到极限了,但是这个时候下达口令,比如说艇开始充气,开始要上扬的时候,这个时候艇由于惯性还要下潜一点,不会马上上浮,又坠了两米,所以他们实际的下潜深度是302米,这个时间是1988年4月29号,这是中国的核潜艇,达到了设计纪录还超了两米。

核潜艇造出来以后,无论是攻击型核潜艇还是战略导弹核潜艇,它是要交给人民海军的,是要为我们国家国防建设服务的,那么潜艇长航时间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常规潜艇最长时间一个月就要回来,它不具备那么大的自持力。但核潜艇不同,美国人创造的纪录是87天,法国人是六十多天,那么中国人行不行?在1985年的时候,我国的攻击型核潜艇进行了这种长航试验。

第一个30天过去之后,大家的生理和心理就已经发生一些变化了。因为在潜艇里面是没有日没有月,生物钟是要被打乱的。所谓心理变化就是开始烦躁。因为30天不见天日,再加上巨大的噪音,人会烦躁的。到了60多天,他们已经超过了法国人的长航纪录,这个时候大家表决,是继续打破美国人的87天的纪录,还是到此为止。95%的人说继续长航。

这个时候又发生什么变化呢?就是心理和生理的变化。心理的变化是烦躁。还有生理的变化。当时,五公斤的大米煮成稀饭之后,上百人吃不完。因为总在艇里吃罐头食品,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边很难受,吃不下饭,体力消耗也很大。但是他们仍然坚持继续远航。而且机器一直长时间地工作,也出现了很多的故障。本来要靠岸才能维修的,但是他们自己把这些问题全都解决了,一直坚持了90天,打破了美国人的长航纪录。

美国人最早建造世界上的核潜艇——鹦鹉螺号,我们国家很晚,但是长航的纪录被中国人打破了,而且他们长航回来以后全都是自己走出了潜艇。美国人87天的长航之后,很多人是被担架抬出来,中国人民海军这些指战员全都是走出来了。

所以,这些都是建造核潜艇的工程人员和驾驭核潜艇的官兵做出来的成就。

李亚强:在核潜艇这个问题上,我们讲特别关键的有几大部分,除了艇体,反应堆是很大一部分,弹也是很大一部分。核潜艇真正建造目标都是瞄着战略导弹核潜艇,这才是真正皇冠上的明珠。

我就认识这样一个科研人员,他当初是跟着彭士禄一块搞反应堆的,就是白手起家,什么也没有。当时是集中全国各方面的人才,有些人是改行,重新入门,再重新来做研究,在做这些工作的时候他们都是默默无闻。而且他们开展这项工作的时候正好是赶上文化大革命,那个时期很多工厂都停工,社会秩序混乱,那种情况下,他们排除各种干扰,完全是一种奉献精神,没有任何名利,就一心扑在工作上。那么搞艇体的科技人员是这样,搞反应堆的科技人员是这样,搞巨浪导弹的科技人员依然是这样。

正因为这些大量这样默默无闻的人在做着无私奉献,才有我们今天的局面。如今我国核潜艇已经发展了三代。第一代基本上都已经退役了,但不管怎样,他们留在历史的印记是不可磨灭的。因为没有这第一代艇的成功,就没有我们后续的发展。当时的发展水平可能不是很高,和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还比较大。但是随着我们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差距是越来越小,我们逐渐地赶上发展的水平。特别是在观念上,当年如果不下这个决心,没有老一辈的科技人员、工业部门的工业人员,还有我们广大海军指战员,没有他们的这个无私奉献,默默无闻的精神,很多事情的成功都是不可想象的。

4、库叔:既然这个核潜艇有这么大的作战能力,这么大的威力,为什么世界上只有少数的几个国家发展了核潜艇?

曹卫东:第一,核潜艇的造价非常昂贵。因为它是核动力,就相当于要把一个核反应堆放到这么小的艇里边,所以有一个小型化的问题。而且一个核反应堆放在一个艇里,难度很大,造价很高,这首先是经济的承受力。

第二,技术复杂。因为在核潜艇里面,不仅仅有一个核反应堆作为动力,艇还要下潜到几百米以下,钢材要合格,对钢材的焊接技术以及造船的工艺要求也非常高,这样核潜艇才能下潜到那么深。

第三,对综合国力有要求。潜艇之后还要能够打仗,在这个深度核潜艇究竟能不能发射鱼雷发射导弹?通讯系统能不能跟岸上联系?能不能通过这个数据把信息传到艇里边?这是一系列的问题,哪个环节做不到核潜艇都没法用,所以这个就要求一个综合国力,也就是说你很少有国家的综合国力,能达到这样一个水平,能把这些事情都办好,所以直到现在世界上拥有核潜艇的国家屈指可数。

5、库叔:我们国家的航空母舰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克服了哪些困难?

曹卫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舰载机的起飞和降落。中国的第一艘航空母舰是辽宁舰,是采用滑跃起飞,拦阻着舰。这些过去从来没有,这样第一次试验没有任何人给你帮忙,也没有任何人让我们到他们的航空母舰去实习。

那怎么办?完全靠自己摸索。舰载机跟陆基的飞机显然是不同的。它的机翼面积要大一些,这样才能有比较大的升力,才能放到机库里边,而且要能够折叠。飞机尾部要有尾钩要拉拦阻索,所以它一定是和其他的飞机不一样的。

首先,要研制这样的飞机,其次有了飞机谁来第一个试?第一个就是“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原来海军航空兵的,是从我们海军航空兵选出来的优秀飞行员。然后改装上舰的。

这个过程有很大的变化,飞机在陆地上起飞的时候是不断的加速,但是在航母上是突然的加速。当着舰的时候,不但不能减速,还要保持原来的速度。所以,技术操作的习惯,要完全进行改变。戴明盟的成功给中国舰载航空兵开了个好头。但是成功的背后他一定是有巨大的付出。所以我们国家的航空母舰能够走到今天是很多的工程技术人员、广大的官兵共同努力的一个集体的结果。

李亚强:这个着舰问题是航母一个特别大的问题。美军的舰载机飞行员每次着舰,都是七上八下的。航母在海上,看着很大,在空中看也就是一个小叶子。即便美军经验非常丰富,但是他的飞行员没一个敢说着舰一定成功。复飞的情况经常有。即便是最老练的最成熟的美国舰载机飞行员也不敢拍着胸脯说我一定百分之百能够成功着舰。

所以说对于航母的技术,飞行员的技术要求还是非常高的,特别是像我们这个国家从零起步,难度就可想而知。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的舰载机飞行员们,特别是像我们讲的戴明盟,他所做的贡献非常大,是非常了不起的。

库叔:航空母舰、核潜艇作为我们巩固国防、强军强国的两柄利剑,发展过程确实是充满艰辛,这些光辉的历程,包括参与其中的科研人员、海军官兵应该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本期“库叔说”就到这里,再次感谢两位老师,谢谢大家!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