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币能不能“被取消”?-瞭望智库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纸币能不能“被取消”?

云贺 | 瞭望智库助理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12-10

随着电子货币的兴起,未来纸币的去留问题一直受到全球金融业界的关注。

近年来,随着非现金支付方式在我国社会生活中的广泛使用,有些地方出现了部分商家拒收人民币现金的现象,特别是在停车场、小超市、旅游景区等小额交易场所,该问题尤为突出。

对此,央行在今年7月发布整治拒收现金公告,明确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要求或者诱导其他单位和个人拒收或者采取歧视性措施排斥现金。

实际上,随着电子货币的兴起,未来纸币的去留问题一直受到全球金融业界的关注。虽然现阶段就谈“政府该不该取消纸币”的问题还有些为时尚早,但依然有部分业界人士认为,减少乃至取消纸币发行在未来并非不可能。

今年11月,美国卡托研究所兼职学者、经济学家杰弗里·罗杰斯·胡梅尔在其发表的一篇名为《政府是否该取消纸币?》的文章中提出,目前谈取消纸币是不现实的,这一观点不仅忽视了纸币在当前人们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也错误估计了政府左右市场机制的力量。

取消纸币能抑制犯罪?

业界支持取消纸币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纸币被大量应用于毒品买卖、洗钱、贿赂等地下交易,而取消纸币能有力阻止这些行为的发生。

这与欧洲央行宣布从2018年底停止发行500欧元面额钞票所持的观点一致,即担心大额纸钞会降低犯罪分子和恐怖组织筹集资金的难度。

胡梅尔认为,这种担心其实并没有足够的量化数据做支撑。比如,在暗网猖獗的当下,对于欧美等国到底有多少非法交易是通过纸币媒介完成的,又有多少是通过比特币成交的等问题,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同时,所谓的“地下交易”通常是影子经济的一部分,即国家无法实行税收管理与监控的市场。需要澄清的是,影子经济并不能等同于非法交易,也不一定存在逃税问题。

实际上,当前采用现金进行交易的影子经济,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都普遍存在。据奥地利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施耐德估算,影子经济在美国GDP中的占比约为5.9%,在意大利则高达20%以上。

《政府是否该取消纸币?》一文提出,虽然影子经济会随着经济监管制度的加强而慢慢瓦解,但不可否认,它在某些特定发展阶段或领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对于那些经济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居民通过各种不涉嫌违法的渠道获得一部分隐性收入,甚至还对国民经济有助推作用。

有人据此认为,取消纸币可以立即将这部分灰色收入纳入到政府监管框架之中,从而提高税收水平。

对此,胡梅尔并不否认影子经济通常游离于政府税收体系之外,但他认为,取消纸币并不能抑制这种交易活动的发生,只会促使其转移到网络等其他监管乏力的领域。

纸币仍受欢迎

虽然,取消纸币的观点在业界还颇有争议,但支持者们显然已经做好了将理论付诸实践的准备。

2012年成立的“优于现金联盟”(Better Than Cash Alliance)就是联合国牵头与部分国家政府、公司和国际组织共同推动的合作组织,致力于加速发展中国家实现从现金向数字支付的过渡,从而提升金融包容性。

目前,孟加拉国、 印度等24个发展中国家与之达成了合作关系,联合国资本开发基金会、美国国际开发署、花旗银行、万事达等都是其赞助者。

虽然探索和推广数字支付方式并没有错,可胡梅尔发现,“优于现金联盟”的某些理念带有“歧视性”色彩。

例如,该联盟的一份报告中曾明确鼓励“政府、私营企业和个人采取措施,抑制使用现金的行为”。但事实上,在美国和欧洲,现金依然是较为主流的支付方式。美国全境年交易总额的31%仍由纸币支付;欧洲央行数据显示,在欧元区,金额在100欧元及以上的交易活动中,32%由现金完成。这意味着,较为大额的交易对现金也有一定依赖性。

另外,想取消纸币、推行电子货币,需要具备相应的配套条件,包括网络基础设施的铺设、民众能够了解和掌握电子货币的交易方法等。特别是对于中低收入者和老年人群体而言,贸然取消纸币会严重伤及他们的交易体验,不利于社会公平的实现。

更何况,取消纸币是一项大工程,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经测算,美国如果要取消现有和未来预计发行的纸币,每年要付出约高达980亿美元的代价,这相当于GDP的0.5%。

政府有权取消纸币吗?

退一步讲,就算取消纸币真的能带来诸多好处,那政府是否有权下达取消发行纸币的指令?这是胡梅尔在文章中提出的另一个重要问题。

众所周知,铸币权一般属于国家。现在坊间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未来货币能实现全面电子化,那么在规定发行总量一定的情况下,将铸币权下放给多个企业甚至个人,就可以解决一些国家的通货膨胀问题。

如今,支票、借记卡、信用卡、移动支付等多种支付媒介和渠道大量涌现。可以肯定的是,未来还会有更多创新支付方式出现,并被人们所接受。

胡梅尔认为,且不论下放铸币权是否真能带来诸多益处,也不管未来出现的新型货币有多么吸引人,政府都没有权力对货币的电子化问题进行行政干预。

换言之,就算有一天纸币真的会消失,这一进程也应该是自发的市场行为推动的结果。这主要是因为,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中,纸币的通行使用是建立在所有参与交易的人“都同意”的基础上。从理论上讲,想要一次性取消纸币,也必须建立在“所有人都同意转向其他货币”的前提下,否则只能带来社会不公和经济混乱。

况且,像美元等货币已经不仅仅是本国居民的交易货币了。就算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影响本国纸币的发行和流通,却不可以贸然干涉他国的经济活动。

这一观点,与美国国际开发署前署长拉吉夫·沙阿的看法不谋而合,他在2012年曾说过一句话:“在美国,信用卡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才获得欢迎。这样缓慢的接受速度教给我们一件事:集体行动是推动变革的必要条件。”

来源:自采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mayan0722@gmail.com 周邦民 87062760@qq.com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lwinst@lwinst.com

©2009-2016 瞭望智库(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