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决不允许日本拥核,日本也不会忘记两个原子弹的仇!-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美国决不允许日本拥核,日本也不会忘记两个原子弹的仇!

瞭望智库 |

发布日期:2017-11-09

作客本期《库叔说》的日本庆应义塾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厦门大学新闻系兼职教授马挺认为:日本人永远都不会忘记报那两颗原子弹之仇,美国才是日本的终极敌人!

日本离中国很近,千百年来,两国隔海相望。日本离中国不远,但直到现在,我们对这个国家的诸多方面还都存在疑问。

与时下中国八零后、九零后的“奋斗”精神相比,日本年轻人进入了一种“低欲、无欲状态”——不恋爱、不结婚、不买房、不生育。有人说这是“泡沫”破灭的后遗症。那么,日本经济真的失去了20年吗?

现在,日本人还是在觊觎中国吗?作客本期《库叔说》的日本庆应义塾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厦门大学新闻系兼职教授马挺认为:日本人永远都不会忘记报那两颗原子弹之仇,美国才是日本的终极敌人!

嘉宾 | 马挺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厦门大学新闻系兼职教授

主持 | 武君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辉煌不再,日本年轻人不再奋斗

瞭望智库:现在日本的年轻人真的都不恋爱、不结婚、不买房、不生育吗?

马挺:除了搞研究,我也在早稻田大学等几所学校任课。我的日本学生中,有男/女朋友的不多,而且是他们不主动去找——大学生之间互相交流并不少,但是不会朝男女朋友的方向去发展。大教室上课,往往是男女学生各坐一边,“泾渭分明”!

为什么呢?日本现在学校的空气很不正常,动不动就扯到“性骚扰”。当然,师生之间的性骚扰、性侵事例是存在的。但有的学校甚至规定,老师问女生有没有男朋友,也属于性骚扰。

瞭望智库:到这种程度吗?

马挺:不但大学,整个日本社会都是这样。所以,我只好将调查对象集中到比较熟悉的男生身上。

他们说,不是不恋爱,是因为忙。忙什么呢?刚进大学忙着参加社团活动,如果是棒球等等运动社团,那更是没有闲工夫,也见不到女同学。到了第三年末,就开始找工作,更没有时间交朋友,谈恋爱了。他们说,不是不爱,而是“自我爱”优先。

瞭望智库:他们学习一定很忙吧?

马挺:并不是。在我所询问过的学生当中(包括问卷调查),没有一个人提到上大学的目的是来学习!上大学,对于日本人来讲,就是一生中最长的休假,目的就是玩。

高中时要忙着考大学,很辛苦;大学毕业就了职,等着他们的就是几十年的“苦难人生”;退了休,想玩也玩不动了。所以,只有大学的两三年,才可以放开玩。一开始就职活动,就玩不成了。

人到一定年龄会产生欲望。年轻人的“玩”,当然应该包括找朋友,谈恋爱。一些日本年轻人并不在现实生活中寻找伴侣,只在社交媒体上“交際”(这个词在日文中就是谈恋爱的意思)——从开始谈到分手都不见面。或者干脆在网上培养一个虚拟的男/女朋友,解决欲望,二维的可以;一定要三维的嘛,抱枕也凑合了。

瞭望智库:为什么不找活人呢?

马挺:因为,在自己周围,找个“活”的恋人,日本人觉得很麻烦。日本人很认真,就连约女朋友出去,都要制定好周密的计划,哪里碰头,主要节目,哪里吃饭……万一有哪个关节没规划好,没得到女方的欢心,那下次就“免开尊口”了。

而现在的日本男孩子是经不住碰“钉子”、丢不起这种面子的。失败一回,甚至都不敢再找别的女士了。

瞭望智库:恋爱,不都是失败的经验攒起来的嘛! 

马挺:他们不交友,就是交朋友也是淡淡的。这跟社会的经济发展进程,可能不无关系。

瞭望智库:日本年轻人的这种“低欲望”状态,跟日本社会经济现状也有关系吗?

马挺:提起年轻人,咱们说“八零后”、“九零后”,而日本称“宽松的一带”、“得悟的一代”。

“宽松的一代”,得名于日本对中小学实行的“宽松”教育,也就是“减轻学生学习负担”,比如圆周率只要求小学生记到“3”,等等。

实行了十几年,他们一看不行,现在又开始“脱宽松”。

接受了“宽松”教育的这一代,虽然基础知识有欠缺,但在死记硬背之外,他们了解社会的机会多了、与家人接触的时间长了,他们对学校课程、社会现象的理解力都比“宽松”前的学生要强。

同时,他们的父母都是经过泡沫经济时代的人。那是日本经济最疯狂的几年——可以随随便便赚到很多钱,过奢侈的生活。买豪宅,乘高级车,下了班就去喝酒、跳迪斯科。但是,泡沫经济一崩溃,那些曾经辉煌过的人,就算还没有沦落到以扫马路为生,也要紧紧巴巴生活、一点一点还债。

所以,“宽松一代”所面临的现实是,就算像父辈那样曾经辉煌、曾经疯狂,但结果顶多是落个平平常常。我们这一代就是再努力,将来也不过如此。

以前,大学生毕业,男生要找到好的公司,拼命干,往上爬,有了较高的稳定收入,就结婚,买房子,养孩子,还房贷,退休……女生也要进好的公司,但一般干两三年,结婚之前,就辞职了。然后相夫教子——这就是日本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家庭。

但现在,这样的机会就少多了。日本的雇佣制度正在转变,终身制转向契约制。这十年二十年来,日本的经济长期低迷,工资水平一直在下降。甚至弄得夫妇双职工,也养不活一个家,只好不结婚。由于日本的学前保育制度不健全,结了婚的也不敢要孩子。

对现实失望的“宽松一代”, 只好整天沉溺于电脑网络中的虚拟世界。

这时,又出现了“得悟的一代”——对一切都没有兴趣,没有欲望,只是淡淡地活着,仿佛悟透了现实、社会、人生…… 

2、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

瞭望智库:您怎样看待日本经济失去的20年?

马挺:1989年前后,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高潮。然后,日本的经济神话一下子破灭了,进入了低迷期,至今还提不起速度来。日本人就提出了“失去的10年、20年”的说法。

实际上,在所谓“失去的10年”中,日本GDP真正是负增长的只有1年。直到去年,都是增长的趋势。但都是微增长,也是事实。最近日本股价狂涨,不但超过泡沫经济时期,创历史新高。甚至连续上涨16个营业日,超过经济高度增长期的“岩武景气(1958至1961年)”。

但这是安倍政权片面刺激金融经济,实行超宽松政策的后果,被认为是很不正常的,预后不良。

对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在经济高度增长期之后,GDP能够达到3%-4%应该很满足了。但是日本人不满足,所以才一个劲儿地渲染“失去”。这也成为安倍政权不顾后果地长期实行超宽松金融政策的借口之一。

同时,这又是日本民族所特有的忧患意识的表现——没有某种危机感,就感到不舒服。我们也很难简单地责怪日本人的这种心理。因为,千百年来,生活在被地震、火山、台风、海啸……搞得烂糟糟的四个岛子上的日本人,日常生活就是与各种危机为伍的。习惯了,缺少了危机,反而感觉不安。这与我们或其他很多国家、民族不同,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当然,日本一些政治集团,利用日本人对于危机的潜在心理需求,故意煽动国际上的所谓“危机”,刺激日本国内的民粹主义情绪和法西斯思潮倾向,这是别有用心。跟我们所说的日本人生来俱有的忧患意识,不可同日而语。

实际上,如果把日本泡沫时代的经济,比作“一块吸满了水的毛巾”,那么,通过泡沫崩溃后的二十多年,日本人是把经济里的“水分”都挤出来了,保留“最干”的部分,使得日本的经济基盘非常坚实。

借着希腊等一些国家的国债危机,有的日本人说,日本的国债(含地方债)已高于1000万亿日元,匹敌日本的年GDP的两倍,也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这也是在日本经济金融领域,煽动危机感的一个例子。

国债问题,希腊等国与日本的情况是不可比的。希腊国债的90%以上都是外国人买的,一旦发生国际性挤兑,国家财政马上破产。而日本的国债90%以上是在国内消化的。

简而言之,就像爸爸把妈妈的私房钱借走了,妈妈是不会向爸爸逼债的。从日本本国经济的坚实程度来看,与希腊的国债问题有着根本性的不同,没有发生大规模挤兑的可能。同时,到2016年底,日本人家庭的金融资产的总额已经高达1800万亿日元。接近国债总额的两倍。

但同时为什么会产生国富民穷、企业富职工穷的现象?这是因为很多大企业都增加了所谓内部留存。泡沫经济破灭之后,银行强行回收给企业的贷款,导致很多企业吃尽了苦头,他们对银行失去了信心。所以,很多企业都不在银行存款,也再不向银行融资。

但目前企业设备投资不积极,又不愿意给员工涨工资,所以造成内部留存越积越多,国民生活水平越来越低。对此,政府也没有办法,毕竟那是企业的钱。

但要看到,这些都是日本经济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3、日本的终极敌人是美国?

瞭望智库:日本向中国派过很多间谍?

马挺:那要看什么时期。对“间谍”也要有严格的定义。不一定是专业间谍,有些人也在做情报搜集工作的。日本人在侵华之前,就搜集了我国大量的县志。古来的县志中包含的历史人文地理情报,是又多又全又准确的。同时,日本人对中国情况了解之细致、深入,是咱们想象不到的。

举个例子,据说抗战时期,日本兵包围了一个村子,搜遍全村找八路。没找到,就把全体老少集中到村口的井边,一口咬定村里藏着八路。村民说没有。日本兵说:你们村子应该有两口井,现在只有这一口。另一口找不到,你们一定把八路藏在那井里了。不说出来,就杀掉你们全村人。僵持了好一阵,有个老人突然想起,曾听他奶奶讲过,村东头曾经有过一口井。去找,果然找到一口枯井。这才罢休。日本人就是根据县志,知道这个村子有两口井的。

县志本来不保密,未必需要职业间谍去搞。但搜集文物,购买古书,甚至回收垃圾废纸,也是能搜集到情报的。

瞭望智库:从古到今,日本是不是一直觊觎中国?

马挺:应该说,自古以来,日本就对大陆抱有一种很复杂的心理。时而囫囵吞枣地学习,时而又莫名其妙地排斥。鸦片战争之后,对中国的蔑视倾向就凸显出来了。以为自己西方化、文明化了,就看不起中国和朝鲜半岛。不过,从目前来看,最让日本花心思的还是美国,或者说,日本的终极敌人是美国。 

这一点国内很多人都没有看透。

千万不要忘记,日本人永远不会放弃报那两颗原子弹的仇。同时,美国在远东最提防的不是中国,而是日本。在中、美、日相互关系上,不要动不动就把美国往日本那边推。

美国建国以来,攻击过其本土的国家只有一个,就是日本。“911”不是来自某个国家的攻击。而“911”的第二天,美国大媒体的头条,都是把偷袭珍珠港相提并论。弄得日本人那个丧气啊——怎么过了六十年,你们还没忘了呢! 

这次特朗普到访日本之前,先在夏威夷停了一站,日本人就很神经质,猜测他为什么不一脚就飞到日本?日本人的担心果然是有道理的。特朗普不但到了夏威夷,而且还上亚利桑那号战舰纪念馆吊唁阵亡将士,并说出了日本人最不想听到的那句话:

“Remember the Pearl Harbor(勿忘珍珠港)!” 

美国不怕朝鲜的核武器,而对日本的核技术却十分警惕。“311”福岛核灾难一发生,美国马上派出包括航空母舰里根号为首的,由24艘舰艇、190架飞机组成的航母打击群,到日本以东近海。以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共计两万四千兵力,组成联合部队,统一进行所谓“救援”活动。海军陆战队中还包括对应大规模破坏性武器、核武器、生化武器的CBIRF特种部队

这次行动,打着“友達(朋友)作戦”的旗号,却是美国完全独自展开救援活动,不与日方配合,也不许日方接近。甚至美方还要派员到首相官邸常驻,监视日本的救灾指挥。

后来有8名参加过救援活动的里根号舰员,以没有得到正确的放射线量情报为由,提起诉讼,要求东电公司赔偿一亿一千万美元。目前,提诉者已达四百人。

从这些蛛丝马迹也可以看出,美国在有关日本的“核”这一点上,警惕性是相当高的。

半岛朝核问题,美国要负很大责任,为什么拖到现在也不解决?就是美国有意为之。因为朝鲜即使有核弹也不会对美国造成致命的威胁,又给中国添堵,又让日本忧虑。何乐不为?但是,美国绝不会允许日本持核。

瞭望智库:为什么这样说呢?

马挺:因为美国知道,日本一旦有了核武器,对美国来说一定是致命性的。其实,在二战结束前,日本当时研制原子弹,已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只因为缺乏研究的铀材料,而没有最后成功。美军一登陆,就先破坏了日本的核研制设备,并都扔到海里去了。日本战后获诺贝尔物理奖的汤川树秀,当时就是参与了日本军队研制原子弹的。

所以,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日本一旦真正持核,那就一定是可以实用的,是可以给予美国以致命打击的。

日本一直说朝鲜用火箭发射卫星,实际上是研发运载武器。这一点没有错。能发射卫星的火箭,换上核弹头,就是核导弹。但日本如何呢?不也一直在发射卫星吗?它的H-II系列火箭,不但性能越来越高,发射成功率很高,而且已经是全部国产化了。

现代,没有运载武器,造再多的核弹,也是没有用的。我先把导弹技术拿下来。原子弹的原理很简单,加上日本高水平的制造技术,一旦宣布退出“防止核扩散条约”,用不了几个月,日本就可以造出供实战用的原子弹。

日本一直渲染自己是世界上唯一受到原子弹爆炸的国家,好像是多么反对核武器。但日本政府借口自己受益于美国的核保护伞,而对于国际上禁止核武器条约根本不予理睬。

不仅如此,日本在自己地质状况如此糟糕的四个岛上,竟然先后造了54个核电设备。借口是日本缺乏能源储藏,但实际上,核反应堆的废料中的钚239,就可以直接作为钚原子弹的原料(美国投放日本的两颗原子弹,广岛那颗是铀弹,长崎的是钚弹)。

日本目前保有的核废料钚达四十七吨,是世界全部钚保存量五百吨的近十分之一。而按美国标准,一个钚弹用料4公斤。 就连御用电视台NHK最近都在时评节目Close Up上,专门评介国际社会对日本大量拥有放射性钚的忧虑。

2011年的“3·11”福岛核灾难后,全国的核电站一度全部停止运转。说明日本没有核电,也不影响经济和民生。但第二次安倍政权以来,不顾日本国民和临近各国的担忧,不但一个接一个地将核反应堆开动起来,还在计划建造新的核反应堆。

所谓日美安保条约,首要的任务是监视、抑制日本复活军国主义。所以理所当然是个不平等条约。美军军机在日本坠落,日本警方、军方(自卫队)无权参与事故勘察。这种事例很多。

不要说在冲绳,就是在东京附近,就有一大片所谓“横田空域”,是不允许日本飞机(包括客机)进入的。日本的象征——富士山——的上空,也不归日本管理。横田空域从横田机场一直伸延到羽田机场附近。所以,羽田出发的客机,要么一起飞就迅速爬高,要么背道而“飞”,绕道千叶上空。

日本的政客和媒体装傻充愣、愚弄国民,不提日美关系的实质,只描绘所谓日美同盟是如何坚实。像我的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实,还真以为日美是平起平坐的盟友。但是,老人都明白:日本是战败国,美国占领军(表面上是盟军GHQ)要怎么做,你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瞭望智库:那么,日本也把美国当成敌人吗?

马挺:去年,我在国内某大媒体参加研讨会时,一位老记者突然问我:你说日本人会报那两颗原子弹的仇吗?我回答:当然会的。我又回问:您怎么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了?老记者说:昨天和一个日本记者聊起这个问题……我问:他怎么说?老记者说:跟你说的一样……

瞭望智库:这也就是您说的,日本的终极目标就是美国吗?

马挺:是的。美国横行世界的时代终归要过去的,日本就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特朗普的所谓“美国第一”,就是走门罗主义的老路,走向孤立、保守。目前,国际局势很像二战前的情况。

就拿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来说,特朗普上台就宣布退出,日本马上纠集其余10个国家,企图搞成日本+10的TPP,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特朗普留。这次特朗普是作为总统首次访日,但身份不是国宾,也不是公宾,是第三级,按日本的说法是“公式(正式)实务访问宾客”。

4、“变态”行为源于报复心理

瞭望智库:日本的“变态文化”很让人费解,尤其是南京大屠杀,日本人在中国做了那么多惨绝人寰的事情。

马挺: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杀中所表现出的残暴,折射出日本人对中国人从心底里的一种蔑视。

这个是有历史根源的。根据调查,日本男人DNA里有25%来自中国。也有人分析,没有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他们很可能是从大陆和朝鲜半岛迁移到日本四岛的。

由此,日本人产生了一种狭隘的民族观。一个原来很弱小的民族,一旦强盛起来,就会蔑视甚至报复周围的国家,尤其是之前比它强的国家。

在关东大地震的时候,日本人突然开始滥杀以朝鲜人为主,包括3名中国人的外国人。因为,日本人谣传朝鲜人会向井里投毒、搞破坏、暴动等等。军警和一般日本人组成的所谓“自警团”,就开始虐杀日语某些发音不太准确的,被怀疑为来自朝鲜半岛的人,并偷偷埋掉。

在中国犯下的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比如把中国老百姓当成“木头桩子”让士兵练习刺刀,也源于他们的极端歧视和疯狂报复心理。

日本一流学府的学生都比较欧美化。但为了棒球比赛喊加油的“啦啦队”却很异样。男性穿着黑色制服,有着非常严格的程序和规定的动作和喊话方式。连日常相互打招呼,都和以前的日本兵相似。比赛快要开始的时候,就会在校园里公开练习,其举止很像原来的日本军队。我初到日本,刚看到他们表演时,涌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法西斯”。

5、中日友好交流之路多崎岖

瞭望智库:中日关系也有很好的时候。隋唐时期,日本往中国派遣了很多留学僧,这是中日文化交往和交融的例证?

马挺:关于日本的遣隋使,二十四史《隋书》中记录了一次,日本史书记录了两次。遣唐使一般认为一共派了二十次,只有最后一次没成功。

当时日本的部落首领,为了对各部落进行有效的统治,想仿照中国建立国家型统治体系。他们发现,佛教的寺庙,如果形成上下系统,可以达到管理国家的目的,就号召大家信佛,并派遣隋使、遣唐使到中国,他们除了学习佛经,还接触到大量中国史书、法律和当时的土地管理制度等,打算用于管理日本。所以,他们很乐意来中国。

但是,那时候日本人的船质量太差,往返于中日之间的海路非常危险。著名的鉴真和尚,五次出海都没成功,到第六次才成行。

日本人为什么一定要把鉴真请过去呢?

日本当时规定和尚可以不交税,因此,很多农民都到寺庙为僧,一度和尚泛滥,戒律松弛。天皇为严肃戒律,提高当和尚的“门槛”,就把大唐的戒律高僧鉴真请到了日本,以确立日本佛教的戒律。鉴真到了日本,被奉为东大寺(日本最高佛寺)的两大住持之一(另一位是日本僧人)。

鉴真在东大寺设坛授戒,以天皇和皇后为首的400多个贵族首先受戒,然后,日本佛教的戒律被逐渐整理成形。

但是,鉴真在日本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瞭望智库:日本当地和尚不欢迎他?

马挺:他刚到东大寺就被另一个住持欺负了。东大寺日本住持带他参观东大寺,在著名的东大寺大佛前问鉴真:“你们大唐有这么大的佛吗?”鉴真说:“没有,没有……”其实这时鉴真已经失明了。

还有传说:在鉴真讲经的时候,有人突然站起来对他破口大骂,等等。但这个和尚骂完就倒地死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鉴真在东大寺不太受欢迎。否则,他不会出东大寺,而自己去建立唐招提寺的。 

他在九州登陆之后一路北上,来到奈良。一路上,抓起一把土就闻一闻,在奈良附近,他说闻到了“戒律之香”,后来就在这里修建了唐招提寺。

唐招提寺匾上的题字出自日本孝谦天皇之手。这位女天皇是学王羲之体的,字非常漂亮。

但是,唐招提寺引起了很多争议。在日本,寺庙有“公寺”和“私寺”之分,唐招提寺是“私寺”,当时就有人质疑,为什么拿国家的地和钱给鉴真和尚建立私寺。这反映了当时日本统治上层之间,在引进佛教方面的争斗。

寺庙一般先建大堂(金堂)。但是,鉴真在唐招提寺却是先建讲堂、食堂和宿舍,广收弟子。因为他认为传授佛经和戒律才是更重要的。现在的金堂是在鉴真圆寂之后才建起来的。

当然,就是现在,日本佛教界和很多日本人,还是很尊崇鉴真和尚的。但是,我们在回顾中日友好交流的历史之时,也要认识到,其中是有很多曲折和辛酸历程的。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7778089574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